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历史 > 我的老婆是特种兵

我的老婆是特种兵 第219节

当然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毕竟陈浩然的装备就算是再奢华,在他们眼里陈浩然也摆脱不了小瘪三的本质。

但是最重要的是,他们竟然鄙视了覃琴店铺里的衣服,说那些是水货?

还有比这个更得罪人的吗?这可是砸人饭碗,不死不休的事啊!

第231牛逼的消炎

想到这,在场有一个算一个,他们的小心肝都忍不住发颤。

都怪那个肖言他们,要不是他们自己怎么会被误导?这个念头,不仅仅在少数几个人脑海里面盘旋,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这么想。

想到这,在场个人看向肖言和银衣青年的目光,越发的不善。

肖言身份不明,不过能跟远少肩并肩,那背景他们肯定惹不起,但是那个剩下……

瞬间,不约而同的,很多人的仇恨的目光集中到了银衣青年身上。

“覃女士,我们都是被他误导了,否则我们也不会如此没眼光。”这时候,站在银衣青年身边的一个小妞,猛地一指银衣青年,声音凄厉的控诉道:“都是他,都是他挑拨的,最先找陈先生麻烦的也是他。”

这一下,银衣青年直接被吓了一跳,冷汗哗啦啦的就流了下来。

可是不等他开口,就见小脸苍白的肖言,也是伸手一指他,“不错,秦女士,就是他,他口口声声陈浩然身上的是水货,亏得我们还对他信任有加,没有想打他竟然如此诽谤人。覃女士放心,我们这就把他赶出去,免得他碍眼。”

肖言话音一落,也不顾银衣青年的辩解,立马就有几个人扑过去,一把捂住银衣青年的嘴巴,把银衣青年拖了出去。

看着眼前的闹剧,覃琴没有变化的脸庞,让人越发的心虚起来,甚至感觉覃琴的目光,跟大山一样,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只有低下头,才能呼吸一丝空气。

等肖言他们脸上都被冷汗爬满之后,覃琴这才一脸温婉的对着陈浩然说道:“陈先生,您看还满意吗?”

什么?陈先生?覃琴竟然称这个小瘪三为先生?难道先前的猜测都是真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们?

想到这,当场就有不少人直接瘫倒在地,嘴唇哆嗦着,想要道歉求饶,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只能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的喊着“对不起”。

不要说他们,就连高远也是脸色大变,肖言脑门上冒起一层汗珠子,一脸担忧的看着覃琴,“覃女士,这件事……”

覃琴压根就爱没有搭理他们,而是温婉的对着陈浩然说道:“陈先生,刚才他们发起的赌斗,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亲自送您离开,您是我们Αγk??θia的贵宾,没有人可以当着Αγk??θia人的面为难您。”

覃琴这不软不硬的话,让很多人心里一跳,却也让很多人心里松了一口气。

陈浩然对着覃琴点了点头,“咱虽然比不上他们这些所谓的高贵人种,但是也有尊严不是?想赌斗,没问题,拿他的手表来赌,满场就他的手表还算入眼。”

“你……”肖言气得直哼哼。

“俗话说,君子不夺人所爱,陈浩然你太过了吧!”高远忍不住站出来,一脸阴沉的盯着陈浩然说道。

“君子?我从来不把自己当君子,如果你把自己当君子的话,干嘛还要死缠着我们家晓璐不放?再说了,你们一出现,就对我横加羞辱,刚才又想借着赌斗,把我赶出去,这日子全成你们过得了,他妈的什么东西!”陈浩然说着,又在假叶晓璐的屁股上揉了一把。

看着高远恼怒的表情,陈浩然一阵得意的大笑。

而假叶晓璐,却是有点反常的,警告了一下陈浩然。

“怎么,不敢赌了?就这熊样,还号称在唱歌和钢琴方面比较擅长,我看也是一上场就怂掉的货色啊!对了,姓肖的,你送了多少钱,才过的试唱关?”

陈浩然挑衅的笑容,彻底惹恼了高远和肖言。

只见高远心底一动,这个手表是什么东西,他比肖言还清楚,那不仅仅是组织内部的身份证,同时里面还暗藏了三枚毒针,和一枚微型炸弹,毒针自然不用说了,杀人用的,而那个微型炸弹,却是组织控制下属成员的手段之一,一旦有人心存不轨,他们的上级,就可以控制这枚炸弹爆炸,瞬间摧毁摧毁方圆一米之内的所有东西。

如果这个混蛋最后这块手表,正好趁机弄死他,至于组织那边的责罚,他完全可以推到肖言这个sb身上。

一念至此,高远拍了肖言的肩膀,咬牙切齿的说道:“肖言,跟他赌,让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放心,那手表是我送你的,我不会介意你拿来做赌注。”

“小瘪三,你选吧!钢琴,还是演唱?”肖言一脸阴狠的瞪着陈浩然说道,“今天,我就让你这个小瘪三,彻底明白你们这些猪狗不如的下等人,跟上等人的差距。”

“呵呵,你们这些上等人,我看也不怎么样?”陈浩然说着,晃了晃手表摘下了来,递给覃琴,“连赌斗的规矩都不懂,还赌斗?”

“你……”肖言愤愤的摘下自己的手表,也递给了覃琴,“说,你选那种死法?”

“呵呵,你们都准备好了,还用选吗?”陈浩然指了指小舞台上的钢琴。

“好!今天我就彻底让你知道差距。”肖言说着,直接转身上台,然后跟弹琴的白衣美女说了两句,等白衣美女退开,这才深吸一口气,站在白色的三角钢琴前面,举止优雅的对着众人失忆了一下,“一首《卡农》,先给覃女士,和在座的诸位。”

肖言没有立刻开始弹,而是坐在那运了一下气,然后手指划过每一个琴键,在一连串叮叮咚咚的声音当中,肖言很有范的抬起头,微微闭上双眼。

这个钢琴大师经常摆的pose,立马就引起了一片赞叹,然后响起了一片热里的掌声。

甚至有些人,还不忘转过头来,鄙视陈浩然一下,反正这个陈浩然只是Αγk??θia的贵客,并不是什么背景深厚的大少爷,那还怕个屁啊。

不过他们并没有直接开口嘲讽,毕竟覃琴还在呢?而且肖言的演奏也要开始了。

正掌声停息,只见肖言的很是夸张的把双手提起老高,跟投降似的高过额头,然后猛地落下,只听一声沉重的轰鸣声过后,一连串的音符,伴随着肖言指尖的跳动。

就如同一个高贵的伯爵,在巡视自己领地,高傲,优雅,还有一股不可忤逆的威严。

在场的人,真正懂钢琴的人不多,绝大多数人都是听个热闹。

但是那少有人及少数人,脸上却露出些许赞叹。

就比如先前弹琴的白衣美女,看着肖言时不时的点点头。

而高远却是一脸的自得,别人不知道,他还不清楚吗?这个肖言可是钢琴专业八级,也算是很牛逼的级别了,用他来踩这个小瘪三的脸,完全就是高射炮打蚊子啊。

至于覃琴眼底却是闪过一丝担忧之色,陈浩然只是一个退伍兵,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他怎么跟人家比?真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

而唐思瑶就更不用说了,听着肖言的演奏,一张小脸都变成了苦瓜。

首节上一节219/218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神医柳下惠

下一篇:二战之狂野战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