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历史 > 我的老婆是特种兵

我的老婆是特种兵 第2179节

但是陈浩然脸上却没有多少笑意。

此刻他开着的哥号,进入了原羊城军区的烈士陵园,这里是他战友们的埋骨之地。

陈浩然抱着一大堆大件小件下了车,一路走过,来到被松柏圈起来的小陵园,能够埋骨在这里的军人,曾经都为国家立下了赫赫战功。

但是如果有些选择,他宁可自己的兄弟们,没有任何功劳,宁可他们平平淡淡过完这一生。

站在墓碑前,看着那一张张有些发黄的照片,看着那一个个熟悉的名字。

陈浩然嘴角往上一翘,“兄弟们我来了,我向你们发过誓,要给你们报仇雪恨,今天我带来了米迦勒的脑袋,还有卡尔卡卡的脑袋,至于巴西漫游的脑袋,找不到了,那家伙被蔡东年弄死了。至于那个王后,我放走了,因为他跟蔡东年有一腿,更因为她对当时的事不知情,你们不会骂我的对不对?就算是骂,也没办法,人被我放走了,不过你们的仇真的报了,蛛网组织和M国超人特战队都被灭了……”

陈浩然絮絮叨叨地说着,然后将米迦勒和卡尔卡卡的脑袋拿出来,放在他们獠牙小队的墓碑前。

陈浩然摸了摸墓碑,摸了摸獠牙小队的队徽,抬脚走向了后面,后面是六个单独的墓碑,每一个墓碑下面,都沉睡着一个兄弟,一个曾经生死与共、生死相托的兄弟。

看着那些墓碑,看着上面发黄的照片,仿佛曾经生死与共的誓言还在耳边,曾经的一幕幕,呈现在陈浩然面前。

他至今还记得,他刚刚进入特战营的时候,夜枭那张冷峻的脸,外冷内热,夜宵是典型。

“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是夜枭的口头禅。

能够进入特战营的,都是刺头,都是精英,那些人,包括陈浩然在内,都没少被收拾。

每天都被收拾的没有人样,甚至从床上滚下来,都不知道。

是夜枭一个个把他们抱上床,一个个给他们盖好被子。

而夜枭对他最严厉,也最好,在临死之前,都攥着陈浩然的手,说出了一句,让陈浩然感觉,夜宵一辈子都不会说出来的话,“如果能或者离开,就退伍吧!咱们獠牙小队,不能绝种。”

“夜枭大哥,我来了,我来看你了。”陈浩然跟着脖子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打开一瓶京都二锅头,“你说,京都二锅头最烈,最像咱军人的性子,只有喝京都二锅头,才能体现出咱们的血性,今天咱喝个够!”

陈浩然说着,把整整一瓶二锅头倒在了墓碑旁,然后点了杆烟,放在了一边。

“你还说,让我少抽点烟,抽烟多了不好,嘿嘿,可是你比我抽的也不少!”陈浩然抹了一把眼泪,“对了,夜枭,咱爹现在挺好的,每天出门遛弯,下下棋;还有嫂子,现在可是知名的女富豪,孩子们也挺好,就是有时候他们想你,想得厉害。夜枭,你放心,只要我陈浩然还活着一天,就不会让他们受委屈,你放心。”

啪!

又开了京都二锅头,一边往墓碑上淋,一边道:“虎子,去年我去看过咱爹娘,给他们重新盖了房子,然后在那边开了个分公司,让他们在里面做个闲职,我也想让他们舒舒服服的过点好日子,但是他们说,闲不下来,一闲下来就想你……”

第三个墓碑,火炮。

“火炮啊!咱爹妈他们也挺好的,妹妹也快毕业了,我想着,等她毕业了,就到咱们的公司上班,她想去哪个公司都行,毕竟是在自己的公司,我绝对不会让咱妹妹,被人欺负的……”

第四个墓碑,医生。

“医生啊!现在咱爸妈他们挺好的,被家人认可之后,都挺好的,咱弟弟也懂事了,知道孝敬爸妈,你就放心吧!在下面,你想干啥,干啥,想当医生也行,你要是缺啥器材啊!给我托个梦,我都给你烧过去……”

第五个墓碑,猎犬。

“猎犬,现在咱那俩妹妹,好多人追,你放心,现在他们可是冰火情皇家菜馆的股东,想要什么样的对象都行,不管是以后嫁人了,还是怎么样,他们都可以活得好好的,你放心,她们都有我看着呢,还有咱爸妈那边,活的也挺好,过段时间,我就去看看……”

最后一个墓碑,是歌者。

他们七兄弟中,最小的一个,出身中医世家的他,却梦想着走向舞台的青年,最后一气之下,参了军。

陈浩然同样到了一瓶酒下去,“歌者啊!你知道不,我当初替你站在舞台上,是啥心情,你知道不,你教我的那些歌,我都唱给他们听了,有好多当兵的,当警察的,都很佩服我!我想,要是你能站在舞台上,现在绝对是大明星。对了现在咱爸妈也挺好……”

陈浩然说着,给自己开了一瓶酒,然后晃荡了一圈,“来,兄弟们,走一个!”

咕咚咕咚的灌了一大气,陈浩然把背后的吉他箱子拿了下来,抱着吉他道:“以前啊,都是歌者给咱们弹小曲,现在你们都在下面,没有吉他,听不找了吧!今天我给你们弹一个……”

陈浩然说着,拨弄了一下琴弦,轻声唱道:“有一个道理不用讲,战士就该上战场,是虎就该山中走,是龙就该闹海洋,谁没有爹,谁没有娘,谁和亲人不牵肠,只要军号一声响,一切咱都放一旁……”

唱到这里,陈浩然突然停了下来,“呵呵,我忘了,我现在不是军人了,嘿嘿,我都被驱逐出国了你们知道吗?哈哈……”

陈浩然笑着笑着泪流满面,“你们说,咱们当初,是为了什么啊!算了不说这个,还是给你们唱歌吧,我是偷偷摸摸的来的,下次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了。我再换一首歌,换一个喜幸的。”

“日落西山红霞飞

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

胸前红花映彩霞

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miso

lasidore

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

“不行,不行,我再给你们换一个。”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

只因为我们都穿着朴实的军装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

自从离开了家乡

就难见到爹娘

说不一样

其实也一样都是青春的年华

首节上一节2179/218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神医柳下惠

下一篇:二战之狂野战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