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历史 > 大明闲人

大明闲人 第591节

  徐光祚勉力压下狂跳的心脏,过去将两具尸体搭在马上,随后原路返回,将之前的那具尸体也搭到马背上,这才小心的牵着往外退去。
  他必须拉开一定的距离,这样才能有足够的时间放出烟幕。
  一步步谨慎而行,直到约有百步外,才在一处小岗上停下。这里是最合适的地方了,再远了的话,以他的弓术根本不可能起到作用。所谓的百步穿杨只是传说,他眼下的水平可远远达不到那个境界。
  以现在这个距离,别说传杨了,就算射人都只能算作勉强。十箭中能中两三箭,便已是托天之幸了。
  好在他也并不是追求真的能射死目标,他要的仅仅只是袭扰,能成功的引动马匪,便是胜利。
  重新将三具尸体在马上扶正,用绳索绑好。这样从后面看起来,便如同伏在马背上似的,再加上天色的缘故,相信一时半会中,即便是再老到的马贼也看不出破绽来。
  至于另一匹马,则悄悄带去相反的方向藏好,他最终将潜回这里离开,要是没有马匹代步,单靠两条腿,他可没那个本事跑过四条腿。
  一切准备就绪,再次将大弓摘下,微微调整了下呼吸,这才张弓搭箭,将目标套入视野之中。只是当他目光所及之处,不由的猛然脸色一变,瞬间额头上便见了汗。
  原本的目标处,那个女子已经不见了,代之而起的,是来往奔窜的身影,隐隐的还有唿哨之声随风传来。
  被发现了!
  徐光祚不由懊恼的一拳捶在地上。之前有些贪心了,连杀三人还带走了四匹马,动静实在大了些。若是平常还好,但在这个对方即将发起攻击的时刻,能让他拖延到现在才被发现,真的已经算是天大的运道了。
  也罢,既如此,便再加一把火吧。反正也是要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而已,发不发现的其实并不重要。
  打定主意,不再犹豫,大弓微微调整下角度,随即在一处人群较为密集的地方定住。主要目标找不到,便尽量加大杀伤吧。
  再次搭上三支箭,却将又两支箭夹在右手的无名指和小指间。五铢连发,这才是他此时火力全开的极限。当然,也仅只是能一连射出五支箭,至于准头嘛,那就呵呵了,鬼才知道能不能射中呢。
  嗖,嗖嗖——
  五支箭矢破空而去,一闪而逝,随即便听到百步外的马贼聚集处响起一声痛叫。再然后,便是接连的咒骂声响起,遥遥似是有人往这边指点了起来。
  好吧,五支箭,只有一支射中了。但显然,还是那种只伤到没射死的结果。
  徐光祚脸上没有表情,心中却是惭惭的。好在这里没有别人,倒也不怕丢人。
  已经成功的吸引到了对方的注意,他不敢再怠慢。回身照着旁边准备好的马臀上一剑挥出,几乎是同时刺伤了三匹马。
  三匹马唏律律痛嘶一声,顿时扬起四蹄,发疯般奔了出去。夜色中,离着老远看不清楚,只能隐约可见三骑从岗上奔下的影子。
  马贼这边显然也看到了,在一片纷乱中,很快便分出数十骑窜出,直往三骑离去的方向追去。
  徐光祚眼神一黯,暗叫果然。他虽然连番布置,但终归只有一人,能做到调动出来数十骑已算是邀天之幸了,再想更进一步,便只能寄希望之前在那边的布置了。
  希望那边的假造声势,能让这帮贼人引起惊疑。只要让他们心中生出惊疑,就能多拖一段时间。要知道现在可是夜晚,黑咕隆咚的,冷不丁发现身后有疑似为数不少的兵马出现,怎么也能让贼人头领有所顾忌吧。
  这样的顾忌一生,想必他也不敢冒冒失失的派人去查探。也就可以稍稍再拖延个一时半刻的。但徐光祚知道,即使达到这个目的,也不过就仅只是一时半刻罢了。
  哪怕那贼子头领再愚蠢,在看到那边隐隐的尘头扬起半天,却不见任何兵马出现,也会明白过来。更何况,从之前的观察来看,这帮贼子的首领,绝对不是什么庸才,相反,那绝对是个精明至极的人物。
  真不知道,这个女匪首,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徐光祚心底不由的有了些好奇,但这种好奇也只是一闪而过,随即便被他抛诸脑后。这个时候,可不是他在这儿思考的时候。好容易制造出了混乱,引开了对方的注意力,他必须立刻离开,不然就来不及了。不见对方已经又派出一队骑兵,已经往这边奔过来了吗。
  尽量伏低身子,极快的小步往预设地点退去,一边将退走的痕迹尽可能的消除。
  他早已选好了退路,小岗左下十余步外就是一片密林,只要钻进林子里,骑兵便没了速度的优势。又有天色的遮掩,他有九成的把握功成身退,顺利撤离。
  百余步的距离,在战马的奔驰下,不过几个呼吸的事儿。当他将将身子隐入林中,那边岗上已然忽的冒出数个高大的影子,正是当先追来的骑兵。
  他大口喘着气,下意识的捂了捂胸口,将狂跳的心脏平复了下。这才再次深深的看了那边越来越多的身影一眼,随即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拼命的往直前安置的马匹处跑去。
  近了,越来越近了!他急遽的喘息着,大口大口的吐着气,一连串的超强度行动,使得他此刻的状态很不好,几乎已经到了力竭的边缘。但是好在,之前的目的都基本达到了。前面,再转过一个土丘,便是他藏好的马匹的地方。只要上了马,便可趁机冲过贼人的阻隔,向新城发出警示。
  终于,在十几个呼吸后,他眼前视野中看到了那匹正无聊打着响鼻甩着尾巴的战马,他脸上不由露出喜色。
  然而,这喜色才不过刚刚展露,猛然间眼角余光处瞄到侧方某处,那喜色便瞬即被惊恐代替,轰的一下冷汗就下来了。
  那里,一个窈窕的身影端坐在一匹枣红色的骏马上,正在数十个骑士的护持下,缓缓从林中转出。眼见臻首微抬之际,两道冷月般的星眸,就这么直直的看了过来……
  
第981章:是神奇还是神经……
  
  徐光祚趴伏在浅坑中,狂跳的心脏因为缺氧的缘故,犹如擂鼓一般,使得他耳鸣头晕,但却仍是竭力的屏气凝息,尽量将自己的呼吸放的极慢、极慢。
  之前两下里的突兀相见,虽然只是惊鸿一瞥,却彻底将他安全撤离的意图击了个粉碎。
  那如忽然拂去云雾显露出的,如冷月般的双眸中,在那一刻让他惊艳中带着惊悸,就此深深的刻印在了心底。
  原来自己的动向早被人料到了吗?他有种说不出的颓败。不过好在长久以来养成的冷静,还是让他在生死关头迸发出了超常的反应。
  趁着对方尚未完全钻出林子的空挡,他毫不犹豫的加速冲向早已备好的战马。在翻上马背的同时,连缰绳都来不及去解,只能挥剑斩断。随即便狠狠一抽马臀,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身后传来愤怒的大叫声,在一声淡然清冷的“追”字下,就此拉开了他的亡命逃窜之旅。
  再想着直接往新城方向逃是不可能了,因为之前选定这里的时候,是算计着没了追兵,或者说追兵一时半会儿根本不会出现的情况下选定的。
  所以,从这里到新城那边,几乎没有任何遮蔽,真真的就是一马平川,最适宜战马奔驰。
  而现在,正是成也萧何败萧何,他固然可以放马而奔了,紧紧跟随在身后的马匪们,也是同样不会再有任何阻碍。而相同的条件下,讲真,徐光祚一点赢的把握都没有。
  他的骑术很好,但也就是很好那样了。可要说能跟几乎整日里都在马背上讨生活的马匪们相比,却又差出了一筹。
  再加上他此刻的状态,完全没有那个体力去控御马匹,只能凭着马儿的本能奔跑,这又如何寄希望摆脱追击?
  这就像是赛马一样,不单单要看马儿的品质,更要看骑手的水平。若是骑手实力太差,便再好的马也要败给次一等的马。
  所以,从一开始他就做出了判定。决不能想着依靠战马逃生,唯一的生路,就是转向钻入林中,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而之所以还要先骑上马跑一段,一来是必须借着双方开始离着一段距离的优势,在这个基础上继续加大优势;二来,当他弃马后,还可将马放空,仍然将其往新城方向赶。
  如果运气好的话,马儿能一直跑到新城那边,一匹空鞍的战马忽然出现在城外,怎么也能让城里人提高些警惕吧。而徐光祚相信,以苏老大的狡猾,必定会引起他的注意。若能如此,那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所以,在沿着林子边缘跑出一段距离后,他便果断下马,尽量的让马儿明白他的意图,狠狠的给马儿刺了一剑。然后,甚至都来不及看着马儿跑出去,便一头钻入了密林之中。
  借助在马背上短暂的喘息,好歹让体力稍微有些恢复。这让他在山林中的生存几率,便又大了几分。
  不断的深入林中的同时,他心底不其然的对自家那位苏老大越发的佩服起来。
  平日里大抵是如听故事般的听他说一些什么野外生存作业,又给他们说一些什么诸如怎样在复杂地形,借助环境进行阻击、摆脱敌人等等的段子。
  这些段子,谁也没料到会终有一日能真的用上。可这一刻,徐光祚却是真切的感受到了其中的奥妙。
  是吧,虽然认真比较起来,苏老大说的那些跟自己此刻真实的感受,仍是有些不一样的细节,但总体而言,却大抵都是能触类旁通,给他提供一种明确的参考和方向,这才让他得以在进入林中后,能一直坚持到现在。
  越是密林之中,越是不要轻易往树上躲!因为你能想到的,敌人也会想到。地下,寻找一个合适的地下掩体,才能更大几率的保障生存!
  心底流淌着苏默当时的教授,徐光祚目光透过头顶覆盖的厚厚的枯叶间隙,看着不远处几个,时不时就用枪矛往树上面戳来戳去的贼人暗暗庆幸。
  换做以前的他,一进入林子,铁定是要寻一颗最茂密的大树,然后躲藏其中的。又哪里会反其道而行之,竟然挖个土坑将自己埋了,再在上面进行伪装?这简直就是标准的置之死地而后生啊。
  要知道这样一来,一个运气不好,被人一脚踩到,岂不是就会被发现,死的太冤枉了?
  “……。一些密林之中,终年不见阳光,使得地面粗枝败叶积累深厚,人踩上去便会有深一脚浅一脚的感觉。所以,即便真的踩到了,只要你自己不作死的叫出来,又或慌张乱动,大抵是没有人会探究自己究竟踩到了什么。除非是神经病,又或是某些有怪癖的除外……”
  这是当时苏默的解答。这个解答很苏默,记得当时大伙儿都是将信将疑,只当是老大又再忽悠大伙儿玩呢。但此刻事实证明,苏老大说的都是对的!
  连续几队人相隔约有七八步的距离,次第拉网而过。时不时的便有人因为脚下踩空而身形摇晃,但却几乎都是悻悻咒骂着拔出脚后,看也不看的躲开踩到的地方,换一处更适宜行走的地方去走。
  徐光祚狂跳的心渐渐安定下来,呼吸的频率愈发悠长细微起来。追来的追兵大约在百余人上下,那个眸子如冷月般的女匪酋并没跟进来,这也让徐光祚暗暗松了口气儿。
  不知为什么,他心中此刻对那个女子极为忌惮,甚至隐隐有种戒惧的感觉。或许,也就苏老大那样的妖孽,才能跟其争斗一番吧。他如是想着。
  然而忽然又悚然而惊,怎么在自己心中,这个女子竟然有了如此大的威胁了吗?竟然能让自己不知不觉中,将其与苏老大相提并论了。也不知此刻苏老大那边有没有发现异常,做没做好准备……
  暗夜的密林中,徐光祚满心忧虑的担忧着苏老大。而被担心的苏老大此刻在做什么呢?
  答案是,苏老大在组织人做游戏呢。一个让所有人都莫名其妙,完全不明白哪里有趣的游戏。
  从前些天起,鄂尔多斯新城的人便被分成两部分。其中一部分仍是以构筑城墙为主,不断的竖起一根根巨大的水泥柱,然后填充再填充,如同神迹般的立起了高大的城墙。
  这让众人震惊的目瞪口呆,也由此使得所有人看向他的目光中,满带着敬畏和震怖,从而对这位神奇的燕市公子的任何命令,都一丝不苟的彻底贯彻执行,不敢差出半丝。
  而另一部分人,则在神奇公子的带领下……是的,苏默如今又有了个“神奇公子”的名号,这让他很是得意。
  好吧,言归正传。另一部分人在神奇公子的带领下,加班加点的制作出几个古怪的装置,没人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的。但是为了做这些东西,简直都快把几位老工匠折磨疯了。
  在这个时代,要求把一堆堆的铜钱融掉,然后想法子拉成粗细均匀的长线,且不说其中的工艺,单就这种败家的行为,就足以让所有人心疼的想要一头撞死了。
  大明此时虽然已经有用金银小规模流通了,但是最常用的还是铜钱。这就使得整个国家,长久以来都处在一种严重缺铜的状态中。
  而苏默竟然将一车车的铜钱都给融掉,然后拿来拉成细丝不说,还要缠成一个个的大轱辘,再然后让人一直拖曳到城外去,就那么平铺成散射状的行为,试问如何能让这些穷苦的手艺人接受?
  苍天明鉴啊,这些日子来如此耗费的数量,只万分之一,就足以让一个三口之家富足的过上一年了。神奇公子,你这不是神奇了,而是神经啊!
  无数的老人们目光呆滞,嘴中一个劲儿的念叨会被雷劈的,却又在某人的强势镇压下,不得不按照要求,一再的忍受这种心痛。
  除此之外,这位神经公子……呃,是神奇公子,还让匠人们用铁也拉成丝,在城外一箭之地开始,绕着城池一圈,一连往外扯起七八圈铁网来。
  这些铁网或半人高,或只是浅浅的只到脚踝高矮。两种铁网交错开来,并没有什么规律。却如同狼牙交错般将整片开阔之处,全都笼罩其中。尤其那些低矮的,都让人埋在地下,只在地面上露出浅浅的一层,然后在数个地方,与早先拉出来的铜线接驳起来。
  再然后,便是又让人做出一种有着一排脚蹬的轮子。长长的,皆以韧性极强的皮带牵连一起,上方则已一块块平整的长木条相连。相比起之前的那些玩意儿,或许也就这东西勉强算的跟有趣两个字沾点边了。然而,也就仅只是沾点边那样了,其实很多人都是苦着脸被逼上去的。
  是的,这玩意儿竟是让人骑在上面蹬的。可问题是,蹬这玩意儿究竟有啥用?这费力气的,一趟下来,且不说总是 这坏那修的,单只那一身汗吧,就让人望而却步了。
  然而不行,神奇公子很郑重的告诉大伙儿:生命在于运动。这是一种伟大的体育运动,必须尽可能的全民参与!
  大伙儿心中哀嚎,却只能接受。于是,在体验了多次之后,经过了无数次的调整,今夜,神奇公子又来了兴致,再次组织大伙儿开始了这种伟大的运动……。
  PS:本章纯属胡诌,完全就是不讲道理的YY,探究堂请绕行,谢谢。
  
第982章:各有应对
  
  是的,苏默在尝试用他那有限的电力知识,在这个时空制造一个最粗糙的发电机。
  他倒是没想着能弄出个什么真正有用的玩意儿,只需要能发出一些电来阴到人就成。
  曾经当时在武清时,他倒是勉强做出了一个微型的小电机,但真要放大到现在这个程度,能发出对人有些威胁的那种,成不成的就只能看脸了。
  好在他运气不错,在费了无数工夫,几经调整后,终于算是有了些成果。今夜,就是检验成果的时刻。苏默很激动,他觉得能搞出电来,终于可以自称一声大发明……咳咳,大搬运家了。即使这玩意儿再粗糙也不是他发明的,他只能算个搬运家,发明家的头衔还是留给人家原主吧。
  “好好,都动起来,动起来。对,对,就是这样,goodboy……”他跑前跑后的喊着号子,看着铜线附近的草尖纷纷颤动折弯,眼神很激动。
  “少爷,少爷!”正激动着呢,忽的听到一连声急促的喊声。微微一鄂转头看去,却见正是唐猛快步跑了过来,脸上尚自带着几分凝重之色,不由心中一动。
  当下挥手让众人暂且休息,自己则转身迎上,低声道:“猛子,咋了?”
  唐猛小声道:“少爷,咱们外面的兄弟说是听到一些动静,派人顺着声儿摸过去看了,不过最终只发现了一匹马。马臀上还受了伤,倒是在马背上还发现了这个。”说着,将一个革囊递了过来。
  苏默疑惑的看看他,顺手接过来,就着火把的光翻看起来。唐猛在旁伸手,在那革囊一个角落指了指提醒他。
  苏默顺着看过去,目光及处,不由的霍然色变,猛地抬头看向他。唐猛没说话,只是面色沉重的点点头。
  那里,有一个极小的绣字:常。
首节上一节591/60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掠国

下一篇:最强终极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