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历史 > 大明闲人

大明闲人 第583节

  祁猴儿嘿嘿一笑,不紧不慢的道:“大头领不必着急,要知道他们面对的可是那位主儿啊。真要是那么容易的话,只怕他早被人吃的渣子都不剩了,哪里还等得到咱们来分一杯羹。看着吧,若是所料不错的话,阿加泰那货这次肯定要跌一个大跟头。咱们若是就这么冒冒然的冲上去,一个不好可就把自个儿陷进去了。再说了,即便是他们赢了,那也绝对是惨胜,到时候咱们可以跟其他几位头领联合一下,大伙儿一起加入进去,他阿加泰以惨胜之势,除非是想死了,否则就只能忍下这口气,这才是万全之道。”
  黄胡子猛省,挑起大拇指晃了晃,大笑道:“猴儿,还是你小子脑子快。成,就这么着。咱们啊,也来个坐山观虎斗,那什么什么抓鸟的,又什么钓鱼的得利的,哈哈哈……”
  他大笑着,眼中跳动着炙热的火焰。祁猴儿眼底闪过一抹微不可查的鄙视,嘴上却笑道:“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黄胡子大笑,点头道:“对对,就是这意思。”
  两人既定下了对策,便也不再着急,压着队伍的节奏,慢慢的向目的地靠近。待到下午未时,已经离着鄂尔多斯不过二十里的路程了。
  祁猴儿让队伍暂时驻扎下,派出数路斥候前往查探。自己则与黄胡子二人爬上一处山顶,纵目远眺。这里虽然看不到那边的具体情况,但是左近的地形却能看个大概。
  马匪们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对于行军打仗的基本常识还是有的。从附近的地形分布,再加上一些实战的经验,大抵也能推演出个大概来。
  至于说之前就有地图,嘿,这个时代的地图简陋的令人发指。再加上描绘的误差,别说他们了,就算是诸葛武侯当世,也不会完全依靠那个。不见昔日诸葛亮每到一地,都要亲自去查探一番吗?原因便在于此。
  待到两人登上山顶,大体看过之后,祁猴儿不由倒吸了口凉气,转头看看黄胡子,发现黄胡子也是脸色有些不好看了。
  “那位爷果然不是个善茬儿啊,这地儿选的,真特么绝!”祁猴儿如此感叹着。
  黄胡子点点头,脸上一副戚戚焉的模样。
  苏默选的鄂尔多斯新城址,肯定不会是真的后世的鄂尔多斯。他也真心没那个水平,再者,即便有,这前后差了数百年的时间,期间地形变迁,人类采伐开发进程的影响,此时此刻的后世鄂尔多斯城址,多半也不会适宜建城。
  但是,苏默也有他自己的法子,至少他来了这么久之后,身边几乎都是这个时代最顶尖的大将。耳濡目染之下,选出一个态势上最利于防守的地方,这种能力还是毋庸置疑的。
  此时的鄂尔多斯,东北边紧邻大河,西北则依着阴山、大青山一线。鄂尔多斯城,便如同一个枢纽插在中间,将这两山一河彻底勾连起来。
  而在正北正南两个方向,北方有大河之流在十余里外形成天然的护城河,靠近新城这边,还有一片一片的原始密林,虽然密林之后,便是一马平川的平原,但是骑兵若想踏到这片平原之前,那条大河支流和成片的密林,就是必须要先客服的阻碍;
  至于正南方,倒是没什么太多的遮拦。但是一来那边离着大明边关更近一些,二来,那边一向因为两国交战形成的空白区,平日里连牧民们都很少。
  而没了牧民和一些小部落,马匪们也便失去了活动的土壤,所以虽然也有一些零星的势力,但大都是些小势力,连上百号的建制都没有。
  所以,鄂尔多斯新城一旦建好,只要守住正北方向这一面,几乎就完全立于不败之地了。
  “怕是要开始了吧……”感叹完鄂尔多斯城的选址,祁猴儿目光悠远,轻声呢喃道。
  黄胡子点点头,迎着风深深吸口气,似乎能隐约嗅到那丝战场特有的气息。“咱们要不要再靠前一点?这里终是离着还是远了些,估摸着那些个家伙这会儿也都到了吧。”
  祁猴儿收回目光,蹙眉想了想,还是摇摇头,拒绝道:“不好,小心驶得万年船。不知为什么,我总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越是往前似乎便越危险。至于那些家伙,愿意往前凑随他们,大不了到时候咱们跟他们硬杠一次就是。以你我联合起来的势力,便是阿加泰他们也不敢真的把咱们排除在外,最多不过就是少分点好处就是了。但是跟性命比起来,那却又算不得什么了。毕竟,有命才有一切,不是吗?”
  黄胡子挑挑眉,似乎还想说点什么,但想了想,终还是认可下来。两人一时无言,只静静的站在山顶上等着。直直眼看着太阳西斜,忽见山下一骑飞来,正是早先派出去的斥候。
  两人对望一眼,同时转身往下迎去。不多时,那斥候便被带到跟前,见到两人后,单腿点地,禀报道:“二位当家的,阿加泰他们过河了,只是……。”
  
第967章:泥沼
  
  阿加泰确实过了河了,只是打从过了河之后他就如同陷入了泥沼,几乎每走一步都要有所折损。
  折损倒是不大,可特么就是忒让人烦躁了。先是过河后的岸边,被人人为的挖出了一个个水洼,他的麾下全是骑兵,马蹄一旦陷入其中,便要老半天才能挣扎出来。
  代价就是马蹄损伤,短时间内很难再奔驰起来,只能一瘸一拐的慢行。单单为了避开这些水洼,他就付出了数十骑的损失,还有近一个时辰的时间。
  而等到再进了前面的林子,就更是让人抓狂了。这片林子很大,绵延十余里之长。里面全是生长了数十上百年的巨木,枝桠蔓延、藤蔓纠结,地上也铺着厚厚的一层腐枝败叶。
  而在这些腐枝败叶之下,却早被人挖了密密麻麻的陷马坑,马蹄只要一踏入进去,当即就是马腿断折的下场。单就这一点,又让他足足付出了上百人的损伤。
  最后不得不派出探路兵,先一点一点清理出一条通道后再往前行进。
  可让他暴怒的是,他一直疑惑没出现的阻击,终于在这时候出现了。
  百余个弓手躲在密林之中,抽冷子就是一通冷箭,顿时将他派出的探路兵几乎杀死一半。可等他下令回击的时候,那些放冷箭的家伙则如同猴子般跳跃如飞,躲入密林深处不见了踪影。
  再随后,便是各种机关陷阱。什么吊索、拌绳的,忽然从两颗大树之间唿哨而来的尖锐木排之类的,让人简直防不胜防。
  队伍中不时的响起凄厉的惨叫和哀嚎,那是中了陷阱的人一时没死发出的痛苦声。
  千余人的队伍,从刚开始来时的耀武扬威、不可一世,慢慢的开始士气滑落。队伍中每一个人都提心吊胆的,每走一步都是战战兢兢,唯恐下一刻不知从哪里来的袭击就会临头。
  阿加泰快要气疯了,但也愈加确认了鄂尔多斯新城那边的守卫力量并不雄厚,否则怎么会费劲手脚搞出这些无耻下作的手段来?勇士就该面对面的对抗硬杀,真要对方有足够的实力,那就摆开阵势,堂堂正正的做上一场才对。
  这些肮脏卑劣的猴子!他心中怒吼着,眼珠子都开始充血了。这从过了河后,到现在还不等出了林子,就已经让他足足损失了两百余兵士了。
  虽然这其中,真正死去的人其实并不多,大多都是伤残而已,但那也是相当两成的战损了。
  两成战损啊,放到一些普通的兵阵之中,差不多就快到了崩溃的红线了。也就是他这些麾下,都是跟着他百战余生的老卒,这才能仍然沉住气,保持着持续的战斗士气。
  可问题是,特么的直到现在,他才不过只见到敌人百余人的弓箭手而已。百余人的偷袭者,再加上无处不在的陷阱,就让他折损了近乎两成,那等到真正面对对方的部队时,又将损失多少?
  不行,不能再这样了,必须加快速度!只要能出了这片密林,再往前就是一马平川了,那些卑劣的猴子便再也没了玩弄诡计的地利了。到时,自己一定要让他们知道知道,伟大的苍狼子孙的怒火,绝对不是他们这些低贱的蝼蚁所能承受的!
  “额合班,你带着一百人去将那帮放冷箭的偷袭者解决了。术赤兀,你带着一百人下马,全力往前将障碍清除掉。剩下的人,提高警惕,加快速度。五十次屈指,我要在五十次屈指后,看到你们站到这片林子外面去!”他大声怒吼着。
  所谓五十次屈指,五根手指曲起再伸开算是一次,大约不到一分钟的样子。也就是说,阿加泰给出的时间,应该大约在半小时到四十分钟左右。
  四十分钟冲出这片林子,额合班和术赤兀相互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苦涩。因为这意味着,自己必须要玩命了,不计损伤的用人命去填才有可能完成。
  可他们不敢多言,面对暴怒的阿加泰,他们只能服从。于是接下来的行程中,凄厉的惨嚎之声不绝响起,频率比之先前不知快了多少倍。但随之带来的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整个队伍的行进速度大幅度提升起来。
  密林深处,张悦眯着眼侧耳听着远处的动静,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旁边亲卫低声提醒道:“世子,那些蒙古人又上来了。这帮疯子,看来是真要玩命了。咱们怎么办,已经有两个兄弟阵亡了,现在很难再靠近了。要不,现在就发动……”
  张悦闻言,眼神一冷,随即摇摇头,果断道:“退,让大家退。这一阶段的任务咱们算是完成了,差不多三百号人了吧,嘿嘿,可以让他们过去了。就是不知等他们过去后,看到那些玩意儿会不会崩溃,嘿嘿嘿。”
  他低声阴笑着,笑声中满是残忍肆虐的意味。苏老大果然是坑死人不偿命,能把一场战争打到让人崩溃的地步,放眼大明,不,放眼古今怕也只有他了。
  至于说亲卫建议的提前发动?不存在的,现在才哪到哪儿啊,那可是大餐。大餐,就必须等到最高@潮的时候才会上桌,那将是一场华丽的盛宴!
  亲卫听着自家世子的阴笑,不由激灵灵打个冷颤,面色苍白的下去传令去了。
  林子里发出几声尖利的呼哨声,暗藏的弓箭手们便纷纷放下手中弓箭,快速的往后撤了出去,很快便隐没于无尽的密林深处不见了踪影。
  没了人为的牵绊,阿加泰的队伍很快排除了前面的陷阱,在五十个屈指的时限即将达到之时,终于冲出了密林。
  “怎么……。怎么会这样?!”刚刚冲出了密林的阿加泰,还来不及高兴,就被眼前的情景震惊的目瞪口呆。
  原本该是一马平川的地带,现如今却是被人挖出了一道道浅沟,纵横交错着,如同被某个不知名的神明狠狠抓了一把似的。
  浅沟中,早被引入了大河的河水,虽然深不过刚没过马蹄,但想要战马恣意奔腾起来,却是再也不可能了。可对于骑兵而言,战马失去了速度,那还有个屁的杀伤力啊。而对方只要在远处以弓弩投石之类的进行打击,失去了速度的骑兵们,就完全成了活靶子了。
  明明一直以来依仗的优势,忽然转变成致命的劣势,这让阿加泰如何能接受的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阿加泰失神片刻后,当即暴怒起来,血红着眼眸转头怒吼道。
  先前派出来的探子为什么没把这个情况报上来?他们是怎么探查的?不是说出了林子后,便再也没了遮拦了吗?那眼前这些是什么?
  是,有一点没错。那就是除了这被变成狗啃似的地形外,再也没有什么遮拦了。远处两里开外的鄂尔多斯新城已经赫然在目,只要没有意外,骑兵只要一个冲锋便可撞入进去,那结果几乎没有任何悬念。
  可前提是,骑兵得能奔跑起来!但是眼下怎么跑?跑不几步就是一道沟,到处都是被河水浸润的松软的地面,这尼玛分明就是一片广阔的沼泽地啊。
  “王,可以……可以让人就地取材,从身后的林中折下树枝,再取些草皮泥土等物混合起来,将前方的沟壑填上,或许就可……”旁边有人小心的进言道。
  阿加泰血红的眼眸中亮光一闪,转过来看向道:“那还等什么?还不快去!”
  进言的人吓了一哆嗦,慌不迭的掉头去了。不多时,更多的骑士从马上下来,蜂拥向身后的树林和两边的地表,开始折下树枝,挖取泥土草皮等物,然后再跑向前方的沟壑填充。
  然而就在这时,先前已经消失的弓箭手再次出现,远远的冲着这些下了马的战士就是一通密集的箭矢射来。
  啊——
  痛苦的哀嚎再次响了起来,没了战马和武器的士卒惨嚎着连续倒下,只不过一次打击,就让损失接近了先前的总和。
  阿加泰眼前一黑,心疼的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又是两百多号人,这就快损失一半人了。特么的这是打的什么仗?什么时候打仗可以这样打的?简直是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杀!杀!所有人都给我上马,杀绝他们!杀绝他们!”他猛地抽出弯刀,仰天发出一声狼一般的长嚎,狂怒的发出指令。
  轰!
  所有兵卒发出一声震天的怒吼,齐齐催动胯下战马,怪叫着向弓箭手们发起了义无反顾的冲锋。
  然而,再一次!再一次,弓箭手们毫不犹豫的掉头就钻入了身后的林子里,蹦跳窜跃着很快逃离开来,转瞬便不见了踪影,只留下这边一地鸡毛。
  呼呼——
  阿加泰血灌瞳仁,直勾勾的瞪着那些身影消失的方向,急剧的喘息着。胸中一股遏制不住的狂躁情绪直冲天灵盖,似乎眼前的世界都浸淫在一片血红之中。
  “啊——”他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嘶吼,猛地转身望向远处的鄂尔多斯新城,挥刀向前一指,“全军,调转方向,直接杀进城去,鸡犬不留!”
  他怒了,再也忍不住了。宁可失去骑兵的速度,跟对方硬碰一场也好过这般被如同调戏般的偷袭了。
  所有还能动的士卒纷纷上马,在这一号令下发出轰然的怪叫声,亡命的向着新城方向冲去。
  这些士卒们也受够了,他们宁可被人正面杀死,也绝不再愿意这般糊里糊涂的死去。
  马蹄翻起绿色的草皮和潮湿的泥土,整片大地似都在震响着、呻吟着,在铁蹄下发出微微的轻颤。
  很快,第一道浅沟只是稍稍减缓了几分马速,便很快跨越而过。接着,第二道,第三道……
  阿加泰身子伏在战马脖颈后,看着眼帘中越来越近的新城那尚未完成合拢的缺口,眼中露出嗜血兴奋的光泽。他仿佛看到了那里无数的人惊慌失措的逃窜着,如同没头的苍蝇一般。
  颤抖吧,颤栗吧,卑微的汉狗们,你们必将臣服于伟大的苍狼子孙的战刀下。他的嘴角勾起残忍的弧度……。
  唏律律——噗通!啊——
  忽然,一连串的战马嘶鸣声伴随着沉闷的碰撞声,还有人类痛苦的惨叫声,突兀的接连响起,顿时让他从美好的幻想中惊醒。忙不迭的使劲勒住战马,转头看去,不由的霎时间目瞪口呆……
  
第968章:狼骑之殇
  
  世上如果真有后悔药的话,那阿加泰表示一定会去求一副来吃,哪怕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将不可因怒而兴兵,这是汉人的兵法说的,阿加泰虽然没读过,但却是懂的。可惜,就在刚刚遭遇了几番挑拨之后,他暴怒之下着实的忘记了这一点,所以他此刻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前方横七竖八的几条沟渠中,最前面三条浅沟除了水确实没别的了,可是当从第四条开始就不一样了。
  无数的尖刺如同鲨鱼的利齿一般,在浅浅的水面下参差密布,多如繁星沙数。无论人还是马,只要一旦踏足其上,刹不住车的惯性之下,便想要后退都来不及。
  战马嘶鸣着轰然倒下,使得更多的尖刺刺入体内,马上的骑士也在措手不及中被摔落下去,随即便是万刺穿心。
  猛然轰溅起的水花,合着嗤嗤冒窜的血柱,刹那间如同描摹出一副绚烂的画图。再伴随着战马和人类頻死之际的哀鸣和惨叫,便勾勒出了一章亡魂之曲。
  死神在虚空中张开大嘴狂笑,恣意的享用着丰盛的大餐。只在眨眼之间,七百骑悍勇的战士,便已经倒下了两百多人。
  阿加泰心疼的肝儿都颤了,千多人的队伍啊,这还不等真正交战,便已然折损大半,甚至连真正的敌人都没看到。前方的城池那敞开的口子,如同敌人裂开的大嘴嘲笑着,犹如地狱的入口张开,望之悚然。
  “燕市公子!好一个燕市公子!”阿加泰目眦欲裂,牙齿咬的咯吱吱作响,嘴角处有殷红的血线流淌出来。
  这尼玛得是多凶残,多恶毒的人,才能安排出这样的陷阱来?先是用一片浅沟让他惊怒,再以弓箭手挑拨,然后又用前三条安全的浅沟迷惑,最终从第四条浅沟放出绝杀……
  这一波波、一环扣一环,将人心、情绪简直算计到了骨子里去了,完全将对手彻底置于自己的节奏掌控中。
首节上一节583/60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掠国

下一篇:最强终极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