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历史 > 大明闲人

大明闲人 第572节

  两人见面以来,一直就是自己被对方刺激的情绪波动,几次差点失去理智。如今终于让对方也忍不住了吗?阿尔博罗特心下忽然有种说不出的快意,甚至连之前的万般憋屈都发散了不少。
  “喏,这块给你吃好了,一块肉而已,至于的嘛,这么激动。”刀子在眼前停住,苏默喃喃的嘟囔声响起。
  阿尔博罗特脸上神色猛地僵住,看着眼前这块仍在散发着阵阵香气的烤肉,脸上先是开始发白,随后猛地涨红,再后来就开始转青,直到彻底变成铁青一片。伴随着脸色的变幻,整个人身子也不可自抑的颤抖起来,两手死死的按住桌案边,用力之大,连指节都明显青白起来。
  一块肉……一块肉……
  阿尔博罗特脑海中一片空白,唯有这句话在不断回荡着。我特么堂堂蒙古王子,就是为了想吃一块肉,所以就去用气势威迫你、恐吓你,我……我特么得有多谗啊?我特么得有多大出息啊?一块肉,我特么一块肉你老母!
  阿尔博罗特感觉自己真的没法忍了,别说自己了,就特么是神仙来了,也得抓狂了啊。对面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人,不,应该说就不是特么一个正常人类!但凡一个正常人,也不会有这种神理解,干出这么操蛋的事儿来吧。
  在两国国事的谈判桌上,把一位国家王子的诘问,解读成眼馋一块烤肉……
  阿尔博罗特觉得自己要疯了。而更让他气的肝疼的,是那厮此时脸上的神色。妈了个鸡丝的,你那一脸肉疼难舍的表情是什么鬼?这烤肉还是老子提供的呢,特么就算我吃一块怎么了?你要不要一副剜你心头肉似的表情?!
  旁边众人也震惊了,完全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神色。徐鹏举嘴巴张的能塞进个拳头去,良久才缓缓合拢,低声叹道:“悦哥儿,你我和老大的差距,远甚啊……”
  张悦脸上戚戚然,郑重的缓缓点头,深以为然。
  此时的场中,似乎在这一刻凝成一副静止的画面:两个同龄的少年相对而坐,一个面色铁青,眼中冒火,双唇紧紧的抿着;
  而另一个却是满脸的不舍和无奈,手中举着一块烤肉,递送在对方眼前停住。
  两人身旁身后,所有人都是瞠目结舌、目瞪口呆的震惊模样。有几个还保持着一种僵直的拔刀姿势,似乎却在瞬间被人点了穴道似的……
  静,一片寂静。在四下里隐隐传来的喧闹声中,这里的静,形成了一种格外的反差对比。
  直到某一刻,举着刀叉肉的手晃动了一下,似乎在顷刻间将这种寂静打破。顿时间,如同产生了连锁反应一般,整幅画面都在某种无形的波纹氤氲之下,重新恢复,生动起来。
  “看啥啊,没毒,好吃。来,张嘴,啊——”苏默又再晃了晃手中举着的肉说道,似乎方才等了那么久一点也没让他不耐烦。配合着此时的语气,谁见了也得觉得这是一个相当有爱的场面。
  绝世好姐夫!嗯,苏默觉得自己可以荣获这样的称号,当之无愧的!
  “玩……够……了……没?”阿尔博罗特两手紧紧握拳,缓缓闭上眼睛,嘴中完全是一字一顿的从牙缝中崩道。
  苏默似乎愣了愣,随即脸上露出释然之色,极快的收回了手臂,满是欢喜的道:“你不吃啊,那算了。这可是你自己不吃的,不是我不给哈。”
  阿尔博罗特身子猛地晃了晃,脸上猛地一抹红潮闪过,双颊泛起一阵不正常的赤色。
  “我不想跟你废话。把火筛汗王交出来,否则,后面也不用谈了,咱们各自回去,准备开战吧。”阿尔博罗特睁开眼,平淡至极的说道,只是那股平淡中,任何人都能听出来那底下的冰寒。
  苏默切肉的动作顿住了,抬起头看着他,脸上满是惊诧:“谁?你说把谁交出来?”
  “火筛,我们蒙古蒙郭勒津部汗王,火筛。”阿尔博罗特平静的看着他,似乎对于对方的装傻毫无觉察,又再淡然的重复了一遍。
  “火筛……”苏默终于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他走了,走的很安详。”苏默轻声叹道,眼中露出追忆的神色。“他中了箭,伤势太重,足足哀嚎了三天三夜。最后还是我实在不忍心,帮了他一把,才让他彻底脱离了痛苦……”
  什么?!火筛死了?!
  阿尔博罗特霍然色变,猛地抬头看向苏默,双眼瞬也不瞬,一时间竟不知该信还是不信才好。
  按照几方得来的消息,火筛不是被他擒住了吗?而且固伦哀也说了,直到他们离开时,火筛也只是晕过去了,还是被气晕的,这怎么忽然就死了?
  ……不对,等等!他刚刚说什么?走的很安详……足足哀嚎了三天三夜……你大爷的!哀嚎了三天三夜,这叫走的很安详?你家的安详是这样的吗?
  这王八蛋一句实话也没有,决不能相信他!他在骗我,他又再骗我!阿尔博罗特在心中愤怒的大吼。
  
第947章:苏默再说书
  
  苏默的话犹如一声惊雷,在蒙古众人耳中炸响。
  火筛死了,火筛竟然死了!右帐汗王难以置信的看着苏默,心中翻来覆去只剩一个念头:他怎么敢?!难道他就不怕引发两国的战争吗?
  火筛是谁?那可是蒙郭勒津部的汗,还是伊克锡公主的夫君,上任蒙古大汗满都鲁的女婿,满官嗔的统领、汪古部的塔布囊。
  这样身份的一个人,听那苏默的口气,竟然是被他亲手杀了的,他这是要准备和全蒙古为敌吗?是他傻大胆,无知者无畏还是他真的疯了?
  右帐汗王完全懵了。不,不单单是右帐汗王懵了,所有在场的蒙古人都懵了,除了阿尔博罗特。
  “你胡说,你在骗我们!”阿尔博罗特忽然大声叫道,“据我们所知,火筛只不过是被你们俘虏了,怎么会伤重不治而死?他虽然身上有伤,但都是轻伤,根本连行动都不影响,怎么会……是了,你说箭伤,他根本就没中过箭,何来的箭伤?”
  右帐汗王猛然一惊,对啊,按照阿尔博罗特带过来的消息说,固伦哀已经安全回到了王庭。曾说过当时战争的细节,火筛不过是因坐骑受惊,掉落马下力竭而被俘,何曾中过箭什么的?莫非,真是这家伙在骗人?可他这又是为什么呢?
  至于说这箭伤一说,有可能是被俘之后造成的,嗯,蒙古兵在抓到一些汉民后,确实有拿人当活靶子射着玩的行为,可那都是些普通人而已。
  可火筛是什么人啊,这种身份地位的存在,不说跟别人比吧,就连苏默、张悦这些人都有些比不上。即便是残暴如蒙古兵,对于这种人也是奇货可居,哪里会有人敢伤害、能伤害,或者说舍得伤害的?
  所以这么说来,那箭伤一说根本说不通啊。右帐汗王百思不得其解,双眼紧紧的盯着苏默,看他要如何回答。
  与蒙古这边众人不同,在苏默那番话说出来之后,大明这边几人也有些懵。不过张悦和徐鹏举只是相互对视一眼,随即便默契的垂下目光,一言不发。谁知道这位老大又再玩什么把戏,还是安静的看下去好了。
  可是身在苏默旁边的姚太监却是脸色瞬间没了血色,恨不得跳起来捂住苏默的嘴。
  我滴个爷爷诶,祖宗!这话是可以乱说的吗?那是要死人的啊。你啥时候杀了火筛了,那家伙明明活的好好的,你干吗拿这事儿开玩笑啊?你这是作死,是花样作死啊。
  哎哟喂,自个儿咋就当初那么冲动呢?干吗要来当这个监军呢?这下完了,全完了。如今可是跟进了蒙古人的老窝没什么两样,这么多蒙古人,就算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大伙儿啊。苏爷爷、苏祖宗,你这究竟是要弄哪样哦。
  姚太监两眼发直,浑身抖得鹌鹑似的,整个人都不好了,如同行尸走肉般,彻底失魂落魄了。
  而谁也不知道,此时就在大明这方身后的一处帐篷中,一个虬髯赤须,被绑成粽子般的大汉正拼命的挣扎着,口中呜呜作响,只是因为嘴中被堵得严严实实的,那声音却是根本引不起任何人的注意。
  台子上,苏默听着阿尔博罗特的诘问,面上却是半点慌张的神情都没有。
  “你说箭伤啊,那可又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了……”他轻轻的叹道,脸上再次露出追忆的神色。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话说火筛大人吃饱喝足了后……唔,对了,说起这个来,有件事我要先跟你说下……”苏默忽然话头一转,看向阿尔博罗特。
  阿尔博罗特双目瞪着他,一言不发。
  苏默面现愁容,“火筛大人不愧是你们蒙古的勇士呢,他在我那儿的日子,一顿饭要吃十只羊、十只牛。唉,你也知道了,姐夫我穷啊,这把我吃的啊……啧,提起来就全是泪啊。小弟,咱可得说好了,这食宿费用,回头你可得给我报销了……”
  阿尔博罗特就头一晕,好悬没张过去。咱这儿说正事呢,你现在来跟我算计伙食费,还是一个死人的伙食费,你还能再不靠谱点吗?还有,特么的一顿饭吃十只羊十只牛,你确定你说的那是人,不是猪?不对!就算是猪,这尼玛也一顿饭吃不下十只羊十只牛吧。这个王八蛋,他又再戏耍自己!
  阿尔博罗特气的肝儿疼,两眼喷火似的瞪着他,心中翻来覆去的想着,是不是干脆豁出去了,就这么扑过去掐死丫的算了。
  显然,苏默很敏锐的察觉到了阿尔博罗特极不稳定的情绪,他觉得还是见好就收的好。
  “好吧好吧,别激动别激动,我这不就是那么一说嘛,你知道的……。呃,好好好,咱继续说哈,说正事儿。”他嘴中絮叨着,眼见阿尔博罗特又要抓狂,连忙把话题转了回来。
  阿尔博罗特呼哧呼哧的喘着,听他好歹收敛了,这才努力又压住要爆发的情绪。
  “咱继续说哈,咦……我说到哪儿来着?咋就记不起来了……咳咳,别急别急,等我想想哈。你懂的,故事必须要连贯,不然听众会骂的……”苏默凝眉苦思道。
  故事?!还等你想想?!
  阿尔博罗特眼前一黑,特么的你这是玩起来没够了是吧?有心豁出去怒了吧,但终是想要了解火筛的事情的心思占了上风,咬牙道:“你说他吃饱喝足了!”
  “啊,对!”苏默恍然大悟,抬眼看向他,大赞道:“哎呀,还是年轻人脑子好啊,记得这么清楚。”
  阿尔博罗特开始磨牙了。
  苏默赶紧脸色一正,眼神又飘渺起来,“……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火筛他吃饱喝足了……嗯,咱们汉人有句话,叫饱暖思淫欲。话说这火筛吃饱喝足了后,他就开始思*了。唉,你说这人吧,他就是不能惯啊,你看他……呃,好好,别瞪眼,咱继续说……”
  “……。火筛思*了,可是咱们那儿是军营啊,哪有*给他思呢对不对?军营之中,连蚊子都找不到只母的。所以呢,他就把目光盯向了羊群……”
  蒙古这边众人两眼发直,阿尔博罗特身子有些摇摇欲坠。
  “……羞耻啊!禽兽啊!唉,我都不好意思说下去了,你是不知道,当时那个场面啊。”苏默唉声叹气的说着,满脸都是愤懑悲戚之色。
  众蒙古兵脸色煞白煞白的,眼神儿都有些恍惚了。
  “可怜那些母羊啊,就这么……唉,最可怜的还要说那些小羊,亲眼看着母亲就这么被糟蹋了,试想它们幼小的心灵,将受到何等的摧残?又是何等的……算了,污!太污了,我都说不下去了……”
  确实是污,连我们听的都听不下去了,蒙古众人不约而同的想道。方才那处帐篷中,被绑缚嘟着嘴的汉子,此刻挣扎的更剧烈了。口中呜呜嘶吼着,目眦欲裂,情急之处,把头使劲的在地上撞着,以此来发泄那心中羞愤欲死的情绪……
  “我……我跟你拼了!”台上,阿尔博罗特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大叫一声,起身就要往苏默身上扑过去。
  苏默眼疾手快的一抬手,稳稳的将他又按了回去。阿尔博罗特拼命挣扎,苏默沉声道:“别闹!马上就说到中箭了,还想不想听了?”
  旁边右帐汗王和多伦也回过神来,赶忙上前来,拨开苏默的手,也拉住阿尔博罗特。
  右帐汗王低声道:“阿尔,冷静!”
  阿尔博罗特两眼喷火也似的狠狠盯着苏默,鼻息咻咻,拉风匣似的急遽喘息着。听到右帐汗王的劝解,使劲的推开他,这才又坐了下去。
  苏默这边也摆摆手,示意身后站起身来的张悦和徐鹏举等人无妨。等到看阿尔博罗特终于又坐好了,这才笑眯眯的点点头:“你这个样子其实我很开心,这说明我说书的手艺没有退步,能让你这么快代入,这是对一个艺人最大的赞美了。”
  阿尔博罗特和众蒙古兵瞠然,完全听不懂什么意思。不过有些脑子转的快的,倒是看向苏默的眼神开始古怪起来。这货是神经病吧,不然怎么差点被人打了还说自己很开心呢?嗯,果然是有病啊。
  可惜苏默并没有感觉自己得病的觉悟,轻咳一声清清嗓子,继续进入说书模式。
  “……书接上回,话说……”
  后面张悦和徐鹏举齐齐捂脸,好吧,这位老大是自个儿太代入了吧,这连“书接上回”这样的术语都冒出来了。话说您现在可是顶着大明钦差、太宰少卿的官衔好吧,咱能不能顾忌点国体啊?两人也是醉了,这真是太羞耻了有木有?
  那边苏默继续口沫乱飞,说道高兴处,忽然指着张悦对蒙古众人道:“……看到没,这位是我的兄弟张悦,乃是我大明英国公世子,江湖人称白衣神箭的便是。当日看到那个惨烈的现场,大怒之下,当即施展出八步赶蟾的轻功绝技,直冲到那火筛面前大吼一声,贼子敢尔!话落,取弓搭箭,一箭射出。但见弓似霹雳、箭若流星,噗的一声,正中那火筛的肩窝。火筛啊的大叫一声,好厉害!顷刻间翻身栽倒……”
  众人听的一脑门黑线,特么的你敢说的再离谱点不?那是射箭啊,射箭需要一定的距离好伐?你特么都冲到火筛跟前了,还弓似霹雳、箭若流星……
  身后张悦也听不下去了,伸手悄悄扯扯苏默衣襟,低声道:“哥哥,别吹了。我射倒的是那个右帐汗王,正主儿就在这儿呢。”
  嗯?苏默一僵,抬手嚓嚓嘴边的唾沫星子,抬眼看去,但见对面阿尔博罗特身后的右帐汗王此刻浑身颤抖,两眼如要冒出火来也似…….
  
第948章:买卖
  
  右帐汗王要气疯了。
  所谓事儿不落到自个儿头上,就永远没有那种叫做切肤之痛的感觉。他之前劝起阿尔博罗特时一套一套的,可现在轮到他自己了,那股子邪火就怎么也压不住。
  这小子咋就那么贱呢,真想把他的嘴给撕烂了啊。自己中箭这个事儿,在他心里可谓奇耻大辱,好歹这么多天了,才刚刚有些淡忘下来,却不料今日又被人揭开了疮疤。
  这次是阿尔博罗特反过来拉住他了,狠狠瞪了苏默一眼,然后一再的低声劝慰右帐汗王。实话说,看着自己遭过得罪,这会儿忽然有人跟自己一同感受,阿尔博罗特心中竟然有种淡淡的窃喜。甚至,便连被苏默搓起来的火,都不知不觉中消散了不少。这算不算是不患寡而患不均呢?
  “好了,说吧,你究竟想怎样才能放人?别说什么火筛汗死了的话,我是不会信的。”将右帐汗王安抚下来,阿尔博罗特看向苏默冷冷的说道。
  苏默叹口气,一脸的无辜,道:“你为什么不信呢?我一向很诚实的,从不说谎。哎呀,你这么说是不是想赖账,不肯把他的伙食费给我了?你不能啊,小弟,你要知道,我和你姐很穷的……”
  苏默黯然的说着,说道最后,那一脸的悲苦,让阿尔博罗特很想啐他一脸。
  “一百只羊,一百头牛!”他深吸口气,知道继续扯下去不定要给他扯到什么时候去,当即果断的抛出了筹码。
  “呃,这怎么好意思呢?”苏默腼腆的说道,但随即又叹气道:“按说吧,小弟你也不是外人,亲戚之间总要照顾些。可是……唉,你也知道,姐夫我下面好多张嘴要养呢。当时火筛在我那儿可是住了不少的日子,这一百只……唉,小弟,你得体谅姐夫的难处哇。”
  阿尔博罗特使劲闭上了眼,竭力按耐住心中的邪火。特么的打从牧民暴乱那日起算来,道今日也不过才十天而已,你那住了不少时日从何说起?
  好,就满打满算来说,也不过就是十天了。如今算给你一百只羊、一百头牛,已经远远超出了,你还嫌少?
  这个混蛋,不单单是无耻,还如此贪婪。这么堂而皇之的当众向我索要财货,难道他就不怕被人弹劾他吗?
首节上一节572/60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掠国

下一篇:最强终极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