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历史 > 大明闲人

大明闲人 第553节

  最后一句话,却是带着几分调笑的语气了。
  苏默目光转动,注视着他,微微一笑,并不接茬。人艰不拆,大家心知肚明就好,却是不需要多说什么。
  格日楞目光便温和了几分,似乎对苏默的默认感到了欣慰。毕竟,任谁也不喜欢自己被骗不是。苏默虽然只是默认,但这仍让格日楞有种被真诚对待的欣喜。
  两人就这么随意走着,渐渐的远离了喧嚣的人群,在一处僻静的土丘上停住。
  “……大明真的要收购我们的羊毛吗?什么时候才能开始?”两人迎风而立,沉默良久,格日楞忽然开口问道。
  他没有问为什么要收购羊毛,也没有继续苏默的身份的话题,而只是关注与何时能开始。
  苏默睇了他一眼,明白他的意思。这个蒙古汉子并不在意苏默究竟是大食人还是明人,他只关心自己部落的生存,关心自己的利益所在。
  “这不取决于我们,而是在于你们。”苏默这次到没有再玩花活儿,淡淡的回应道。
  格日楞沉默了下,他当然明白苏默这话的意思。大明收购羊毛的事儿确实,但什么时候开始,则要看两下什么时候达成真正的和平。就眼下边关那边火筛的架势,别的不说,商人们怕是也没那个胆子过来不是?
  商人是重利不错,可若是明知道生命财产得不到保障,还要一头撞过来,那除非是真的要钱不要命的蠢材了。
  “我能做什么呢?或者说,需要我做些什么?”半响,格日楞语声艰涩的问道。
  他并不傻,相反,他很智慧。苏默费了这么大的劲儿,饶了这么大的圈子,他可不认为真的只是为了前面那点交易。想要有所得,必然就要有所付出。
  而以眼下这个情况看来,他所要付出的,只怕多半是与前方火筛部扯不开的。这对于他而言,实在是太过艰难。可他没的选择,在自己部落的生存,和某些人的利益之间,他能做出的选择,有且只有一个。
  苏默转过头来看着他,眼神亮晶晶的。
  格日楞感到了些窘迫,略带羞恼的直直回瞪过去,怒声道:“不要用这种目光看着我!我是部落的头人,是他们的汗!我必须要为我的族人的生存考虑,这有错吗?那些崽子,你刚才看到过的,你知道吗,如果没有足够的过冬物资,待到寒冬过去,明年他们将剩不下几个。我……我……”
  他低低的咆哮着,脸上又是羞愧又是悲愤,还带着几分隐晦的祈求。
  苏默眼神缩了缩,心中忽然有种怪异的感觉。似乎自己无意中扮演了一个逼良为娼的大反派似的。我呸!小太爷只是做了一个汉人该做的事儿,他们活得艰难又不是小太爷的错,干嘛要有负罪感?这个锅,小太爷不背!
  他微微晃晃头,将刚刚升起的那丝愧疚抛开,忽然展颜一笑,叹道:“格日楞头人,我有说过需要你做什么吗?”
  格日楞一呆,讷讷的道:“那你……”
  苏默笑笑,直视着他轻声道:“不,不是我需要你做什么,而是你们自己需要做什么。从一开始我就说过,我们是带着友好和财富而来。而你们需要做的,就是接受或者不接受,如此而已。但是现在,阻碍这种友好和财富的是谁呢?你总不能要求朋友来帮助你,还要反过头来求着你们吧。天下间,可有这种道理?”
  格日楞僵住,完全憋得说不出话来。是啊,人家说的没毛病啊。大明已经明白的将善意和美好摆在了眼前,可是自家反倒派了兵给堵住了,这又能怪的谁去?又能再要求人家什么呢?
  “我……”他嗫嚅着,嘴巴张了又张,却终是找不到合适的言词。“我不知道该怎么做,长生天在上,我从没主动去伤害过任何人,我只希望我和我的族人,能好好的活下去……请你帮帮我,汉人的智者,我不知该怎么做,不知该怎么做啊……”
  他喃喃的说着,脸上满是苦涩和祈求之色,眼巴巴的望着苏默。
  “你该知道成吉思汗吧?”苏默沉默了下,眼神望着远处无尽的天空,忽然问出了一个让格日楞愕然的问题。
  成吉思汗,所有蒙古人的骄傲,整个草原当之无愧的主人,近乎于图腾般的存在,他身为蒙古人的一员,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当然。”他愣愣的应道。
  “成吉思汗曾经给他的儿子们讲过一个典故,一根筷子和一把筷子的典故……”苏默收回了目光,似讲述又似自语似的,将那个著名的故事说了出来。
  “……去吧,当足够多的人的意志聚集起来时,即便是天神也会妥协的。我能给你的指点,便是这个了。我与你一样,渴盼着和平和美好,希望你我都能心想事成。”
  苏默转身走下土丘,淡然的语声回荡在格日楞耳边,让这个蒙古汉子怔立当场,若有所思。
  开始吧,这是一颗火种。眼下只是一颗,苏默期盼着,或许很快,它便可以燎原之火……
  
第913章:火筛的冷汗
  
  关于羊毛,关于贸易城,关于某些贵人的消息,渐渐开始在草原上传播开来。起初只如一阵微风,拂面不寒、润物无声。但是随着时间的发酵,那微风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已渐渐汇聚起来,越来越大、越来越烈。许多有心人,恍惚中,似乎已经看到了一道接天连地的龙卷,肆虐而过的景象。
  便在这种愈演愈烈的风暴中,“大食商队”仍在继续深入着,走过了一个又一个的牧民聚集地。他们给牧民们带去了急需的物资和友谊,留下了欢乐的篝火、宴会,还有……某种积攒起来的炽烈情绪……
  火筛这几天感到了一丝不对劲儿,似乎冥冥中有种莫名的恶意,在未知的角落中深深的凝视着他。这让他警惕之余,还有着说不出的烦躁。
  “什么?又只收到了这么点粮秣?谁能告诉我,究竟怎么回事?!”他在中军帐中咆哮着,眼中有凌厉的杀气四射,狠狠盯着下面回报的几个千夫长。
  巴穆尔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个个都是噤若寒蝉。
  火筛脸色阴沉的如要滴下水来,狼一般的目光在几个人身上瞄了又瞄,抬手指着固伦哀哼道:“你来说!收不上粮秣的原因是什么!”
  固伦哀脸色一垮,左右瞅瞅几个难兄难弟,其他三人却都使劲低着头不去看他。这种时候,谁出头谁倒霉啊,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兄弟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他们……他们不肯多给,说是……说是要留着过冬……”固伦哀没法儿,只能硬着头皮嗫嚅着回道。
  火筛死死的盯着他,眼中的杀气如同实质。“不肯多给?过冬?哈,现在不过才刚刚入秋,你却跟我说这就要准备过冬了。固伦哀,你是在侮辱本汗的智商吗?”
  固伦哀心中哀嚎一声,委屈的道:“塔布囊,不是属下说的啊,是他们,那些部众说的啊。”
  “放屁!”火筛怒不可遏,拍案而起。“你是猪吗?他们说,他们说你该去吃屎,你怎么不去吃?往年每到秋季打草谷时,还不都是这般供应,怎么就不见说什么准备过冬?你来告诉本汗,到底怎么回事儿,都是谁这么大胆,竟敢违拗本汗。看来是本汗沉寂的太久了,或许是该给他们长长脑子了。”
  这话毫不掩饰的杀气腾腾,固伦哀固然是大惊,另外三人也是面色大变,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叫道:“塔布囊,不能啊。”
  火筛嗯了一声,眼神瞬间阴鸷起来,出奇的没有暴怒,反倒平静下来。
  “嘿,果然啊。看来是真的有什么事儿呢,怎么,尔等想要反我不成,还敢隐瞒!”最后一声,猛然转为暴喝,哐的一下,抬脚踢翻了面前的矮几站了起来。整个人如同一只欲要扑出来,择人而噬的猛兽一般。
  巴穆尔、固伦哀四人吓了一跳,噗通连声跪伏下去,大叫道:“冤枉啊,我等没有。”
  火筛缓缓弯下腰,眼神如刀子般挨个凑近了看着,一只手扶在腰畔的金刀刀柄上,也不说话,就那么缓缓睥睨着。
  几人在这无声的压抑下微微颤抖着,半响,终是抵受不住了。施力坦满头大汗顺着脸颊滑下,首先开口道:“塔布囊,非是我等欺瞒,实在是外面那些传言,对塔布囊极是……极是不敬,我等不敢与闻啊。”
  固伦哀几个也连忙附和,突颜更是强调道:“……现在各部落积怨甚大,我等只担心再多有逼迫,怕是有变故发生,这才未能收到足够的粮秣。此中缘由,还望塔布囊明察啊。”
  积怨甚大?火筛眼神猛地缩了一缩,缓缓直起身来,返身坐回上首。
  “说,都讲出来,具体是什么传言,又何来积怨?!”他彻底平静下来,淡淡的说道。只是那平淡的语声之后,任何人都能感受到一股似欲毁灭的怒潮。
  巴穆尔几人互相对视一眼,都想让对方来说,却是谁也不肯接茬。直到上面传来火筛重重的一声冷哼,这才不由的浑身一震,一咬牙,七嘴八舌的纷纷说了起来。
  “……他们说想要加快互市,担心再等久了,明人又会关停边贸……”
  “……有传言说,是塔布囊为了谋取功业,独占利益,故意引发战争……”
  “有人在串联,说是要一起去王庭求告大汗,状告塔布囊害……害民。还说要另选贤能,去和明人接洽……”
  “他们还说……还说,这次就是塔布囊欲要骗大家供奉军资,但是却又不想分出足够的战利品,所以……所以就……就……”
  “几个部落的小汗要求……要求塔布囊尽快撤军,以便放明国商人出关,并加快建城事宜……”
  几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既然说开了,索性一股脑的将得到的消息都秃噜了出来。
  火筛初时听的还满脸怒色,但是听到后面,却是越听越是心惊。直到听到最后一句时,猛然一惊,霍的起身怒道:“等等,什么建城?谁要建城,又再哪里建?”
  最后那句话却是施力坦说的,闻听火筛追问,啊了一声,抬头迷茫的看了火筛一眼,这才省悟过来,诧异的道:“建贸易城啊。据说是当初大明那边跟大汗盟约时说好的,要在河套这里建一座专门便于两国交易的城池。那羊毛生意,也是要等贸易城建好后,才会正式开始。还说,大明现今已经聚集了好多的商人,都在那边等着呢……”
  他连比划带说的讲着,脸上竟也有些兴奋起来。于他而言,固然劫掠能带来很多的快感和庞大的利益,但是若真能专门建起一座贸易城,只用交易就能换取充足的物资的话,那可又比拼了性命去打仗好的多了。
  毕竟,能安安生生的靠交易就换来所需,谁还愿意把脑袋别在裤腰上去拼杀啊。最重要的是,明朝既然都说要为了交易而专门建一座贸易城的话,那就说明这次是真的要将这种贸易长久维持下去,而不是如之前那般,随便设立个榷场,说关就关那样。
  大伙儿之前之所以那么热衷直接劫掠,固然是骨子里的天性使然,但何尝不也是被这种,明显被人吊着脖子的举动着恼所致?
  但若有这么座城却又不然了,到时候城建好了,肯定不会只让明国一家占据,草原这边当然也会派兵入驻,共同掌管的。如此一来,大明再想单方面说关停就关停,那就不可能了,除非他们要彻底放弃那些驻留士卒的话。可那样一来,传扬出去,还能指望边军尽心戌边吗?派驻边地,说遗弃就遗弃,到时候怕是在后面的大同不用打就能轻松拿下了。
  再者说了,一旦真个建城了,也能保障两方交易时的最大公平公正。不会再如以前那般,常常出现,草原牧民被汉人权贵肆意欺压蒙骗的事儿发生了。到那时,在贸易城里交易的蒙古牧民,也算是背后有了靠山依仗的,不再像以前身单力孤了。
  这么一想,怎不由得施力坦也心向往之?他只道建城一事,火筛当然早就知道,之所以还要大兵压境,正如那些牧民们传言的那样,想要在未来的贸易城中,获得更多的权利所致。
  他这种想法显然与巴穆尔、固伦哀、突然三人不谋而合,这也是几人为何在火筛问起时,不肯明言的原因。上位者的隐私,下面人可以去猜测,却决不能说破,大家心知肚明,默契配合就好。
  很多事,可做不可说。否则,说不得最先倒霉的,就是他们这些知道深浅的人。隐秘,尤其是上位者的隐秘,往往才是最致命的由头。谁说草原上的汉子都是耿直没脑子的?他们和汉人一样,该明白的事儿都一样明白呢。
  火筛却是越听越是惊怒,偏偏心里郁闷憋屈,又没法去解释。什么建城,他压根就半点都不知道好不好。临行之时,达延汗根本没提过丝毫这方面的事儿。
  至于说是不是达延汗刻意隐瞒他,火筛根本就没想过。无论于公于私,若真有这种约定,达延汗都不会瞒他。哪怕即便真的牵扯什么国事隐秘的,也至少会提点暗示一下。
  但是没有,完全没有。既如此,那就很明白了,这事儿必然是没有的。而现在竟然传出这么个传言来,便用脚趾头去想也能猜到,这必然是明人的诡计。只不过现在他唯一没搞清楚的是,这个传言只是个传言呢,还是说,明人是真真的就要这么做了。
  若单只是个传言也就罢了,可如果是真的,那可就严重了。他可不像施力坦这些人想的那么简单,施力坦等人虽也算的上蒙元的军中上层,但毕竟只是单纯的军人。或许战阵厮杀、两军交锋时,绝对是难得的悍将,但是一旦牵扯到政治上,却比普通民众强不了多少去。
  凭空建立起一座城池,这其中的意义又哪里会只是贸易那么简单?且不说在河套地区这个敏感位置上的政治意义,单就是从军事上而言,虽然到时候说,肯定是两方共同掌控,但又何尝不是让大明顺利的打进草原一颗楔子?
  要知道,河套平原一直都是双方默认留出来的一块缓冲之地。正是有着这块缓冲之地,大明和蒙古才能时战时和,都留有余地。眼下蒙古崛起,大明羸弱,或者看似这种缓冲是对大明有利。然则长久以来而看,终是中原汉地强盛的时间占比大的多。到那时,留有这块缓冲地,对于草原的意义却又更有利的多了。
  这且不说,就只说一旦这个贸易城建立了,长此以往下去,谁敢说不会又有第二座、第三座贸易城的出现?那么,若要第二座、第三座城要建立的话,又将往哪里建?答案不言而明,肯定是继续往草原方向延伸!这,岂不就是一种变相的蚕食?
  等到这种打着各种旗号建立的城池一直延绵到草原深处,那草原也将不再是草原了。
  相比而言,鞑靼人长于突骑攻掠,但汉人却利于据城而守。真要是让汉人把城池一座座建成了,那种后果……
  火筛想到那种场景,不由的激灵灵打个冷颤,瞬间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第914章:火引
  
  “老大,我不得不提醒你,我们所谓的货物,最多只够再支撑一次交易了。”徐鹏举无精打采的在马上给苏默说道。
  经过了七八天的商队生涯,风吹日晒的,这位昔日的魏国公小世子,已然全没了往昔的风采。乍一看,倒真有了几分阿拉伯人的味道。整个人黑了一层不说,好多地方都能看出风尘皴裂的痕迹。
  而最重要的是,这种行商忒无聊了,这让原本向往着能跟苏老大一起历险的小公爷,再也没了初时的兴致,整个人都有些恹恹的。
  “嗯哼。”苏默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模样,有些心不在焉的随口应着。
  这几天他很是播撒了一大批的火种,效果也渐渐开始凸显出来。十数个小部落放在整个草原上或许并不显眼,但是在眼下汇聚到河套地区的众部落聚集地中,却起到了以点带面的作用。
  他能察觉到现在整个河套地区浮动着一股暴躁的情绪,这种情绪现在只差一个契机。一旦契机到了,便会成为引爆整个河套地区的导火索。
  希望那位火筛汗会喜欢这份大礼吧。他如是想着,嘴角浮起邪魅的笑容。
  “喂喂,我说老大,你倒是听没听我说的话啊。咱们没货了,我的意思是,是不是可以离开了啊。还有,你瞅瞅后面,我去,我觉得咱们现在完全可以化装成蒙古人了。”
  眼见苏默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徐鹏举不得不再次出声提醒,在马上回身指着身后埋怨着。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好家伙,原本只是数十骑的骑队,现在却完全变成了一个长长的庞大队伍。队伍的组成者不是战士,而是大片大片的羊群,这些都是这几天行商下来的收获。
  不得不说,这个时代的行商,尤其是这种内地和关外游牧民族的交易,绝对是发家致富的最快捷的方式了。即便是始作俑者的苏默都没想到,就凭着当初随意拾掇的那几车货物,竟然能换来这么丰厚的回报。
  足足上千只羊,还有近百头牛,以及数十匹上等良马。整个核算下来,完全就是百倍还多的利润。
  此时这上千头牲口行走,老远看去,乌泱泱一片,扬起漫天的尘头,真如徐鹏举所言那样,不知道的乍一看,这可不就是一个标准的蒙古小部落的规模嘛。
  “咦?好主意啊。”苏默收回目光,猛地灵光一现,不由的两眼发亮,低声嘀咕着笑了起来。
  徐鹏举一时没听清楚,下意识的追问了一句。苏默满脸兴奋,哈哈大笑着拍拍他肩膀,狠狠的表扬他:“我说你的主意好,真是太好了。咦,咋以前就没发现你这么睿智呢?”
  徐鹏举就得意洋洋的一昂头,下巴都快要翘到天上了。“那是,咱一直都这么……诶?等等,什么叫以前没发现……呃,不对不对,他我怎么就睿智了?我说的啥主意好了?”
  他自夸的一句没说完,猛地反应过来,心头顿时飘过一团不祥的阴云,连忙急声追问道。
  “扮蒙古人啊,你刚刚说的。”苏默笑吟吟的看着他说道。
首节上一节553/60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掠国

下一篇:最强终极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