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历史 > 大明闲人

大明闲人 第528节

  朱阳铸脸儿都绿了,小心的偷眼去看小太子,果然小太子一脸的阴沉。
  特么的,这王八蛋又害我!
  我哪里是这个意思来着,当朝太子和小公主都跟你称兄道弟的,谁还敢说你不配?那岂不是说自己比太子和公主都要高贵了?
  我的意思分明是说你叫我的名字那什么……等等!你大爷的,那什么……养猪的殿下……这是什么鬼?
  朱阳铸有种要抓狂的感觉。
  “唔,养猪的殿下啊……。呃,这名儿好长,真麻烦。要不,咱直接称呼您猪殿下好吧。”苏默苦恼的叹口气,认真的商量。
  朱阳铸脸涨的通红,指着他说不出话来。这特么让他怎么回答?同意吧,那岂不是真要被叫成猪了?可不同意吧,又说不出理由来。他绝对相信,真要自己指责他称呼上的猫腻,那混蛋百分百不会承认的。
  不但不承认,一个不好,怕还会倒打一耙,说自己仗势欺人什么的。妈蛋,不见那边太子的脸都臭成啥样了?还有那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哎哟喂,那瞪着自己的小眼神儿,简直跟刀子似的。这种情形下,信谁不信谁,那还用问吗?
  朱阳铸这憋屈的哇,嘴唇哆嗦着,愣是半天没迸出半个屁来。
  “哎呀,看来猪殿下对这个称呼还是比较满意的,那就如此好了。呐,猪殿下啊,你看是不是抓紧点,把才艺表演奉上?咱们后面可还有不少的项目呢。”苏默一副欣慰的模样,似乎对能找到一个合适的称呼,感到灰常不容易,总算过关了的那种表情。
  朱阳铸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去。特么的咋就这么定了……呃,才艺表演,我特么要是会什么狗屁的才艺表演,至于的站这儿让你活活的给叫成猪吗?
  “本殿……咳咳,我不知该表演什么。”他闷闷的回答道。原本习惯性的想自称本殿下,可忽然想到“猪殿下”这个头衔,心里就是猛的一闷,果断改口换成了我。
  特么的太隔痒了这也,猪殿下决定,在摆脱这个恶心的叫法前,再也不用“本殿下”这个自称了,哪怕宁可降一格,跟普通人一样称我。
  “嗯?不知表演什么?琴棋书画,相声小品……呃,就是说笑话,跟方才荆王世子那样的……”苏默耐心的谆谆诱导。
  “不会不会,统统不会!”朱阳铸烦躁的猛一摆手,没好气的打断道。
  “什么都不会?真废……”苏默低声嘟囔道。
  “你说什么?你……”朱阳铸大怒,指着他喝道。特么的你那声儿敢再大点不?
  “啊?哦哦,没啥没啥……唉,要不……让他扮猪扮狗啥的,哎呀,貌似不太好啊……”苏默继续自言自语的嘟囔,偏那声儿还是那么“低”,低到大多数人都能听到。
  场中众人忍不住的憋笑,憋得脸红脖子粗的,俩肩膀抖的跟抽了风似的。
  朱阳铸简直快要昏倒了,脸孔如要泌出血来似的。
  “啊,有了!”正待豁出去跟这混蛋拼了,猛不丁忽见那混蛋啪的一拍手,满面喜色的叫道。
  朱阳铸一哆嗦,下意识的道:“什么?”
  苏默笑眯眯的道:“在下终于想到了,这一样猪殿下你一定是会的。”
  特么的又是猪殿下,朱阳铸咬牙切齿了,只不过站在这儿给人围观都快一刻钟了,那压力实在是山大啊。两害相权取其轻,还是先过了眼前这一关再说,旁的且先顾不上了。
  “你说!”他咬着牙,从牙缝里崩道。
  “跳舞!”苏默拍手笑道,“随便跳个舞吧,以猪殿下的身份,想必素日里肯定是风流倜傥、百花缠绕的,如歌舞这样的场合,当是司空见惯的吧。”
  朱阳铸听到“风流倜傥、百花缠绕”八个字,不由的下意识挺起了胸膛,也便不去计较那称呼上的毛病了。
  “如此,即便猪殿下就算不太精通,但就算照猫画虎也是应当能描摹出些神韵来的对吧?所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殿下您说是不是?”苏默言笑晏晏的说道。
  朱阳铸就张了张嘴,又噎住了。
  这个时代,男人跳舞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不见昔日唐太祖都曾亲身下场舞之,还创出了什么《秦王破阵乐》吗?
  所以,苏默说让他模仿舞姬跳个舞啥的,真心不算事儿。而朱阳铸想想,自己也觉得可以有。
  只是,尼玛,说跳舞就说跳舞,你最后缀上那句是几个意思?特么的,猪究竟跟你有多大仇?你这张口闭口不依不饶的,太特么欺负猪了吧。
  “那便……跳舞吧。”朱阳铸终于算是明白了,继续跟这个混蛋纠缠下去,怕是怎么也缠夹不清了。索性干脆的应下了,糊弄完事儿下场才是。
  “哈哈,果然。来人啊,上道具,请猪殿下更衣。”苏默大喜拍手,转头向旁边招呼。
  道具?更衣?
  朱阳铸有那么一霎的迷茫,跳个舞而已,何须那么麻烦?道具什么的又是什么鬼?而且还要更衣……
  朱阳铸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迷迷瞪瞪的被人领了下去,场中众人也纷纷低声议论起来。所有人都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不由的心中却愈发期待起来。
  亭子里,泌姐姐也是蹙着好看的眉毛,暗暗猜度着里面的蹊跷。一时却怎么也想不通,忍不住低声跟程妹妹讨教起来。
  程妹妹撇撇嘴,乜了外面正满脸笑容的某人一眼,低声道:“小妹也不知究竟如何,但却知道一件事。那就是,那位猪殿下怕是要倒霉了,要倒大霉了!”
  泌姐姐啊了一声,挑眉道:“妹妹何以得知?”
  程妹妹就用下巴往外面扬了扬,低笑道:“这有何难?姐姐看那家伙。”
  泌姐姐便顺势看去。
  “……他每次露出这种貌似忠厚的模样,便铁定有人要倒霉了。这人坏透了,姐姐日后可千万要小心些。”程妹妹貌似随意的说道。
  泌姐姐一鄂,随即若有所思起来,深深看了程妹妹一眼,微微笑了笑不再多言。
  两人都是京中名媛,曾号称“京畿双娇”,一时瑜亮。这不但是从才学上说的,也是从样貌、身世等各方面而论的。然则这种赞誉背后,又何尝不是二女之间的争锋?
  只不过一来双方家中长辈都属于同一个阵营,总不好将这种暗争摆到明面上来;这二来呢,两人也确实是各方面并肩轩轾,很难分出个高低上下来。
  所以,到最后,谁能嫁得好,所嫁的夫君对比,便也无形中成了对比的筹码。
  可是谁成想,造化弄人,最终两人却以这种诡异的方式,同时要嫁给一个人为妻,而且还是以平妻对等的身份,这就让之前的暗争变得没有意义了。
  但是女人之间的斗争,又岂是那么容易平复的?天下又有哪个女子,真心愿意自己的夫君与他人分享?更不要说还是她们两个这般同为天之骄女的存在了。
  程妹妹方才那番话,看似在为泌姐姐释疑,但细细品味之下,又何尝不是一种宣战?看,对他的了解,我可是比你要深的多了。
  所以,泌姐姐秒懂。接下来的战斗,便应是在“他”的身上了吗?那便,战吧。
  场中苏默哪里知道自己的处境,他此刻简直要开心坏了。那个狗屁的猪头二屡次招惹他,这要不给他个深刻的教训,心中这念头实在不通达啊。
  “不行,这不行,这万万使不得……”一个愤怒中带着惊慌的叫声遥遥传了过来。
  角儿,要登场了!
  苏默嘴角微微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渐渐绽开。场中众人也循声看去,目光所及之下,忽然俱皆一静,全场诡异的寂寂下来。
  
第870章:那一舞的风采
  
  后世著名的童话故事《丑小鸭》告诉我们,野鸭群里也是可能飞出天鹅的。当小天鹅终于一飞冲天,那叫是何等的一个惊艳。
  而此时此刻,在这弘治十二年的大明时空,在这片叫做畅春园的皇家园林中,同样上演了一幕惊字头的大剧。只不过这个惊字头不是惊艳,而是惊悚。
  从所谓的道具房里出来的朱阳铸猪殿下,此刻头戴花环,身披树叶,腰下围着一条各色碎布和草叶编织成的草裙……好吧,那裙子一看就知道肯定是仓促而成的,简陋的让人惨不忍睹。
  两条胳膊和大白腿裸露在外,明晃晃的辣眼睛。再配上脚下那双鹿皮靴子,怎一个不伦不类说的。
  所有人都震惊了,即便是脑洞开的再大的人,也完全想象不出,会看到眼前这样的一幕。
  听着朱阳铸一个劲儿的哭喊着不要,看着他苍白的面孔和惊慌的眼神,有的人同样是面色惨白,有的人则是两眼呆滞,也有的是一愣之后笑的肚子抽筋,还有的却是脸色阴沉如要滴下水来……
  “宁……宁王兄,十哥这是……这是要搞哪样?他怎么……他怎能……。”有同是王子王孙的同伴,忍不住惊怒的向朱宸濠问道。
  朱宸濠脸黑的如要下雨一样,手在袖子中攥的紧紧的,努力克制着自己不要失态。咬牙道:“十王弟是被迫的,你们看扶着他的那个人。”
  几个王子循声看去,终于都露出恍然之色。那是一个圆滚滚的胖子,脸上带着一副人畜无害的和善笑容,两手一在朱阳铸的肩上搭着,另一只手似扶似拿的握在朱阳铸的胳膊上。
  那个胖子!之前跟苏默一同登场时举着杆大旗的那货!这会儿不知从哪儿搞了件禁卫的服饰穿着,竟客串起内卫侍从了。
  而朱阳铸明显身体僵直,脚下被动的踉跄而行。在终于挪到了场中间后,两眼中已满是绝望之色。
  “混蛋!他怎么敢!他怎么敢这样辱我皇家贵胄?”王子王孙们炸了,都是不由的怒发天膺,群情汹汹。
  宁王朱宸濠咬着牙,使劲的闭闭眼,又再睁开,轻声道:“他为什么不敢?他当然敢!有太子和公主殿下依仗,又有皇后娘娘的纵容,还有什么他不敢做的?”
  他心中的狂怒,简直快要冲破天灵盖了。这面上虽然是羞辱的朱阳铸,但谁不知道,朱阳铸一直都是以他马首是瞻的?苏默搞出这么一出,分明就是打的他宁王的脸!
  只是正如他自己说的那样,虽然明知道这是羞辱,可他却偏偏什么都不能说。苏默早已咬死了口这是一个游戏,只是为了让小公主开心。而他要是较真的话,不但首先落了下乘,也等若坐实了这份羞辱。等到今日之事一旦传扬出去,首先丢人的不会是别人,而正是他宁王朱宸濠啊。
  这个王八蛋,好奸诈!好歹毒!这完全就是在诛心,虽然半个字都没带上他宁王,可是如此一来,他手下的小弟们还有谁敢再跳出来蹦跶?对于亲近与他的人,又将会引发什么样的心思?
  一个连小弟都不能维护的主子,还有哪个敢真心为他办事?长此以往,人心渐散之后,那便真是万事皆休了。什么百年谋划,什么宏图大业,都必将化为泡影,沦为一笑。
  这是单纯的报复,是一种巧合?还是早有预谋的针对?朱宸濠目光闪动,心中暗暗凛然。若是前一种倒也罢了,可若是后一种的话,那可真是可畏可怖了。
  要知道一直以来,至少直到目前为止,他并没有暴露出任何的不妥,便连最亲近的人,也只当他要立志做个贤王而已。那么,这个苏默又怎么会如此针对他呢?而且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奔着他的要害下手,一击必杀,简直凌厉绝伦,让他半分抵抗都没。
  太可怕了!如果真如自己所猜想的那样,那此人就必须要想法子先除掉才行!
  “欢迎!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隆重欢迎猪殿下闪亮登场,给我们的小公主,和在场的所有朋友们,带来一段充满了异族风情的草裙舞。
  大家是不是感到奇怪,甚至感到难以接受?我指的是,猪殿下现在这一身别具风格的装扮?
  好吧,我要告诉你们的是,这就是爱!无疆的大爱!这是一份醇厚的兄长对幼妹的爱;
  这是一份情,一份炽烈而毫无保留的血脉亲情!他超越了世俗的眼光,甚至舍弃了自己的尊严,无怨无悔,谤誉由人。所为的,仅仅是幼妹那一抹健康明媚的笑脸……”
  苏默如同诗朗诵般的宣讲着,情绪恰到好处的激昂着,配合着不时有力挥动的手臂,一个绝对金牌的影帝,便此穿越了时空,在这大明舞台上炼成了。
  场中众人面面相觑,互相对视之余,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到几分迟疑。
  好感动、好煽情啊!
  难道说真是如这苏讷言所说的那样,根本没什么算计,没什么打脸,完全就是猪殿下……啊呸!不对,是鲁王世子殿下,对公主殿下的一份兄妹关爱之情?
  哎呀,若真是如此,那我们岂不是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倘若不表示出几分激动敬仰之意,岂不是显得太过庸俗狭隘了?
  不行不行,算了,管他究竟内情是怎样的呢,反正与我等无干。那么,便鼓掌吧,便激动吧。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聪明外露的人,总是不会活的太久。和光同尘,才是人生大道哇。
  于是,场中在片刻的沉寂之后,终于掌声如潮般响起。先是一个两个,接着便是一片两片,直到席卷整个畅春园。
  场中间,朱阳铸泪流满面,浑身颤抖。好吧,那不是激动的又或是什么感动,而是惊惧加上悲愤所致。
  “殿下真的要驳皇后娘娘的脸面?要知道,你若不肯配合的话,小公主可是会失望,会哭的。小公主不开心了,或许身体就会出问题,一旦小公主身体再出了问题,那这个罪名……”
  “……其实并没什么大不了的对不对?不过就是个游戏而已。但能博得小公主一笑,皇帝陛下和娘娘还能忘了你的好?”
  “……殿下可要想清楚了,今个儿这里可还有太子殿下在呢。而太子殿下的态度,想必你也看明白了。太子啊,那可是储君,未来的大明皇帝呢。让一个未来的帝王记恨上了,啧啧……”
  想着之前在那个道具屋里,旁边这个可恨的胖子笑眯眯的一句一句,如同刀子般的话语,朱阳铸又气又怕,几乎是在浑浑噩噩中,就那么被半强迫半木然的给换上了这一身羞耻的服饰。然后,就是粗暴的近乎押送似的这么出了门,登场……
  他哭喊着,哀求着,可是然并卵;他曾向最亲近他,最崇拜的宁王兄投去求助的目光,可换来的却是宁王兄低垂避开的目光;
  他亦渴望着,在场的哪个英雄,或许会振臂一呼,为他发出不平的怒吼,打倒身旁这个可恨的胖子,还有那个可怖可杀的苏讷言,将他拯救出来。
  然而,看看现在,看看他得到的是什么?天呐,竟是掌声,是欢呼!看着那一张张各色的面孔,一幅幅恶心的嘴脸,哪还有往日在自己面前曾经的低下和谄媚?
  “哈哈哈哈哈……”他忽然神经质般的笑了起来,笑声初时很小,但是渐渐的,越来越大,直到场中慢慢的再次沉寂下来,唯余他的狂笑独响回荡着。
  那笑声中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愤怒、悲悯、心痛、释然……种种,种种,最终汇合成一种悲怆而放纵之音。
首节上一节528/60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掠国

下一篇:最强终极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