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历史 > 大明闲人

大明闲人 第512节

  这话一出,固伦哀等三人登时脸色一变,笑声戛然而止。此时达延虽尚未统一大漠,但却已基本获得各部拥戴。真要是令的达延汗震怒了,便是火筛怕也承受不起。
  
第841章:火筛的目的
  
  巴穆尔眼见震住了几个同僚,眼底闪过得意之色。他们几个前时在截杀苏默一行时,结果被苏默带着蒙简一通迎头痛击。
  其后,又被狼王太阳的狼群吓退,这对于几乎是不败神话的火筛部而言,简直是奇耻大辱,个个心中不忿。
  然则此番他们来大明,正如巴穆尔所言,并不是来找场子的。相反,却是为了催促大明一方加快盟约中的事宜,好让两边尽快开展羊毛贸易的。
  要知道,每年草原上剪羊毛的时间唯有两个时段,那就是五六月间,然后就是九十月份。除却这两个时段,气候和羊的体力便都不适合了。
  如今眼看着已经是六月底了,显然春夏之交那次是赶不上了。世上事便是如此,在之前没有这个念想的时候,那羊毛扔就扔了,谁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千百年来,大草原上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
  可是现在忽然有人告诉他们,他们向来当垃圾废物扔掉的羊毛,竟然可以换回大量的钱财和物资后,所有人就都没法淡定了。
  按照当初苏默承诺的价钱,这眼看着大把的银钱白白流失,达延简直心疼的眼珠子都发蓝了。
  可依着双方签约的时间,还有苏默的行程计算,达延也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儿。
  不过春夏之交那次赶不上了,但不是还有九十月份那次吗?只要动作快一些,完全可以进行一次交易。一旦真的依照苏默承诺的那样,草原今年的冬天,将比往年得到极大的改善。
  那可就不单单是关系到银钱了,更是关乎万千人的身家性命的大事儿。历年草原的冬天,都不知多少人因为寒冷和饥饿而死去。这也是为何每年在秋末之际,草原铁骑便会蜂拥扣边的原因。没法儿啊,草原上缺衣少食,为了生存,他们只能来抢。唯有抢到了足够的物资,才能让自己活下去。
  但是战争是要死人的!除了贵族们在生存之外,还因着更大的野心和奢靡而战,普通的牧民在能和平的贸易就可以得到足够的过冬物资的前提下,谁还肯去玩命?
  可以说,苏默这一条毒计,还不等开展,就已经单靠着消息的传开,已然先去了草原人的士气。多了不敢说,至少有一半的草原牧民在听到了这个消息后,已经不愿意再去冒着危险劫掠了。他们更期望着能从贸易中,安全的得到所需。
  达延汗不是不知道这些,但即便是知道了也没法儿。这是阳谋,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原本的虎狼,渐渐失去了尖利的爪牙。
  他也未尝不曾想过控制消息,然而那个该死的小贼实在太过狡猾。在当初结盟时不但将这个消息当众宣布,使得他遮无可遮,还在之后的时日里,不断的将这个消息传扬的到处都是,让他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不过好吧,就暂且忍一忍也好。当下对于达延汗而言,最大的敌人却不是大明,而是躲到了西边,欲图东山再起的亦思马因。且等着,等着解决了亦思马因那个叛逆,一统大漠之后,大不了再撕毁盟约,回过头来解决这个麻烦就是了。
  而借着这个空挡,正好积蓄力量,休养生息。左右都不吃亏,那又何乐而不为呢?至于说这样会不会因此让草原彻底沉沦……开什么玩笑,那是绝无可能的。
  饶是他再如何圣明睿智,但限于时代的局限,他根本就不会相信什么“羊吃人”的理论。即便是有人说到他面前,也只会被他当做杞人忧天的笑谈罢了。
  就这样,鉴于利益和内部的呼声压力,才有了火筛此次前来催促的事儿。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火筛部上下因着前时一战的原因,心中记恨,刻意的拖延着没一开始就说明来意。反倒是摆出一副大战入侵的架势,唬的大明边关一众窝囊废守军一日三惊,如同惊弓之鸟也似。
  这让火筛部上下大感愉悦,总算是将之前受到的屈辱伤害挽回了一些。也让火筛那颗玻璃心,得到了抚慰。
  可不曾想眼下巴穆尔一番话,又将那曾经的疤痕撕开,使得大伙儿刚刚才回味不多的欢乐,顿时尽皆化为乌有。
  火筛重重的哼了一声,将手中金杯扔在桌上,一言不发的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大步而去。
  帐中,刚还因着压制了众同僚的巴穆尔顿时傻了眼。固伦哀等人相互看看,不约而同的从对方的眼底看到了一抹笑意。
  “巴穆尔,你要倒霉了,你惹得塔布囊不快了。哈,你当只有你一个聪明人吗?塔布囊何等的英雄,岂会不知道这些?他这么做,自然有这么做的原因,又岂是你这傻瓜能看懂的?哈哈哈……。”
  众将中,唤作突颜的另一个千夫长指着巴穆尔大笑道。言语中的嘲讽丝毫不加掩饰,引得其余两人固伦哀和施力坦都是松了口气儿,同时大笑起来。
  是啊,火筛汗是什么人啊,那可是大草原上有数的英雄,又岂会不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这么做,那就一定有这么做的理由。偏这巴穆尔傻瓜自作聪明,这下好了,终于惹得大汗怒了,这下且看他还得意不。
  这个家伙屡屡表现的好像超出他们一筹似的,哥几个早就妒恨不已了。如今得了机会,哪还有不拼命打落水狗的理儿。大帐中由是一阵嬉笑哄闹之声。
  巴穆尔面孔臊的通红,面色变幻不定。心下却是暗暗惊疑,莫不是真如他们几个说的,塔布囊他有着自己的考量?这么一想,顿时后悔的肠子都要绿了。
  那么火筛是不是真的如他的下属们所想那样,是有着自己的考量呢?答案是,真的有!
  此刻的他独自驱马来到一处矮岗上,眺望着前方隐隐可见的边关城墙,目中闪烁不定。
  与达延汗一样,作为大草原上不世出的英雄,他自然也看出了这次所谓结盟的弊端。但与达延汗又不同的是,他更加狂嚣自矜,对达延汗的懦弱退让相当的不以为然。
  他更崇尚武力,什么通过和平贸易获取所需,完全就是狗屁!苍狼与白鹿的子孙,想要什么,便用手中的战刀去抢、去杀就是,这才是鞑靼人的传统。
  南人懦弱如羊,生来就是该被奴役掠杀的。至于说他们占据着广袤富裕的中原之地,人口比鞑靼多出数倍十数倍,呵呵,那又如何?就如牧民们圈养的牛羊一样,羊就是羊,便是数量再多,吃再多再丰美的草料,最终不还是要成为狼的食物?
  更不要说,这些愚蠢的牛羊自己还不团结,无时无刻的不在互相争斗、互相谋算。
  他可是犹记得,当日自己截杀那明人钦差之前,右帐汗王曾透露给他的信息。明廷中,有一位大人物跟他们有着隐秘的约定。那位大人物身份高贵神秘,乃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
  看,这就是南人!他们贪鄙、自私,以出卖同族同胞而毫不知耻。这样的民族,便再多又有何惧?
  若照着他的心意,只管集结众部落,直接碾压过去就是。那些懦弱的南人,到时候只会颤抖着匍匐在伟大的狼神子民脚下,就如昔日的成吉思汗那样,威凌天下,万族臣服。
  至于说西边的亦思马因,那个胆怯卑懦的懦夫,何须这般顾忌?只消一支偏师便可完全震慑住,令其不敢轻举妄动。到时候只要征服了南人,挟大胜之威,反手便可灭之。
  想到这儿,他不由长长吐出口气,眼中显出不甘之色。是的,他的主张跟达延可汗完全不同,不,也不能说不同,而是向后次序、轻重目标不同而已。
  达延可汗惊才绝艳,是草原上不世出的英主。对于达延汗,火筛并无丝毫不敬,反倒极是尊崇。甚至在他心目中,达延可汗是几可比拟托雷、窝阔台、蒙哥等那些昔日赫赫有名的蒙古英主的存在。
  所以,他虽然有着自己的主张,但这却并不影响他拥护达延汗,服从汗的意志。
  正如这次的事儿一样,他虽不满达延汗的决定,但却依然还是来了。至于说故意的不露风声,反倒耀武扬威于关下,却也不是单纯简单的发泄。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是为政治服务的。火筛虽然没听过这句后世的至理名言,但对战争却有着他自己独特的见解。
  单纯的结盟,哪有以打促和,签订城下之盟获取的利益更大?既然达延汗决定了大方向,那么如何能尽可能为己方争取最大的利益,便是他这具体统兵大将的考虑范畴了。
  以武力震慑之、压服之,然后才可更大的攫取利益!这,就是他此番如此作为的真实目的。
  现在看来,效果很明显。南朝的崽子怕了,即便自己压到了如此地步,他们也只会颤抖着蜷缩在关上,甚至连出城试探都不敢。
  对面关上那位总兵官,哦,对了,是大明的一位勋贵伯爵吧。唔,好像是叫陈锐的,那个绵羊般的废物。想必这些天,连睡觉都睡不好吧。
  想到这儿,他的嘴角微微勾起,露出傲然得意的神色。但是这笑容刚刚泛起,忽然莫名的心头又浮起一张笑眯眯的脸孔,顿时让他愉悦的心情消散不见。
  那个家伙……
  他的目光抬高,越过远方的城池关墙,落向遥远千里之外的方向。不屈的怒吼、诡异的手段、倒塌的冰峰,还有那连绵一片、此起彼伏的狼嚎……
  
第842章:大家一起来跳坑吧
  
  嗷~~~~~!
  英国公府的后花园中,一声凄厉的狼嚎响起,顿时让左近数里方圆的家畜牲口齐齐一哆嗦,全都颤抖着趴伏下去。
  京城中有狼?京城中确实有狼,还是一只狼王!我滴个天爷啊,在这人口近百万的密集之地,竟然有狼出没,这个消息霎时间引起了一片混乱。
  顺天府的差役首先被惊动,一边紧急向上禀报,一边忙不迭的派出差役前往察看;
  随后,锦衣卫负责这一片的卫所也派出了一整支小旗,由一位百户亲自领队,挎弓提刀的冲了出来;
  再然后,五城兵马司也得到了消息,同样派出了一队兵士……
  只不过当各方人马陆续赶到了事发地点后,大伙儿却面面相觑,尴尬癌都快犯了。
  为啥啊,尼玛这里竟然是英国公府!英国公府养只狼奇怪吗?完全没毛病啊。这让大伙儿要肿么破?得嘞,回吧,别找那不自在了。
  这年月,很多大户人家都有豢养猛兽的爱好。尤其是那些武勋显贵之家,这种现象尤其常见。只不过人家养的狼啊虎啊什么的,大都是驯服过了的,少有这般发出声儿来的。
  可是如眼下英国公府中这样的,却是明显的不一样。就刚才那声狼嚎,但凡有点经验的就能听出,那狼嚎中明显野性未训,这就有点吓人了。
  扰民啊……好吧,这个年月,只要那狼没跑出来吃人,叫两声吓唬吓唬人谁敢呲个屁出来?真当英国公那爵位是摆设吗。
  “散了散了散了,都散了吧,没事儿了啊,那是狗,不是狼!这京城首善之地的,哪来的狼啊,都不必惊慌……。”还是锦衣卫的百户最机灵,当先开始驱逐围观的人群,一边骂骂咧咧的科普着。
  狗?……。
  好吧,必须是狗!英国公他老人家英雄盖世,养的狗厉害些,叫起来跟狼一样,这个……似乎也说得过去。
  大伙儿三三俩俩的开始散去。然而不等走出两步,忽的
  吼——
  又一声野兽的嘶吼响起,只不过这一次不是狼嚎了,而是熊吼。围观众人齐齐一个哆嗦,大街上那些刚刚惊魂未定的骡马牲口好容易刚刚站起来,这下又齐齐趴了下去……
  大伙儿不约而同的把目光齐齐看向那位锦衣卫百户,这位大人,这次还是狗吗?
  锦衣卫百户目光有些呆滞,脸儿都绿了。这尼玛要不要这么不给面子啊,老公爷啊,您这家里头到底养了多少猛兽啊?这是要开动物园的节奏吗?
  锦衣卫百户欲哭无泪,要不是这接连的狼啸熊吼都是确定发自英国公府,便连他都要吓尿了。倒不是真怕了区区野兽,而是在这京畿重地,竟有凶兽出没,这岂不是他们这些负责治安的罪过吗。
  若只是眼下吓到了一些百姓也就罢了,若是一旦吓到了哪位贵人,甚或是惊到了宫里,尼玛,那可顷刻便是掉脑袋的大罪啊。
  不行,这事儿必须顶住了啊。不论是之前那声狼嚎,还是方才又响起的这声熊吼,都能听出来其中的暴躁之意。显然,这肯定是英国公府刚刚弄回来的大家伙,还没养熟呢。
  所以这事儿必须压下去,否则一旦引发混乱,后果可不是他们几个小虾米能承受的起的。
  “没……没错,还是狗!”百户眼神儿乱飘,胡乱挥着手驱赶着人群,咬牙点头道。
  众人一副看傻子的眼神儿乜他。
  锦衣卫百户羞恼不已,叉腰怒道:“咋的,没听说过狗熊狗熊,狗偶尔发出个熊的声音很奇怪吗?奇怪吗?滚,滚,都散了!谁再敢胡说八道,惑乱人心,定把他抓进诏狱问罪!”
  ……。。好吧,好强大的解释,竟让人无言以对。狗熊可以如此解释,那么想必之前肯定是狼狗的解法了……
  众人轰然而散。
  “这尼玛绝对是个人才啊。”英国公府后花园的院墙上,探着头往外窥视的苏默发出了衷心的感慨。
  感到了下面大尾巴熊偶偶的委屈声,又连忙回过头来冲着远处正追逐的小正太怒道:“朱厚照,你差不多行了啊,看你惹出了多大的乱子……。嗨嗨我说,你特么快住手啊,没事儿你扯它尾巴干啥……太阳,过来这边……不许咬人!不许叫!”
  呜呜——白影一闪,狼王太阳呜咽着,夹着尾巴窜了过来。呲溜一下窜到大尾巴熊身后,打死也不肯出来了。
  后面,小太子朱厚照满脸兴奋的通红,拎着袍角大呼小叫的追了过来。“默哥儿默哥儿,它们竟听得懂人话吗?有趣有趣,你快叫它们陪我玩。你这厮,忒不仁义,有这般高乐,竟一直瞒着我……小金毛,小熊熊,快出来,本殿下这可是有上好的肉骨头哦……”
  大尾巴熊激灵灵打个冷颤,浑身毛都炸了,“……虫子,可恶的虫子…。。苏苏,杀死!杀死虫子……”
  狼王使劲的蜷缩着身子,拼命的往墙角里躲,连呜咽声都不出了。这尼玛还要不要狼活了?哪里蹦出来的混球,一见面就是又是揪耳朵又是拽尾巴的,偏偏这个便宜主人还不让咬他……太阳觉得今个儿的遭遇,完全是狼生中最灰暗的一天了……。
  苏默好悬没从梯子上一头栽下来。特么的小金毛是什么鬼?还肉骨头,真尼玛把狼当狗喂了啊。还不早跟你说,特么的早跟你说了,我这俩宠物还能活到今天吗?
  他忽然对自己的决定大为后悔起来,实在不该让这小子见到大尾巴熊和狼王啊。
  至于说为啥会有这码子事儿?那还得从那天被带到乾清门的事儿说起……。
  “……有人设置风水杀局,欲要对陛下和陛下身边的人不利!”他一句骇人之语说出,登时让屋中众人骇然变色。
  弑君?!而且还是针对整个皇室一脉的阴谋!这事儿可不要破了天了?
  按照苏默的预料,这话说出来后,那接下来肯定是一场狂风暴雨、气氛紧张的局面了。
  然而让他始料未及的是,虽然包括弘治帝在内的所有人都面色大变,也确实有了一番声色俱厉的问询,但以他敏锐的识感,却察觉到这几人分明并没真的如表面表现出来的那样震怒紧张。
  怎么说呢,倒似是七分做作三分真,好似人家心中早有所料一般。而之所以现在做出那般表现来,不过只是为了掩饰他们已知的真相罢了。
  妈蛋!不对劲儿!很不对劲儿啊!苏默心中狂喊。
首节上一节512/60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掠国

下一篇:最强终极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