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历史 > 大明闲人

大明闲人 第415节

  苏默一脸的茫然,完全看不到。最后干脆转过身去,满面温和的慰问石头和胖爷去了:刚才做的很好嘛小鬼,够机灵!我看好你哦。下次再接再厉,不要骄傲自满哇。
  张悦简直要抓狂了,这得是无耻到何种地步才能干出来的事儿?咋以前就没看出来呢?所谓遇人不淑、误交损友便是如此吧,果然是吧。
  没辄,眼前这事儿总不能两个人都不管吧。那无良的兄长眼瞅着毫无底线的耍无赖了,就只能他这个做弟弟的上了。
  “你究竟是何人?竟敢胆大包天,当街袭杀本世子?”张悦深吸口气,将万般憋屈强压下去,转头冷冷的对着那小子问道。
  “你……你也是世子?你又是哪家王叔家的?我怎么不认得你?好哇,你该不是冒充的?小子,你们敢如此对我,你们死定了!死定了!本世子乃鲁王之子朱阳铸,你们冒犯皇室,我一定要去告御状,诛你九族!”
  对面的小子这会儿也缓过劲儿来了,跳着脚大叫道。只是跳归跳,却是怎么也不敢再往前凑,只躲在那仍不时呕血的侍卫身后嚷嚷。
  竟是鲁王之子!张悦不由的眸子猛然一缩。
  噗嗤!忽然一声笑,却不合时宜的在身后响了起来。
  
第671章:汝非亲子……
  
  这突兀的笑声让全场所有的人都是不禁一鄂,循声看去,发出笑声的不是别人,正是咱们的苏默苏大官人。
  这货此时一手指着鲁王世子,一手抱着肚子,笑的都快蹲到地上去了。
  鲁王世子一张白皙的面孔先是错愕,但紧接着便是慢慢的涨红,随后又开始转青。脑门上青筋都蹦起老高,突突突的跳着。
  他两手死命的攥着,咬着牙齿从牙缝里,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问道:“你,笑什么?有什么可笑的?”
  苏默笑的更大声了,一边大笑着还一边用手拍着地,瞅那模样喘气儿都累的慌,哪有功夫回答鲁王世子的话。
  旁边张悦也是无奈了。这个场合是很严肃的好不好?大家通名报姓之后,眼看着就是一番龙争虎斗了,这是大戏啊。可你这么笑场是几个意思?太不专业了!
  “咳咳,不是,我说哥哥,你这是……。这是又要闹哪样啊?”眼见着对面鲁王世子的脸都要沁出血来似的,张悦真担心一个不好,这小子当场就给爆了血管而亡。赶忙微微侧身挡着,低声冲苏默叹道。
  苏默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着道:“朱……朱……养猪,这名儿……哈哈哈,原来是一个养猪的,笑死我了,真笑死我了……。”
  张悦一愣,随即脸色大变,慌不迭的要去捂苏默的嘴。猪这个字眼,在大明一朝可是颇有忌讳的。甚至有段时间,民间连杀猪卖猪的都减少了许多,以至于民间肉食紧缺。
  后来还是在皇家的暗示下,这才放开了口子。但虽然如此,这一类字眼儿也绝不容许和侮辱性的词汇牵在一起。
  而现在,苏默竟然对着一个真正的朱明皇室,堂而皇之的拿人家名字取笑,这事儿一旦被御史知晓,说不得便是一场泼天的大祸。
  张悦一边去捂苏默的嘴,一边偷眼去觑鲁王世子。果然,但见鲁王世子那张脸已经黑的跟锅底一般了。
  “你……你你,你好大的胆子!你这个贱民,竟然敢……竟然敢……。”鲁王世子彻底被气疯了,一时间竟都忘了害怕了,两步从侍卫身后转出来,冲到苏默身前指着他怒道。
  拉住又要动手的胖爷,苏默好容易喘匀了气儿,慢慢站起身来,抬手拨开指着自己的手指,忽然面色一正,对鲁王世子认真的道:“孩子,你有想过没有?”
  啊?
  这突兀的问话没头没尾的,问的正暴怒的鲁王世子不由一怔,连发怒都忘了,下意识的茫然问道:“什么?”
  “咳咳。”苏默咳嗽两声,又再深沉的道:“我说,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身世问题?”
  后面张悦一张脸都快绿了,祖宗欸,你这是要一心的作死啊,这还没完了……。
  鲁王世子却是更糊涂了,结巴着道:“什……么,什么我的……。我的身世问题?本世子乃鲁王之子,身世……。身世会有什么问题?”
  苏默摆手打断道:“不,有问题!我敢肯定,这里面绝对有问题!你好好想想,比如……啊,对了,你今年多大了啊?”
  这画风……。。
  鲁王世子彻底晕了,完全搞不懂这个变化。刚才两边还怒目而视、拔刀相向的,咋一转眼就拉上家常了呢?这还问我多大了,干啥,你要给我保媒咩?
  旁边跟着的几个其他家的小世子,也满是好奇的看着这边,闹不清这究竟是怎么个情况。
  鲁王世子两眼全是圈圈儿,愣了好半响才讷讷的道:“我……我,我成化十二年的,丙申年戊月生辰,今年……今年二十三了。”
  “啊?二十三了?啧啧,不像啊,瞅你这模样,也就十七八吧。你会不会搞错了啊?”苏默手托着下巴,满脸怀疑的上下打量着他。
  鲁王世子立即脸色涨红,怒道:“我自己的生辰怎么会搞错!你究竟要说什么?”
  “好吧好吧,别激动,我只是本着认真的态度求证一下而已,这也是为了你好嘛。”苏默纳善如流,连忙摆手表示歉然。
  鲁王世子这才面色稍缓,只是脸上懵圈的神色愈发深重。眼见脑门上都快挂满问号了。
  后面张悦一脸的生无可恋,抱着脑袋往一边蹲了。闹吧,闹吧,索性闹翻了天,大伙儿一起倒霉便是。
  他是真的绝望了。原本还只是自己那位哥哥一人发疯,可不想这个鲁王世子也是个不长脑子的,这一问一答配合的,你俩是在说相声吗?
  张悦此刻绝对有种哔了二哈的感觉。
  旁边石悦等人也是看傻了眼,胖爷仗着相熟,悄悄挤到他跟前,也有样学样的蹲下,悄声问道:“小公爷,他们这是在搞啥呢?”
  张悦就哀怨的瞥了他一眼,叹道:“搞啥?也没啥,就是一个在拼命的作死,另一个脑袋被驴踢了,觉得侮辱不够,被打完左脸又主动奉上右脸。”
  胖爷瞠目,半响感叹着起身,摇头往一边去了。
  石悦心下大是好奇,如同猫爪挠似的。左右瞅瞅没人注意,踮着脚凑过去戳戳胖爷:“胖爷,你弄明白了?快给俺说说,究竟咋回事。”
  胖爷就满面忧思的长叹口气,语重心长的拍拍石悦的肩膀,叹道:“石头啊,你我都是凡人,神仙的世界,我们不懂。”
  石悦皱着眉头长考,这话是个什么意思?半响,抓了抓头皮,讪讪的道:“那个,没听懂。胖爷啊,能不能说明白些?”
  胖爷就瞪眼道:“说啥明白?这不够明白吗?”
  石悦愣愣的道:“咋明白啊,您这又是凡人又是神仙的,也没说别的啊。”
  胖爷一脸的理所当然,沉声道:“是啊,都说他们是神仙,咱们是凡人了,神仙的所作所为,咱们搞不懂不是很正常吗,你还要明白啥?”
  石悦无语了。好吧,感情这位也是没整明白呢。这云里雾里的,装毛线的大尾巴狼啊。
  这边几个心里腹诽着,那边苏默和朱阳铸还在继续“神仙”之间的对话。
  “……嗯,我的意思呢,你仔细想想哈,在……。呃,你今个儿二十三了是吧?好好好,别急,就算你是二十三好了。嗯,那你仔细回忆下,二十三年前,你们那块儿有没啥大型活动之类的?”
  “大型活动?那是什么?你该不会说的是白莲匪那些人的事儿吧?似乎……没有吧。不过这几年,倒是有些地儿不太平……”
  “不不不,你误会了。呃,也不算误会吧,总之,不管是谁举办的,你就说有没有什么诸如什么买一赠一这类的事儿发生吧。”
  “买一赠一?还有这种好事儿?呃,没有……。吧,反正我是没听说过。那时候伦家还小,有些事儿不知道也是正常嘛……。”
  呕!苏默忽然想吐。这越说越热乎,连“伦家”都出来了,你一个大老爷们的,要不要这么萌啊?还是说,这才是你本来的面目?也对,这些个富家子,怕是在家里头都是丫鬟婆子整日围绕着,萌娘趋势在所难免啊。
  便好比红楼梦中的贾宝玉,不正是这个类型的典型吗?这般想着,便也心下释然了。
  好吧好吧,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继续拿这孩子逗闷子……。呃,不是,可以继续为这孩子的身世问题寻根朔源了。嗯,就是这样。自己可是正人君子,是好人来着。
  再次给自己贴上正义崇高的标签,苏老师似乎脑袋后面都带上了光环了。
  “你说的对,这事儿你不知道也是情理之中。”苏默首先肯定了“猪娃”的说法。阳铸,养猪,可不就是猪娃嘛。
  猪娃就昂了昂头,一脸的骄傲。能被对头褒赞,这让猪娃感到非常得意。
  “我觉得吧,那你应该回去好好问问你爹娘了……。哦,或许不应该去问他们,而是找其他的老人问问。”苏默若有所思的道。
  猪娃茫然,“为什么不能问我爹娘?呃,你要我问什么?”
  “嗯?哦,当然是问二十三年,你们那有没有我说的那种活动了?至于为什么不好去问你爹娘……你想啊,要是能告诉你,你不早就知道了?既然你现在不知道,那就说明他们肯定是要瞒着你的,你便怎么问都不会得到答案的。”苏老师谆谆善诱的耐心引导。
  猪娃露出恍然之色,深以为然的点头:是这么个理儿……。呃,你究竟要我问什么啊?不是,我的意思是,你让我问这事儿究竟啥意思?
  咦,这还不明白?好吧,我好人做到底,就跟你直说了吧。我很怀疑你不是你爹娘亲生的……。哎哎,别急着恼,你听我说,我这么说可是有依据的……。
  朱阳铸咬牙切齿,怒道:“你说!”
  苏默神神秘秘的左右瞅瞅,脸上露出我有大秘密的神色。朱阳铸被他的神色搞的心中不觉也有些慌,跟着紧张的左右看。
  几个跟他一起的小世子正使劲儿抻着脖子听的热闹呢,被他猛不丁看过来,慌忙缩回脑袋,做出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只是一个个眼中那放光的眼神彻底出卖了他们:天啊,大新闻啊!鲁王世子竟疑似不是鲁王亲子?!这可要是塌了天了有木有?
  朱阳铸感觉自己快要疯了,偏又不好发作,只把目光又转向苏默,恶狠狠的瞪着他。这个混蛋,都是他胡说八道引起来的,今个儿若是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看小爷不诛了他九族!
  只是心中发狠之余,再瞅瞅苏默那老神在在的模样,心中忽然又不淡定起来。莫非,此人说的竟是真的?自己真的……不!不可能的!绝不是在这样的!父王母妃对自己的感情,他便再傻也能体会出绝不带半分虚假。
  可……这这家伙说的却又有鼻子有眼的,这这……。朱阳铸心中忽而恼怒,忽而担忧,一时间竟有些拿捏不定了。
  “你的名字叫阳铸,阳铸,养猪,啧啧……”正满心患得患失之际,苏默那犹如魔鬼呓语般的声音,又再耳边响起。
  “……猪这个字眼儿……。咳咳,你懂的。而且单就养猪这个职业……你也应该听说过,那算起来绝对的是贱业。真要是自己亲生的爹娘,怎么可能会给自家孩子起这种难听的名字?所以吧,我有理由怀疑,你可能不是亲生的。要么是捡来的,要么就是充话费送的……。”
  
第672章:哥哥套路深
  
  充话费送的什么的朱阳铸肯定是不懂的,但他却能隐隐明白里面的意思。说来说去,眼前这家伙不还是在说自己不是父王亲生的吗?这可恶的混蛋!
  只是他明白归明白,但却心下不免有了些犹疑。人便是这样,什么事儿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念叨,总是会不知不觉中受到些影响的。朱阳铸眼下便是如此。
  他脸色忽青忽白的,眼中怒火闪动,但却没有像之前那样又要扑上去跟苏默拼命。
  旁边那个勉强站着的侍卫看不下去了,狠狠的瞪了苏默一眼,凑到朱阳铸耳边低声道:“世子,他在耍你,不要相信他。”
  朱阳铸脸上血色猛的一闪,忽然转身抬手就是一巴掌掴了过去,怒道:“闭嘴!”
  啪,这一巴掌下去,直接把那侍卫打懵了。手抚着脸颊,满脸的不敢置信。只是碍于身份,终是不敢再多说什么,低着头默默的退下。但那低垂的眼帘中,极快的闪过一抹怨毒之意。
  他却不知道,朱阳铸虽然有些夯,但却并不傻。哪里会不知道苏默在耍他?只是此时此刻,他正心中烦乱,虽感觉到苏默在耍他,偏又有些动摇。
  而更重要的是,他忽然有些说不出来的恐惧。这种恐惧自然不是说他就此怕了苏默,而是他很有些担忧,担忧刚才这些话被人传扬出去。
  一旦这种谣言传出去,无论真假,后果都是不堪设想的。别的先不说,至少在他父王心中,怕是地位就要有所动摇了。要知道,他父王可不单单只有他一个儿子。他那些个兄弟们,可都眼巴巴的盯着自己这个世子的位子呢。
  而眼下这情况,他哪怕再如何抓狂,也不得不暂且忍耐下来,否则岂不是给人一种恼羞成怒的感觉?毕竟今天可不单单只有他自己,那边好几个其他王叔家的子侄们,也都在一直看着呢。谁知道他们会怎么做?怕是没事都要故意曲解其意,弄出些事儿来吧。
  正因为这些顾忌,所以他才开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没有再像之前那般冲动。可偏偏这个侍卫不开眼,貌似忠诚的跑来提醒他,倒似弄的他朱阳铸真成了猪似的,这岂不让朱阳铸怒发欲狂?
  “说吧,你究竟是什么人?这般数次三番的侮辱我鲁王府,究竟是有何阴谋?”一巴掌打退了不长眼的侍卫,朱阳铸转过脸来,冷冷的对苏默问道。
  苏默眼中闪过一抹惊奇,心下不由暗暗叹息。这些个龙子龙孙们,果然不愧为这个时代最高端阶层的存在,随便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啊。便眼前这个家伙,也能有这份急智。
  朱阳铸这话看似是在探他的底儿,但实则那微微瞥向其他几个同伴的眼神,分明是在暗示,眼前的苏默以及他所说的那些话,都是心怀恶意,另有阴谋的。而他朱阳铸并没有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已然识破了其中的险恶用心。
  当然,既然他已经识破了里面的阴谋,那么,若是再有人借此发挥,到处胡乱去传言什么谣言,鲁王府可也不是好惹的。
  可以说,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一个眼神,不仅达到了探底的目的,震慑了那些个同伴的同时,也在某种程度上,转变了对自己不利的局面。这份智慧,又哪里是寻常人家孩子,在这个年纪所能有的?
  苏默饶有趣味的深深看了他一眼,笑眯眯的道:“这位兄台,你这可真是冤枉在下了。我可真是好心给你指出某种可能而已,怎么就成了有阴谋了呢?你可知道,你口口声声要诛人家九族的是什么人?来来来,我介绍你认识下。”
  说着,一侧身拉过躲到后面的张悦,满脸严肃的道:“喏,这位就是京中鼎鼎有名的张小公爷,英国公世子张悦。你说说,堂堂英国公家的世子,会做出那种不靠谱的事儿吗?”
  张悦猛不丁被他拉过来,先是一愣,随即就是满头的黑线搭下。心中如同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不待这么玩的好不好,你这是非得往死里坑我啊,生怕这小子认错人咋的,还如此郑重其事的验明正身。张悦真是有种哔了二哈的感觉。
  只是这事儿到了如今,两边都报出了家门,就不再是晚辈间们的小摩擦了。双方都等若代表了各自身后的长辈和家门,那么必要的脸面,就必须维护住。
  所以,再像之前那样的动手就不合适了。到了国公和藩王这个高度,讲究的是哪怕底下暗流激荡、天翻地覆,面上也得八风不动,笑语晏晏。这是范儿,属于顶级权贵的范儿!
首节上一节415/60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掠国

下一篇:最强终极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