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历史 > 大明闲人

大明闲人 第378节

  她喜欢这个男人,喜欢嗅着他身上的味道。爱一个人不需要遮掩,也不需要理由。
  她不是不明白这其中的险阻,但她却从来不说。有任何险阻,便与他一起面对就是,生也好死也罢,只要能在一起,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不傻的……”她轻声的说着,如同紫燕的呢喃。
  苏默没有听清楚,低头嗅了嗅少女的发髻,那里有着如同草木般的清香,闻之令人沉醉。
  “你说什么?”他眯着眼,随口问道。
  “没……”图鲁勒图小脑袋往他怀里又拱了拱,摇头道。她喜欢这种感觉,暖洋洋的让她沉醉其中,只盼能停住时间,就这么永远下去。
  “你不能骑汤圆,肯定赢不了兀木尔的。听我的,骑着我的火儿吧。火儿有纯正大宛天马的血脉,即便赢不了,却也不见的差多少。”
  “哈,怎么,对我没信心?”苏默睁开眼睛,低下头看着怀中的少女,柔声问道。
  图鲁勒图摇摇头,脸上又露出迟疑之色,咬着红唇不说话。
  苏默心中叹口气,将她柔软的身子紧了紧,轻声道:“放心吧,我自有办法应对。我能来到这儿,原本就是个奇迹。既然是奇迹,又有谁能赢我?兀木尔,呵呵。”
  他轻笑着,透着轻松和淡淡的不屑。
  图鲁勒图不再说话,痴迷的抬头望着他,从这个角度看去,男人的脸庞半边都浸在阳光中,勾勒出如同雕塑般的轮廓,似乎整个人都在发着光也似。
  奇迹吗?是的吧。嗯,就是奇迹!要不然,自己又怎么会与他有这般邂逅?又怎么会就一旦相逢,便即陷落呢?
  长生天啊,你既然让我与他相逢了,便求你能保佑咱们,便任何苦楚也不怨不悔,只要能保佑咱们在一起。
  少女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颤动,锁住了一腔的情愁,将其深埋心底。只把最灿烂的阳光折射,如同开在风中轻颤的花瓣……
  
第606章:神补刀
  
  夕阳绚烂,天边鎏金璀璨。于是红的云、蓝的天、白的雪,再加上少女俏立风中,花一般的笑靥,便凝成了一副绝美的画卷。
  苏默站在小岗上挥手作别,亦是笑如春风,直到看不到了这才放下手来。
  胖爷从后面不知哪个地方悄然站了出来,喟然道:“少爷啊……”
  苏默不说话。
  胖爷就又是轻轻一叹。
  苏默转头看看他,展颜笑道:“是不是想说,长痛不如短痛,让我拉开距离更好些?”
  胖爷讪讪不说话,脸上却是戚戚然。
  苏默摇摇头,目光怅惘的追逐着天上卷动的云朵,轻轻的道:“胖啊,你不懂,你不懂的。”
  胖爷一脸的迷茫,我当然不懂,要是懂也不用纠结了。
  苏默如同自语,又似解释般的呢喃:“其实她懂的。她虽然纯真稚嫩,但却并不是傻子。她明白我与她之间的艰难,正因为这种艰难,所以才更投入。”
  胖爷烦躁的抓抓头皮,想了想还是不明白。
  苏默笑笑,转身下了小岗,往住处而回。走了一会儿,忽然开口道:“胖啊,你知道吗?其实有句话,我以前极度不屑的。可是现在忽然发现,或许真他喵的有些道理。”
  胖爷就歪头看着他。
  “如果不能天长地久,至少曾经拥有。”苏默如呻吟般轻诵着,“正如我和她之间,大家都明白前路艰难,究竟会如何,谁也没有把握。那么,何不珍惜眼前的每一刻呢?那样的话,就算最终……”说到这儿,苏默顿了顿。
  “……至少,我们还有回忆。你知道吗,一段美好的回忆,可比醇酒,可以疗伤,可堪回味,可伴余生。我所能做的,便唯有如此了。”
  胖爷默然。
  苏默抿着嘴不再说话,走了几步忽然又再低声道:“至少,眼下是如此。是的,眼下。”话声中,似乎带着某种预示,又似乎是某种誓言。
  胖爷眼神一亮,刚要张口,苏默却摆摆手,淡然道:“别问,我也不知道。事务总是在不断变化的,你我谁也不是神,终不能一切都在掌握。”
  胖爷迟疑下,嘴唇蠕动几下,似要说些什么。苏默挑挑眉头,脸上似笑非笑的神气:“是不是想说,少爷我是仙人转世啊?”
  胖爷憨憨的笑笑,点头说是。
  苏默大笑,倒转身子退着走路,抬手指着他笑道:“夯货!要不说少爷我才是少爷,你只能是胖呢。若仙有用,少爷又何必转的什么世?这贼老天,祂管的宽啊,便是神仙又奈何?虽然我不服,却也只能和祂斗上一斗,只是结果如何,却也不必多问了。恣睢笑歌轻天下,不问鬼神问自心。去休,去休!”说罢,大笑着回身,扬长而去。
  胖爷脚下一顿,定定的看着那渐去的背影,忽然又是感伤又是激动,胸中一股郁郁之气冲起,恨不得就此大战一场才好。
  于冕和达延汗终于达成了协议,当然,这只是个草签的文书。真个要形成具体的国书,还要回去后,禀明皇帝,然后由礼部正式行文,两边再签字确定。毕竟,这里面牵扯的太多,苏默冷不丁插了这么一杠子,两边都知道,单纯靠着于冕这个钦差是不可能作数的。
  协议搞定了,接下来便是将一拖再拖的赛事提上议程了。赛完这一场,大明使团此番的出使任务,便算是圆满完成,可以启程回京了。
  这两天中,兀木尔再也没有出现,像是真的被达延可汗压制住了,一切都在平和中度过。
  苏默甚至在图鲁勒图的陪伴下,还去看了那个巨人维京大汉穆斯。穆斯看苏默的眼神中仍带着满满的敌意,不过有图鲁勒图在旁安抚调和,渐渐的竟也能接受这种程度的相处。至少在表面上,穆斯能做到对苏默视若无睹了。
  这是个好现象。实话说,苏默对这个强劲的傻大个儿很是喜爱。有这么一个家伙跟着,简直就是人形怪兽,带出去那叫一个拉轰不说,还能保护自己。可惜,怪兽只爱美女,对帅哥无感。苏默对此表示淡淡的忧伤。
  转过天来,王庭中的人再次聚到城外。今天,便是大明使团,钦差副使苏默,和蒙古少年俊彦兀木尔的骑射比赛之日。
  双方规定,以十里为限,各选良驹强弓,箭一壶,往返一圈最先回来者为优胜。期间,沿途散置羊百只,猎取多者胜出。双方可以互相牵制、干涉,但却严禁互相伤害,违者自动落败。
  兀木尔意气风发,骑在一匹大青马上,背着一张三石弓,看向苏默的眼神中,满是得意和狞笑。
  他的大青马乃是纯血种,足有近八丈高。龙首鸟颈、四蹄粗大。三石弓也是顶级的硬弓,寻常军士连拉都拉不动。却不料这个看似纨绔的少年,竟生的如此雄力,显然射术非同小可。
  “小子,你准备好了吗?你会死的,很惨的那种。怕不怕?哈哈哈哈哈……”兀木尔靠近苏默,弯下身子低声说道,脸上跳动着兴奋的光泽,嚣张的狂笑着。
  “傻叉!”苏默拦住胖爷几个欲要冲上去动手的,直等到他笑的差不多了,这才轻轻吐出两个字来,兀木尔顿时笑声噎住,怒目而视。
  “明狗,你说什么?”他狰狞着面庞,咬牙说道。
  苏默脸色平静无波,淡然道:“傻叉!我说你是傻叉!听懂了没,傻叉。”
  我操!兀木尔气的满脸涨红,指着苏默说不出话来。这尼玛,大家骂阵可以,可你这样一口一个傻叉,还有没有点风度可言了?太你妹的没品了。
  “姓苏的,你……。”兀木尔重重的喘息着,咬牙大叫。
  苏默却理也不理他,忽然转头冲到达延汗马前,满面愤然道:“老叔啊……”
  达延汗身子在马上一张歪,好悬没一头栽下来。
  快停!你大爷的,怎么又老叔了?你妹的,咱和你不熟,不熟好吗?你这么当着大伙儿的面瞎喊,让老叔我,呃,不对,让本汗情何以堪?又如何解释?
  旁边骑在火哧溜上的图鲁勒图妹子却是开心的要死,两手使劲的抱住达延汗的胳膊,小脑袋猛点着道:“苏默哥哥威武,苏默哥哥万胜!我和父汗都等着你大胜归来。”
  达延汗眼眶子直突突,心中哀嚎一声,坑爹啊。闺女,你这是要坑死爹的节奏啊。
  “苏默,你不赶快去准备开赛,过来作甚?”有这么一个坑爹的闺女,达延可汗真心没奈何了,只得当做听不到,转而向苏默问道。
  苏默叹口气,指着身后跟过来,两眼冒火的兀木尔,大声道:“双方约定不得对对方出手,不得伤害对方,可为什么他刚才威胁我说,要让我死定了?难道这次赛马是个阴谋,是个准备害我的陷阱吗?老叔啊……”
  最后一句又嚎上了,达延汗心肝就是一哆嗦,连忙挥手打断,转头咬牙切齿的瞪着已经目瞪口呆的兀木尔,“兀木尔,你胆敢违抗本汗的令喻?!”
  兀木尔真的震惊了。不是被达延汗的怒火震惊,而是被某人的无耻惊住了。
  我你大爷的!骂阵,骂阵懂不懂啊?虽然我是打算阴你一回,但说你死定了那句,未尝也不是一种骂阵好伐?你怎么就能拿这个,堂而皇之的来告状呢?这……这尼玛还能要点碧莲不?
  兀木尔此刻的心情,真是哔了二哈了,憋闷委屈的简直要吐血了。
  “大汗,大汗莫听他胡说。我只是与他骂阵罢了,并无相害之意,请大汗明鉴啊。”兀木尔满头大汗的解释着。尼玛,之前大汗就为此刻意嘱咐过的,这要是被大汗理解成我故意违反令喻,那可真是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
  “当真?”达延可汗面色稍缓,但仍冷冷的问道。
  “末将怎敢欺瞒大汗,自然当真。”兀木尔急急的说道,一边恨恨的瞪着苏默。
  苏默立即指向他,“看看,看看,大汗看他的眼神。多邪恶、多狠毒啊!他一定是对我起了杀心了,至少也是在恐吓我。比赛之前,恐吓对手,这种行为是精神上的攻击。啊,我受到伤害了,我好痛,这是暗算,赤果果的暗算!太无耻了,太不要脸了!这不公平。”
  兀木尔头一晕,差点没掉下马去。我日你个大头鬼的,不过是一句骂阵而已,咋就成了精神攻击了?还你好痛,你受伤了,你怎么不说已经快要死了?他喵的这到底是谁不要脸,是谁无耻?
  众人也都是无语至极,这次连图鲁勒图都捂着小脸儿了。哎呀,苏默哥哥真是太机智了,这么无赖的话都能说的这么帅,真是……让人家好喜欢啊。
  达延可汗头痛的抚着额头,无奈的叹口气,借着低头叹气的遮挡低声怒道:“苏默,你究竟要怎样?”
  “道歉!让他给我道歉,再赔我精神损失费若干。否则,我一定要捍卫自己的权益,决不罢休!”苏默满脸义愤,握拳在胸,义正言辞的坚决道。
  达延可汗又觉得自己想打人了。但左右看看,终是压住气,对一旁快要气疯了的兀木尔使个眼色,低声道:“你所谓的若干是多少,说个明白数儿。”
  达延可汗也算是摸透了这厮的脾性了,完全就是个混不吝。这要是不说清楚了,还不定玩出什么花活儿出来,所以一定不要留下破绽,必须要问明白。
  苏默认真思考,目光瞄啊瞄的,在大青马身上转悠。兀木尔就感觉毛骨悚然起来,忽然大为后悔刚才干嘛要去多一嘴挑衅。这厮明显是在打自己大青的主意,这绝对不行!大青可是他老子费了老大的劲儿才给弄来的,他一向当心头肉一般。
  “不……”他张口要先阻止。
  “这马驹儿看上去勉强入眼,就这个吧。嗯,那张弓也不错,我都要了。给我这些,我就原谅他这一遭。不然我就不比了,哎呀,我心口疼,我受伤了,被暗算了……”苏老师双手捧胸,脸色苍白着,摇摇欲坠,一副快要死了的模样。
  “哎呀,苏默哥哥你不要有事啊。”图鲁勒图眼珠儿一转,小脸上忽然满是悲伤惊慌之色,冲过来扶住他叫道。
  这简直是神补刀啊。效果:暴击负十万点!
  兀木尔眼前一黑,噗通一声,终于还是掉下马去。不活了,这公母俩太欺负人了,兀木尔觉得生无可恋。
  “好,依你!”达延汗看看躺在地上两眼呆滞的兀木尔,又再看看得意洋洋,互相比划着V的小两口,深吸一口气咬牙点点头。
  “起来!没出息的混账!先比,比完后,无论输赢,那马和弓都是你的了。就这样,开始吧。”头一句是冲兀木尔喝叱道,后面却是对苏默说的。
  快刀斩乱麻,再哔哔不清,怕是这赛事又要黄了。
  兀木尔翻身而起,爬上马一言不发的奔到起点等着去了。他发誓,再也不多一句废话了。
  苏默笑眯眯的推开图鲁勒图,慢悠悠的跟过去。小样的,好戏,还在后头呢……
  
第607章:天马……
  
  “某刚得了一匹好马,一张强弓,待会儿回来后,内部拍卖,价高者得。”苏默端坐白马“照云烟”上,笑眯眯的大声宣布。
  大明使团众人和常家兄弟都大声欢呼起来。兀木尔在马上身子一晃,差点又栽下马来。不过这次却一言不发,只是那握着缰绳的手,关节都握的发白了。
  十里地的赛程,来回总共不过二十里。若是跑直线,不过顷刻间的事儿。但若是加上几个弯道,再加上间中还要射出一壶箭,猎杀三十只羊,就不是短时间可以完成的了。
  两个弯道正好将整个赛场分为连个半球,第一个弯道过后,便能完全遮挡住观众的视线。所以,真要有什么小动作的话,一定就是在那里开始。
  蒙古一方也不知是疏忽了,还是刻意安排,总之没有人提出这一点来。但是大明这一方却不会忽略,带着兜帽的王义再次出现,低声向苏默耳语了几句。
  苏默摇摇头,蒙古人想做手脚,他何尝不想呢?大家都不点破,正好便于自己行事。要知道他用出的手段,更加不能见光。一旦有人看到,怕是打死达延汗也不会放自己回去了。
  一白一青两匹马并头站到了起跑线前,大青马轻轻嘶鸣着,马蹄不停的刨着地面,显得颇为兴奋。
  白马却只是安静的站着,看上去端娴优雅,如高贵的富家千金。照云烟确实是匹好马,品相一流,但它不是战马,而是一匹礼仪用马。
  苏默一身箭服,俯下身子似在和照云烟说着什么,一手不断的轻抚着白马的鬃毛。白马轻轻低嘶着,竟似也在呼应一般。
  兀木尔看的毛骨悚然,但随即却冷冷一笑。难道你还真能跟马儿说话不成?即便是能,看你又如何让一匹被训练的只会礼仪小步的马儿,跟我的大青比。
首节上一节378/60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掠国

下一篇:最强终极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