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历史 > 大明闲人

大明闲人 第370节

  “好了,你们下去吧。哦,对了,明日让苏默去本汗马厩里挑一匹好马吧。嗯,就那匹照云烟吧。”挥手示意众人退下,待众人走到门口,达延可汗忽然又开口吩咐道。
  众人闻言不由霍然一惊,从大汗的马厩中选马?天啊,那可全都是真正的良驹骏骑啊。这……这这……
  “大汗!”兀木尔再也忍不住了,猛的回头大叫道,双拳紧紧的握着,用力太大之下,指甲都刺进了掌心里。他实在想不通,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达延可汗没回头,也没回应他,只是抬手摆了摆。
  兀木尔还待要说,右帐汗王却忽的一拉他,给他使了个眼色。兀木尔一愣,那怒火便窒了窒,不甘的回头再次望了望,却见达延汗早已闪身进了后帐去了。没奈何,只得恨恨的跺跺脚,转身大步而出。只是那心头的怒火,简直要如火山爆发一般,烧的他五脏六腑都要焚尽也似。
  “阿乌格,你为什么要阻止我?大汗他分明是魔怔了,如此礼遇那明狗,岂不叫我族人失望!”跟上等在外面的右帐汗王,兀木尔再也忍不住,大声冲他喊了起来。
  图桑阴阴一笑,拽着他往外走去。边走边哼道:“傻小子,大汗不是说了吗,他自有道理,你又急些个什么。”
  兀木尔愣了愣,随即气结道:“可是……”
  右帐汗王斜着眼觑他,“可是什么,难不成你还要忤逆大汗不成?”
  兀木尔:“阿乌格,你莫唬我,我何尝有那想法。我只是……我只是……”
  “你只是心中不甘,对不对?”右帐汗王接着他话头,幽幽的说道。
  兀木尔连连点头:“对对,就是这样。”
  右帐汗王站住,转头看他。兀木尔被他看得莫名其妙,正手足无措之际,图桑忽的哈哈大笑起来,又再举步向前。
  兀木尔脸上愈发迷茫,不知道哪里可笑了。紧走几步跟上,讷讷的道:“阿乌格,你笑什么。”
  右帐汗王歪头看看他,叹道:“我笑你个傻小子,真是蠢的可以!”
  兀木尔一呆,“我……”
  右帐汗王不再理他,脚下不紧不慢的走着,淡然道:“你可听到了大汗的吩咐,明日给那苏默的是照云烟。照云烟啊,你还不明白吗?”
  兀木尔快崩溃了,脸涨的通红。嗫嚅半天,只得讪讪的求教道:“阿乌格,你教教我啊,我真不明白。照云烟怎么了?”
  右帐汗王眼底闪过一抹讥讽,心中暗暗不屑,就这么个蠢货,竟也敢起跟我家阿鲁尔争锋的念头,真真不自量力。只是由此想到阿鲁尔始终不见踪影,不由的又是心中一疼,抬眼望了驿馆方向一眼,里面满是怨毒之色。
  “照云烟固然是一匹盖世良驹,但在大汉的马厩中,却是最温顺的一匹,一向多用来给小台吉和小别吉们骑乘。这马儿啊,其实最忌的便是久养不动,便再好的良驹,如果总是拘着它,使其不得展足,天长日久,慢慢的也便空余金玉其外,再想回到巅峰状态,可就非一日一月之功咯。你,明白了吗?”他说到这儿,歪头看向了兀木尔。
  兀木尔恍然大悟,惊喜道:“原来如此。啊,那大汗之意,是不是话可以说,但实际上……”说着,手上比划了个动作,期待的看向右帐汗王。
  右帐汗王呆了呆,吐口气无奈一叹,苦笑摇摇头道:“你想到哪里去了?大汗言出法随,岂可随意更改?大汗指定照云烟的用意,便是告诉咱们,伤人不可,但却必须要赢下这场赛事,不可堕了我蒙古的国威啊。”
  兀木尔听的大失所望,颓然嘟囔道:“赢他有何难,莫说照云烟了,便是给他大汗的追风,也不会有半点希望。阿乌格,难道咱们真的就这么放过他?我不甘心!”
  右帐汗王斜眼瞅瞅他,似乎欲言欲止,终是摇摇头自顾去了。这种蠢货,实在不值得自己费心思。
  兀木尔没得到回复,愣愣的站在夜风中发呆,良久,才恨恨的呸了一口,咬牙道:“便杀不得你,也定要你明日脱一层皮!否则,实难解某心头之恨!”
  说罢,不再踟蹰,迈开大步,直往自己房帐去了。
  这边的议论,苏默并不知晓。但是在此刻的馆驿中,众人也在团团围着他,七嘴八舌的讨论着明天的骑射大赛。
  与王帐那边不同的是,众人除了蒙简和胖爷之外,都是一副焦急上火的模样。哦,常豹则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公子,你到底是如何打算的?这骑射之术绝不是可一蹴而就的。您如今或许已可趟河渡水如履平地,但这骑射……这骑射……,嗨,这骑射却终究是不一样啊。”魏壹深深叹口气,沉重的说道。
  苏默向来尊重他,从未拿他当下人,若是换个问题,哪怕是带着大伙儿慷慨赴死,他也绝无二话。可眼下只关乎到苏默一个人的性命,他便如何也不能不开口了。
  旁边八健卒其他几人都是纷纷点头,更有魏四豁然起身大声道:“管他个娘逑!明日便由某代公子去比过,他兀木尔算什么东西,说要公子亲上便亲上,凭他也配!”
  众人俱皆沉默。若是今日没有公子亲口应承,魏老四这法子未尝不可。然而既然苏默已然应下了,便再也没有临阵换将的说法,否则还不如直接认输了事呢,也胜过被人嘲笑看不起。
  而且就散大伙儿豁出去,厚着脸皮忍了,蒙古人怕是也不肯答应的。魏老四这话,不过只是发泄发泄罢了,却是半点作用也无。
  常家兄弟中,老三常虎眼珠儿转转,忽然往前探了探身子,低声道:“要不,今晚我去走一趟,索性结果了那孙子,看他明日还如何比过。这叫什么来着,那个釜……釜釜……”他挠着头皮,转头去看自家兄弟。
  常罴双目一亮,拍手道:“哈,我知道,是釜底抽薪!妙计啊妙计,老三,你果然比我稍微聪明些。咱们这便去吧。你我出马,必定手到擒来。”说着,拽着常虎袖子,起身便要往外走。
  众人齐齐晕倒,常虎又羞又窘,抬头怒叱道:“闭嘴!还不给我坐下,说什么胡话呢。”
  咦?怎么叫说胡话呢?多好的计谋啊,老大你不表扬咱们还来骂我们,真是没天理了。
  两夯货满面的不服,却又不敢违拗长兄,只得悻悻回身坐下,扭头不看常虎。
  宝宝生气了,不理你。
  众人看得忍俊不住,被这哥俩儿逗得,方才那沉郁的心情,都有些消散不少。
  魏家兄弟中老幺看不过去,走过来挨着两人坐下,悄悄搂过两人肩膀低声解释起来:“这里毕竟是蒙古人的王庭,其虽比不得咱们京城,但其中也足有数十万人,你们又往哪里去寻那兀木尔?便算找到,一旦动手,又如何能保证不惊动他人?这且不说,明日的骑射,如兀木尔这般的,整个王庭中不知凡几,便说车载斗量亦不为过,你们便杀了兀木尔又有何干?大不了明日他们再派个什么铁木尔、土木尔的来比过,难不成你们还能都杀尽了?”
  常虎常罴这才恍悟,面面相觑起来。想想觉得太囧,眼珠儿转转便拉着魏八扯东扯西胡说八道起来,试图转移目标。这是他们一贯玩惯了的手段,众人看得又是莞尔。
  这边厢,常豹盯着一直微笑不语的苏默,忽然道:“默哥儿,你既然早有了定计,何不跟大伙儿说说,也免得大伙儿为你担忧。蒙简兄,你说是吧。”最后一句,却是看向蒙简而言,眼神中大有深意。
  蒙简微笑的神情一僵,略显慌乱的摆手道:“我哪里知道,咳咳,先生说有计较,那便定是有的。嗯嗯,就是如此,就是如此。”
  常豹就不说话,似笑非笑的盯着他看。直把个蒙简看的浑身别扭,手足无措。
  苏默眼看蒙简顶不住了,这才轻咳一声,将众人的注意力引过来。淡然一笑,低声说出一番话来。
  
第592章:阿鲁尔的历险记
  
  连绵起伏的山峦中,一道灰影如闪电般掠过。某一刻,忽然一个急停,显现出一只背脊带着三道紫色毛发的小鼠。
  两只如同宝钻一般的眼睛精光闪烁,略一打量四周,忽的四爪齐动,瞬息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然是数十丈之外。若不是留有残雪的地面上,尚能看出浅浅的爪印,几让人怀疑,方才的影像是不是真实的。
  多多在奔跑,这一次出门,让它彻底撒了欢儿。它本来是感应到主人苏默的危机,一闷心思的要过去保护主人的。然而那位主人显然不太靠谱,忽而在东、忽而向西的,让它简单的智慧中,实在难以及时的纠正方向。这也是为什么它奔波了数月之久,至今还未能找到主人的原因之一。
  是的,是原因之一,而不是唯一的原因。
  在它简单的智慧中,它大抵只能感应到的,便只是单纯的安全,又或是危险。再复杂些的东西,就不是它所能了解的了。
  而偏偏苏默总是在危险和安全之间不停的转换,这让它极是迷惑。于是,便出现了它感应到危险时,便急急的赶路;而感应到安全后,便又撒欢儿的玩乐。
  它其实并不能太明确的感应到苏默的位置,只能在一个大概的范围确认。这使得它大多数时候,都在沿着苏默曾经出现过的地方追寻。
  便比如此刻,它其实已经偏离了此刻苏默的位置很远了。而这里,正是当日苏默出了秘境后,和胖爷遇到嘉曼的地方。
  多多比人类具备敏锐百倍的直觉,尤其是危险,或者其他什么未知的预警。
  此刻的它浑身毛发比之当初浓厚了许多,大尾巴也更加蓬松。尤其是背上的三道紫毛,更是隐隐有某种光泽闪耀着,让它彻底脱离了普通鼯鼠的行列,列身成为“异兽”中的一员了。
  前方的山谷中,有种令它不安的气息。虽然极淡,也显示着似乎消散了很久,但多多仍然保持着足够的警惕。
  正是这种高度的警惕,才让它得以这一路万里之遥,从没吃过什么亏。
  只是那种气息究竟是什么东西呢?为什么对自己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吸引力,但却同时还透出莫名的危机?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里分明有着主人曾经停留的迹象。
  再次的急停落在一颗高高的树桠上,多多两只前爪抱着,努力的直起身子向前望去,摧残如宝石的眸子中闪过一抹迷茫。
  忽然,下一刻,它浑身的毛发都竖立起来,尤其背上的三道紫毛,更是毫光迸现,整个身子都绷紧了起来。
  危险,它感应到了危险!
  前方,深林中,一阵阵沙沙的声音响起,吹拂的山风中,也透着一股淡淡的腥甜气息。
  应该是某种……肉食猎食者。多多蹲在枝头不动,四肢脚爪上,尖利的指甲却悄然弹出,黑黝黝的,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
  似乎是两点幽光,紧接着又是两点,然后又是两点,一直到无数个两点。风中的腥气越发浓重起来……
  嗷呜——
  一声悠远的嚎叫响起,是狼的叫声。与寻常普通的狼嚎不同,这一声的狼嚎中隐隐竟发出铿锵之音,其中更是透出一种高傲威严之意,如同王者降临、帝王的梭巡。
  那无数的幽光同时一顿,随即无数的嚎叫声同时呼应起来。足足数百的青黑色巨狼,终于显现出来。
  这些狼明显比之通常所见的狼体型更大,群体数量也多出了几倍。此刻现身出来,却都面向着同一个方向,露出敬畏拜服之色。
  在那个方向,一处高崖上,一只通体银白的,体型如同缩小了一号的猛虎般的巨狼,正蹲立仰首,对日长啸。额头中间,一簇艳丽辉煌的金色毛发,赫然映日辉耀,竟似不输于烈日般璀璨。
  这些狼,竟然完全不同于寻常,便是白日也成群结队而出,再也不只是夜间的猎手了。它们,是真正的王者,不分昼夜。
  多多身子绷的更紧了,精光四射的小眼睛中明显流露出紧张之色。它能感觉到,眼前这些狼对它的威胁很大。尤其是那只带头的银狼,更是近乎与它同级别的存在。
  它,必须小心应对了。
  便如磁场的相吸,又如同高手间的气息互动,高崖上银狼的长啸之后,冰冷的目光几乎是毫不停顿的直接望向了这边。
  半空中,一狼一鼠的目光猝然交锋,似乎无形中碰撞出耀目的闪光。
  嗷呜——
  银狼再次发出一声怒嚎,但这次的嚎叫声中,却透出一种兴奋和浓烈的战意。
  动物之间的战斗,比人类更纯粹。只要感受到了对己身的威胁,那么下一刻便是一场生死之战。要么死亡,要么臣服……
  这边的大战一触即发,结果如何,殊难预料。而如果此时从空中向下看,目光再往更前延伸,便能看到,百余里外的某处,另有一个黑点,也正在跌跌撞撞的移动着。
  这往常几乎是难得一见生物足迹的地方,这一天,却同时出现了两个意外。
  阿鲁尔感觉自己真的坚持不住了。当日逃离了那幽林后,他本以为凭着自己对草原的熟悉,最多有个三两日的功夫,便可以重新找到回去的方向。
  但是显然,他过度的有些自以为是了。在艰难的跋涉了几日后,到了今日,他再次迷失了方向。他没有发觉,他此刻走的方向并不是向南,而是在某一刻稍稍偏离,以至于此刻完全就是转了个圈儿,一路向北而去。
  扶着一株大树,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勉力抬起手搭着凉棚向空中望去。那里,太阳的光照毫无遮挡的洒落下来。
  在这极北的大地,这般无遮无拦的阳光直射,落下的不单单是光和热,还有更加致命的射线。
  眼前一片片的光晕浮动,让阿鲁尔什么都看不清,到处都似乎在氤氲着、扭曲着,仿若置身在某种幻境之中。
  他又饥又渴,五感六识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削弱了数倍。痛苦的闭上眼睛,不再去尝试分辨什么方向了。他嗓中发出了莫名的呜咽,贴着树身滑坐下去。
  自己怎么就落到了这个境地的?他本是蒙古王庭中,除了几位台吉外最显贵的少爷啊。往常这个时候,他应该是骑着神骏的坐骑,穿着最精美的华服,趾高气昂的走在一众小伙伴中间,受着各种奉承讨好的谄媚。
  哦,也不都是如此,他也要讨好别人:那个火一样艳丽的女孩儿。她美丽的如同精灵一般,好似天神收藏的珍珠落入了凡尘。
  她叫图鲁勒图,是大汗的小女儿。他和她一起长大,从很小的时候,他的父亲就告诉他,以后他必将要娶了她做哈屯。如果他能娶到她做哈屯,他甚至有可能做到更高的位置,然后创下如同成吉思汗般的不世功绩。
  成吉思汗啊,那是多么伟大的一个名词?阿鲁尔苦笑着甩甩头,他从没敢那么想过。但是对于那个美丽的,青梅竹马的女孩子,却有着毫无疑问的感情。
  是的,他坚信自己日后一定能娶她为妻,让她成为自己的哈屯。而自己和她也一定会很快乐,很幸福,成为所有热羡慕的焦点。
  可是,可是这一切忽然在某一天出现了变化。在那个汉人出现的那一天!汉人,苏默!
  他喃喃的念叨着这个名字,脸上忽然露出极复杂的神色。怨毒、愤怒、不甘、嫉妒、却又带着深深的恐惧。
  他的身子不可自抑的颤抖起来,下意识的扭头左右张望着,如同一只受惊的小兽。
  他忘不了深林中的那一幕。那群如鬼一般的黑袍人,钰公子蹦碎如烟、完全超越常理的消散,还有那个相貌温文尔雅的中年人。那是苏默的父亲,他听的很清楚。
  那个苏默已经狡诈阴毒的让他大吃苦头,几次三番的被其利用,差点把小命儿都丢了。可谁能知道,他的父亲竟是比他更可怕的存在呢?那些黑袍人,不!不不!那些黑袍,根本就不是人,绝对是魔鬼!真正的魔鬼!
  阿鲁尔再次想起那一幕幕,浑身吓的发抖。草原上以前流传着各种各样的魔鬼的传说,他本来以为都是以讹传讹,从来不曾真的相信过。
首节上一节370/60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掠国

下一篇:最强终极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