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历史 > 大明闲人

大明闲人 第368节

  
第588章:不要…..
  
  人群中发出阵阵的低呼声,随即如同海浪分波一般向两旁迅速退开,露出缓步而来的一行人。
  这队人中,兀木尔满脸得意的狞笑着,老远的便将目光毫不掩饰的盯在了苏默身上。在他身后,几个少年围成一圈儿,脸上又是兴奋又是紧张。
  圈中,一个身高近两米的巨汉显露出来,走一步便哗啦啦的发出一阵金铁交鸣之声,却是脖颈上、手脚上,都被用锁链锁住,能行能走,也不妨碍手足挥动,但是若要迈开步子跑却是不用想了。
  链奴,终于还是来了。
  手掌心中微微一热,一只嫩白的小手塞了过来,微微带着颤抖。苏默转头看去,正迎上图鲁勒图清亮的眸子,如同浸润在水银中的黑色宝石,里面带着坚定和担忧之色。
  “没事的。”苏默微微一笑,柔声安慰道。
  图鲁勒图点点头,展颜一笑,示意他低下头说话。附在他耳边低声道:“拖时间,我给他下了药,一会儿他就没力气了,只想睡觉,也就不必比了。”
  苏默愣住,不是吧,下药?
  “你给他下的什么药?”
  “一种只有我知道的花儿,便像牛那样的大牲口,吃下一朵都扛不住。我给他加了两朵……”图鲁勒图小声说着,大眼睛弯弯的,闪着狡黠的光。
  苏默就倒吸了口凉气儿。扭头再看向链奴时,眼中便露出怜惜的神色。一朵闷倒牛,两朵……啧啧,他叹口气摇头。
  这个事儿再次充分证明了一个道理,千万别轻易得罪女人。尤其是一个处于爱恋中的女人,不然有时候,真心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随着链奴的到场,会场上开始渐渐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戒惧的看着中间的那个庞大的身影。直到链奴走过,身后才慢慢响起阵阵的窃窃私语之声。
  王庭中的人都知道这个巨汉,却极少有人敢于靠近他。此时兀木尔带着这么个大杀神过来,不问可知是为了什么。可一旦让这个巨汉上场,一旦他发起疯来……
  许多人脸上露出忧虑之色,更有那明白的,眼中忧色更重。大明使团的人若是一旦在蒙古王庭出了问题,岂不是意味着又要和大明开战了?
  对于打仗,蒙古的勇士并不怎么惧怕。他们其实在草原上的每一天,都在作战。与天战,与野兽战,与各部落战,但那不代表着他们真的愿意那样。
  谁会不在乎自己的性命呢?又有谁愿意放着安生日子不过,整天拿着脑袋去血拼?除非不得已,又或是那些战争疯子和野心家。
  所以,许多明白的蒙古人,都在心中暗暗叹气,担忧的看着眼前这一幕,眼中满是悲哀无奈之意。
  “苏默,我们来挑战你了。你,可敢亲自下场一战?”得意洋洋的大步走到苏默面前,兀木尔趾高气昂的大声对苏默下了战书。
  “你凭什么要苏默哥哥亲自下场?没有这种道理。头狼从不会去做无谓的争斗,因为它们总是有无数的最勇敢的属下;高傲的苍鹰总是在天空飞翔,它们的翅膀不会去与地上的狮子比拼赛跑。兀木尔,你别太过分了!”
  不待苏默回答,少女便涨红了面孔首先跳了出来,掐着腰大声怒叱道。
  四周的牧人们纷纷点头。蒙古人崇拜强者不假,但他们也信奉自然规则。苍鹰有苍鹰的领域,狼群有狼群的地盘。谁曾见老鹰会闲的蛋疼,去跟豹子比赛跑,又或冲到水里跟鱼比游泳的?
  以苏默大明钦差使者的身份,让他下场去跟一个奴隶比拼,这本就是一种侮辱,更是一种不对等的行为。任谁都能看出来,苏默只是个书生文人,他可以派出手下的勇士参战,却没人苛求他亲自去厮杀。兀木尔这个要求,确实过分了。
  兀木尔听着四周隐隐的议论,脸上火辣辣的,眼中闪过羞恼之色。挥手强辩道:“我哪里过分了?这篝火大会本就是男儿较技切磋的地方,又不是真个上战场,说什么对等不对等?除非苏钦差自承不是男人,那自当另有别论。当然了,如果他直接认输也是可以的。不过去需要跪倒在我伟大的汗王面前,大声承认明人不敌我蒙古的勇士。”
  他这话一出,四下里众人都面面相觑起来。这上升到两个种族间的荣誉问题了,站在各自的立场上,就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嬉戏了。毕竟,谁也不想被族人认为是背叛者不是。
  图鲁勒图涨红了脸,秀目圆睁说不话来。憋了一会儿才恨声道:“你真无耻!”
  兀木尔转过头去不理,只看着苏默冷笑。
  苏默毫不惊慌,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目光在链奴身上转了转,忽然轻轻咦了一声,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公子,万不可中计。那是那个凶悍的罗刹人!便化成灰我也忘不了。”正想着时,身后庄虎和唐猛忽然挤了过来,脸色苍白的急声说道。
  啊,想起来了。我就说嘛,总感觉这傻大个儿看着怎么那么眼熟呢。苏默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气。
  穆斯!当日葬魂谷下一战,就是这个巨汉只一击便让庄虎和唐猛昏了过去。也正是因为当时只顾着防备他,才让老和尚嘉曼得以接近自己,最终引出了后面万里奔逃,偶入秘境种种不可思议之事。
  却不想,这个傻大个儿竟会出现在蒙古王庭这里。
  “是他,对,就是他,那个该死的异教徒,该下地狱的猪猡!他不但让忠诚的佛朗西斯科使徒受辱,也亵渎了伟大的主人!杀死他!不,活捉他,然后把他送上火刑柱!”
  刚刚挤过来的佛朗西斯科使徒一进来,便听到了最后一耳朵,急忙抬头看去,顿时便跳脚大骂起来。
  要知道,那天不单单是庄虎和唐猛吃了个大亏,弗朗西斯科使徒更是丢了个大人。他,被生生一声吼给吓晕过去了。这简直是奇耻大辱,绝不能忍啊。
  当然了,若是只有佛朗西斯科大人自己遇上,第一时间要做的事儿就是有多远跑多远。这个狂悍的野蛮人简直属于非人类,那如同野兽般的吼声,之后无数个夜晚,都让佛朗西斯科大人噩梦连连,夜不安寐。
  但是眼下,这里可是有着魔神大人无数的手下,正是伟大的佛朗西斯科使团报仇雪耻之时啊。所谓过了这村可就没这个店儿了,机智如佛朗西斯科使徒大人,如何会错失如此良机?所以他当场就尖叫了起来。
  只是他唯一忘了先验证一件事儿了,那就是:魔神大人自己是怎么想的,伟大的魔神大人以及他的无数的手下,究竟有没有把握战胜对面这个野蛮人呢?
  好吧,必须得承认,在被魔神大人无数次的打击摧残后,佛朗西斯科使徒早已膨胀到无可限度。
  这个世上,会有人是伟大的魔神大人的对手?有吗?谁配?说笑呢吧。
  苏默就捂脸了。抬起到一半准备去捂这货嘴巴的手,就那么僵在了半空中。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自己摊上了这么个奇葩的使徒,作为主神大人还能如何呢?
  拖时间?母兔兔啊,计是好计,奈何咱遇人不淑啊。哎呀,对了,回头得再问清楚,那种闷倒牛的花儿还有没有。那可是妥妥的好东西啊!
  一朵就让人浑身无力,只想睡觉…..哎呀,那绝逼是居家旅行、偷香窃玉……呃,防身保命的无上神药啊。
  咦,我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个了?回来,赶紧回来,先应付眼前这个傻大个儿才对。
  苏老师微不可查的抹了把嘴角,将嘴角某些不雅的亮晶晶不动声色的拭去。
  果然,对面原本还有些开始迷糊的链奴,在佛朗西斯科的尖叫声中激灵灵打个冷颤,猛然睁大双眼,瞬间看了过来。
  待到努力看清对面几个人的形象后,忽然整个人都颤抖起来。那铜铃般的眼睛越睁越大,直到目眦欲裂的程度。虬须满结的脸上,也露出狰狞仇恨之色。
  下一刻,忽的双手用力的捶胸,仰天嘶吼起来。吼声如同受伤的野兽嚎叫,又如同震天的闷雷排空。
  凶手!那些杀死主人的凶手!终于找到他们了!穆斯这一刻彻底血红了双眼。这个天生忠诚的维京勇士,发誓今天再不叫他们跑掉,一定要杀死他们为主人报仇!
  所有人,包括兀木尔在内都面色大变起来。链奴的疯症发作了!怎么会这样?怎么单单会在这个时候?这可如何是好?
  “来人!快来人!调金帐卫来,调金帐卫来!”达延可汗当机立断,豁然起身急声大叫道。
  这个链奴的恐怖,当日他们可是亲眼目睹过。那简直如同魔神般的手段,生撕活人直如屠鸡宰狗一般。一旦让他爆发出来,今晚上在场的人怕是一个都活不了。
  该死的兀木尔!他简直是昏了头了!竟大胆一至于此,回头定要重重治罪才是!
  达延汗恨恨的想着,全忘了方才他也在算计着,准备让这个恐怖的链奴,给苏默等人一个毕生难忘的教训来着。
  “吼——死!”仰天长啸的穆斯,吼声戛然而止。下一刻,嘴中忽然蹦出一个简单的汉语音节,双足发力,带着震天介的铁链碰撞之声,猛的向苏默这边扑了过来。
  “不要!”
  几个不同的声音同时不约而同的响起,喊得却是同样一个词汇。达延汗为的是自己的闺女,兀木尔为的是他自己,而另一个声音却是图鲁勒图的。这个可爱的姑娘,却是为的自己的情郎。
  而在喊出不要的同时,她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同步向前迈出,娇小的身躯努力的伸开双臂,勇敢的将爱人护在了身后。
  这一刻,苏默如遭雷噬,浑身不可自抑的猛然一震。这一刻,再也无法抗拒的印入了他的心底、他的灵魂,无法磨灭,生死永存……
  
第589章:恕
  
  咻——
  轰!
  哗唥唥——!
  接二连三的响声乍起,火光掩映下,场中忽的暴起一阵的烟尘飞扬。
  漫天火星飞舞之际,链奴穆斯闷哼一声,蹬蹬蹬倒退三四步出去,大腿上血迹迸现,一支雕翎箭几乎穿透而过。
  而在苏默和图鲁勒图身前,胖爷面色凝重,双掌提在胸前,能看出仍在微微颤抖着。
  五十步外,宝弓哲别紧张的弓张满月,弓弦上已是又搭上了一支长箭,随时准备发射。
  锵锵锵——,一阵急促的刀剑出鞘之声跟着响起,大明使团众人这时才堪堪将兵刃擎出,把苏默和图鲁勒图二人紧紧护在中间,紧张的盯着对面的穆斯。
  这个巨汉好可怕的攻击力,以胖爷的功夫都只是堪堪抵挡,这让从没见过穆斯的常家兄弟等人大吃一惊。
  踏踏踏,迅疾的马蹄声从四面八方而来,这会儿却是达延可汗的金帐卫抵达了。
  全是满身挂甲的骑兵,分成内外两圈。内圈俱各提着弯刀,外圈的则是人手一张骑弓,森寒的箭头全部指向最里面半跪在地的穆斯。
  这一系列的变化,只在数个呼吸间发生,让人不由的眼花缭乱。
  场中众人无形中分成三方鼎立态势。一边是大明使团护住的苏默和图鲁勒图;另一边则是众蒙古卫士护住的达延可汗等一干王公贵族;再剩下的,则是兀木尔等人和着一帮子仓促凑到一起的少年与护卫们。
  三方都在盯着中间的穆斯,却又相互提防着彼此。尤其是大明使团这边,不但要防备穆斯再度暴起扑来,更对两边的蒙古士兵也提高了警惕。
  谁知道这会不会是个局?
  苏默的身后,东厂卯课大档头王义,身穿一袭兜头长袍,此刻竟也出现在了现场。
  说起来王档头是感觉最悲催的。打从认识了苏默以来,就再没一次任务是能顺顺利利的,简直连哭都没地儿哭去。
  就比如眼下,这他喵的谁能想到,连赴个宴都能蹦出这么个恐怖的家伙来。蒙古人不怀好意谁都知道,作为一个密探头子,王档头当然也做足了功课。
  要知道,当初皇帝的命令可是苏默不回他也不用回去了。他可不想一辈子在外面当野人好吧。所以,哪怕他再不乐意待见苏默,却也得为苏默的安全安排妥当。
  当然,有大明使团的护卫,还有常家兄弟等人的保护,他安排的都是隐在暗中的。其实更多的是一种拾遗补缺,更倾向于探察方面的事务。
  便比如之前跟苏默一口报出场上角抵的图真等人的资料,便是来自于东厂这帮番子的功劳。
  可刚才,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好悬没把王档头吓死过去。再也沉不住气的主动现身出来了。直到眼见己方卫士都到了场,这才一低头,悄然再次隐没。
  只是连他都没发现,就在他离去的那一刹,不远处的一处屋后,一双锐利的眼眸闪烁了一下,随后也慢慢消失不见。
  而场中这一通乱后,最中间的穆斯几次挣扎想要起身,却总是摇摇晃晃的没能起身,只是昂头瞪着苏默的方向,喉中不绝低吼着,眼中却透出绝望不甘之色。
  他与苏默之间的关系,场中众人唯有苏默和胖爷以及庄虎等少数几人知道。是以,看到他这幅模样,妥妥的一副死士模样,所有人也大都以为是受了兀木尔指使之故。
  在公开场面上,指使死士悍然袭杀大明钦差使者,这事儿若是成了也就罢了,到时候总能找到借口推搪过去。比如这个奴隶疯了或者语言不通所致什么的。
  可偏偏刚才那一刹,因为图鲁勒图的存在,使得躲在暗中保护的宝弓哲别不得不先出手射退穆斯,更是有胖爷硬撼穆斯,竟尔将其生生击退了。这下子,可实在是有些尴尬了。
  “放箭!放箭!给本汗乱箭射死这个贱奴!真真好大的胆子,好大的胆子!”达延可汗目光闪烁了下,当机立断的下达了命令。无论如何,这个链奴是留不得了。
  “不要!”
  听到达延汗这个命令,众金帐卫齐声应诺,抬手便要攥射而出。却不料图鲁勒图忽然大叫一声,使劲推开众人,几步跑到穆斯身前,伸出双手将其护在身后。
  穆斯瞪视苏默的目光被挡住,晃晃头,看清了挡在自己身前的身影后,浑身的戾气忽然如潮水般褪去。代之而起的,则是痴痴的迷醉和说不尽的柔和。
  哗啦,锁链声一阵轻响,他不再挣扎,仰身躺了下去。但那目光却始终不离图鲁勒图,就那么痴痴的看着、看着……
  “母兔兔……”
  “住手!勒图儿小心……”
首节上一节368/60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掠国

下一篇:最强终极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