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历史 > 大明闲人

大明闲人 第331节

  这就是战争,总是会有牺牲。虽然这种牺牲有些惨烈,但显然效果是显而易见的。
  对面的叛军似乎被震慑住了,隐隐能看到几条身影狼狈的向后逃去。
  卡米里微微松了口气儿,无论如何,军团长阁下的决断得到了实现。敌人在溃败,而己方正坚定的向前前进。
  其实卡米里心中很有些担忧,作为莫里茨的传令兵,他不单单负责命令的传达,也同时兼顾着类似于总管的职责。因此他清楚的知道,整个炮营不过也就五门主炮,另外两门多管炮和散弹炮基本上就是摆设。
  究其原因,就是弹药的问题。
  散弹炮且不去说,这个时代的散弹炮根本算不上炮,充其量就是个大号的火铳罢了,以近距离抵近发射铁砂碎石杀伤敌人。
  而因其射程太短,射速太慢,其真实威力甚至还不如排枪的效果好。而且相对于单体的火枪来说,散弹炮每次发射,都要耗费巨量的*,产出比完全不相符合。
  所以,此时的散弹炮做为攻略城寨堡垒时的辅助武器存在。而多管炮的威力确实足够大,但那超强的威力却是源于更多的炮管,每次的发射不但耗费的*量巨大,连弹丸也是普通火炮的数倍。若是放在正常情况下,或许还能发挥威力。可眼下,只靠着几门主炮那一个基数的炮弹,根本不可能满足多管炮的发威。
  一个基数的炮弹究竟有多少呢?五发!只有五发。
  所谓弹药基数,是弹药供应的一种计算单位,而基数量是对单项装备规定的一个基数的物资数量或重量。其标准是根据工业生产水平、部队携行能力、武器的战术技术性能和一般的消耗规律来恒定的。
  后世之所以能一门炮的单体基数达到数十发的数量,便是因为有着极强的运力。就像后世美军的一门155口径*炮,其每门炮的弹药基数为五十发,一个连队八门*炮就是四百发。但是要满足这种基数量,则足足需要八辆卡车运输。这还是在要求射击有不定时的间隔的情况下。
  而此时每门炮能有五发的弹药基数,已经是这个时代最大的运载能力了。故而,一个炮营五门炮,二十五发的弹药量,再加上一些辅助弹药,实在是增无可增。要想持续的发挥威力,则必须依靠后续辎重不停的输送到前线方可。
  可偏偏眼前这个局面,整个后营都陷入了混乱,根本无法打通通路获得补给。如此,一旦五发弹药全部消耗完,火炮不但不能成为助力,反倒会变成了累赘。
  好在,只用了两轮发射,就击退了对面之敌。即便是牺牲巨大,只要能打通后营补给的通路,那么这场平叛之战就胜券在握了。
  对面还是有零星的枪声,时而会让这边前进的士兵倒下。但是每次倒下一个,总会有一个后补的士兵迈步补上,部队前进的步伐并未被迟滞多少。
  这个时代的对战,其实仍是延续着古老的密集阵列行进,对于这样的伤损,每个士兵都司空见惯,并不会引发什么不妥。在这种情形下,上了阵的士兵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着自己足够好运,敌人的枪弹不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队伍徐徐而进,缓慢而坚定。当渐渐穿过弥漫的浓烟之后,忽然鼓点一变,所有人闻声而停。
  对面影影绰绰的一大片,显然是叛军们再次聚集了人手,重新杀了上来。
  卡米里有些狐疑,这些叛军都是他亲手接进来的,按照当时看来,人数也就是数十人而已。之前一番对战,没有算错的话,至少应该消耗了他们接近半数的人手了。可现在看对面,又何止是二三十人的模样,分明足足有上百人了。这些人又是从哪里来的?卡米里心中忽然有种不祥的感觉升起。
  “混蛋!该死的,他们怎么敢这样!”这种不祥的预感,很快便随着双方不断的接近而成为现实,也让卡米里难得的暴怒起来,愤怒的大声叫骂起来。
  对面确实来了上百人,甚至还不止百人之数。呜呜泱泱的,连扶带搀的,还有被人抬着的,怕不是要有三四百的数量。只是这些人个个浑身血迹,模样凄惨不堪,手中也没有任何武器。
  伤兵,这些人竟然全是伤兵,隶属于北大营的伤兵!从这些伤兵的眼中,流露出的尽是绝望和麻木之色,虽然已经看到了对面全是己方的袍泽,但却并没有人显露出任何的欢容,反倒是愈加恐惧之色又加深了几分。
  他们是叛军强行驱赶过来的,要以这些伤兵来做肉盾!有了这么多的肉盾阻挡在前,北大营这边便是再用炮击,最先死的也是这些伤兵,而叛军们则大可以躲在后面,趁机对这边造成伤害。
  太毒辣了,简直是毫无人性!卡米里出离的愤怒了。不但他愤怒,整个北大营的士兵都骚动了起来。
  他们不惧战斗,甚至在为了赢得胜利,被自己人误伤了都也忍了下来。但是眼见自己受了伤的袍泽被如此对待,却让他们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他们可以杀敌,可以牺牲,但是完全无法对负了伤,已经退出战场的兄弟们下手。
  莫里茨的面色仍然平静无波,但是若仔细看的话,却能发现,此刻负在身后的两手,已然是用力握紧,用力之大,使得各个关节都透出一股子青白之色。
  “阁下,这……”卡米里血红着双眼,嘶哑着声音看向莫里茨,眼中有哀求之意流露。
  “火枪兵上前,射击驱散他们。火炮准备,再前行五十步后发射。”莫里茨脸颊微微抽搐了下,随即冷漠的发出命令。
  卡米里大惊失色,颤声道:“不,阁下,不能啊,那是……那是我们的伤员啊。”
  莫里茨太阳穴一跳一跳的,眼皮微微搭下,嘴中却坚定的发出冷酷的命令:“传令兵,执行我的军令!”
  “……是,阁下!”卡米里热泪盈眶,嘴唇颤了又颤,终是绝望的闭上眼睛,随后再次睁开,痛苦的大声应诺。
  凌乱的枪声开始响起,却完全没了以往的齐整。伴随着阵阵的白烟腾起,对面成片的伤兵哀嚎着倒了下去。
  咒骂声、惨嚎声、痛哭声还有求饶声不绝于耳,所有人面上都露出不忍之色,本就参差不齐的枪声再次凋零了许多,那是许多北大营士兵垂下枪口所致。
  “混蛋!不准停!射击,继续射击!违令者,军法处置!”莫里茨猛然怒睁双目,霍然高声喝道。
  与此同时,对面阵后也有人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带着得意和疯狂之意,高声叫道:“来啊,狗娘养的,继续杀啊,别停下来。炮呢,你们的炮呢,开炮啊杂碎们。让咱们一起下地狱吧,下地狱吧!哈哈哈哈…….”
  伴随着这狂笑声,一阵急促的枪声随之而起,夹在中间的众伤兵本开始向后退却的潮头,忽然再次转向,推搡拥挤着又往前方而动。只不过这次却只是靠前几步便即停住,最前面的人满面惊恐,拼命的向后挤去。
  北大营这边再次腾起股股白烟,在莫里茨冷酷严厉的命令下,逼不得已的士兵们只能含泪继续射击。
  前进是死,后退也是死,伤兵们的恐惧和绝望终于达至了临界点。就在无数的哭喊声中,忽然有人凄厉的嘶喊起来,那是彻底被吓疯了的情绪。这种情绪如同瘟疫一般,极快的漫延开来,轰的一声,所有的伤兵忽然再也不顾其他,无头苍蝇般的向四下里炸开。
  密集的枪声从后方响起,叛军们毫不犹豫的开枪射击,将冲击己方而来的伤兵尽数击毙,驱赶着失去理智的人们转头以更快的速度往对面冲去。
  “开炮!散弹炮驱前辅助。”莫里茨轻轻闭上眼睛,沉声下达了命令。只是这次的声音中,终是带上了一丝掩饰不住的痛苦和无奈。
  轰轰——
  火炮再次发威,唱响了地狱的乐章。眼看着对面冲来的已经疯狂了的伤兵,北大营的士兵们终于也醒悟过来。不再迟疑,纷纷举枪射击。
  这种时候,已经无法用理智去思考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他们,没的选择!
  轰轰——
  震响仍在持续,连带着地面都开始微微抖动。一脸沉郁的莫里茨忽然一怔,紧接着就是面色狂变,猛然回首望向远方。
  
第522章:功成身退
  
  “鞑……鞑靼人,鞑靼人来了……”营门外,一个哨探满面惊慌的冲了进来,离着老远就大声喊了起来。
  众人闻听俱皆面色大变,怎么也想不到鞑靼人来的如此之快,尤其是在眼前这内乱未定之际,这样里外夹击之下,北大营顿时便危如累卵。
  莫里茨又惊又怒,双目暴睁,一脚将那个惊慌失措的哨兵踹倒,怒喝道:“混账!惊慌什么!说,鞑靼人来了多少,离着大营还有多远?”
  这种情形下,本就军心动荡,这哨兵一通大喊大叫,岂不更使得兵无战心?莫里茨简直恨不得掐死这个迷糊蛋。
  那哨兵这会儿也反应了过来,只是想起看到的那情形实在太过惊骇,当下也顾不得羞惭了,爬起来颤声道:“好多,说不清具体多少,初步估计至少一万以上。如今离着咱们大约五英里,估计二十分钟到半小时后,便会发起冲锋。”
  莫里茨听的心中狂震,更是气的发抖,红着双眼怒道:“五英里?混蛋,那你们早干什么去了,为什么到现在才来回报?我让你们在原本的基础上,再向外延伸至少两英里哨探,你们难道是吃屎的吗?”
  北大营原本的哨探就规定了五英里外,也就是大约十里地的距离。而今晚答应内内乱爆发后,莫里茨第一时间就嘱咐了哨探向外延伸,至少再前移五里地,甚至还特意叮嘱了加双哨。这样算起来,固定哨加游骑,至少能保证敌人在三十里之外就能得到预警。
  三十里的距离虽然也不太远,但蒙古人全是骑兵,骑兵冲阵却是大多从离着三里地左右开始,这样才能在达到目标时正好让马速达至最高峰。
  而在这之前,骑兵多会下马步行,以此蓄养马力。而这个时间便大约能空出一小时左右,有了这一小时的准备时间,完全可以让北大营有所准备,至少能把火炮等物布置到位,那样的话,便可以最大限度的遏制蒙古骑兵的冲阵。
  可现在,竟然被人家靠近到了十里地才发觉,别说现在大营里内乱未平了,就是正常情况下,都不一定来得及了,这如何不让莫里茨怒发欲狂。
  哨兵低头顶着莫里茨的咆哮,哭丧着脸委屈道:“阁下,我们是按照您的要求去做的啊。但是,但是鞑靼人根本不是从西南方向来的,而是从东边过来的啊。咱们那边仍是之前的哨探范围,所以才直到现在才发觉……”
  莫里茨身子不由的一晃,旁边卡米里赶紧上前扶住。莫里茨脸色白的吓人,深吸口气自己站稳,将卡米里轻轻推开。
  竟然不是从西南方向而来,却是从东边来的,难道说,来的这批鞑靼人不是攻击东大营的那批?若真如此,岂不是说,鞑靼人这次完全是倾巢而出,是要发动一次全面战争了?
  想及此,莫里茨再也镇定不下来了。急回头冲卡米里下令道:“快,派出加急信使,去向侯爵阁下汇报。就说鞑靼人不宣而战,发动了对我方的全面战争。记住,是全面战争!让侯爵大人千万小心,并告诉侯爵阁下,我北大营将誓死抵抗,必将战至最后一人!莫斯科万岁!国王陛下万岁!”
  卡米里脸色惨白,双目含泪的高声应了,转身跑了下去。这边厢,莫里茨脸色铁青,牙关紧咬。目光在周围的士兵们脸上扫视了一圈,见所有人都面带惊恐之色,不由的心下暗暗一叹。
  方才一番话,没有来得及避讳,已然让消息彻底扩散了出去。以北大营此时的状态,根本没丝毫可能抵抗的住。这些士兵们的恐惧,也就是意料之中了。
  “士兵们,现在外面有鞑靼人来袭,里面还有叛军作乱,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我知道你们害怕,但是害怕有用吗?不,没有!害怕、恐惧、胆怯,这些并不能让我们生存下来,只会更加快我们的死亡。
  那么,我们别无选择。是在恐惧中,像一个可怜虫那样卑微的死去,还是像一个勇士一样,用我们的枪,我们的刀,去在战斗中英勇的倒下?
  我,你们的军团长、领导者、莫斯科公国的战士莫里茨,我将选择后者。我会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告诉那些野蛮人,一个战士的荣耀,一个男人的不屈!我宁可在冲锋的路途上被砍去头颅,也绝不愿像鹌鹑一样颤抖的跪在地上,受尽屈辱的被践踏而死。
  现在,告诉我,士兵们,你们呢?你们的选择是什么?”
  他大声的宣讲着,瘦削的身躯中忽然腾起一股悲愤的气势,使得他在众人眼中,瞬间变得无比巨大起来。
  士兵们脸上的畏惧渐渐褪去,代之而起的是一种朝圣般的热烈和疯狂。是的,已经如此了,既然铁定不能活了,那么是要像个勇士一样的光荣战死,还是如同蝼蚁般卑微的死去?这个选择残酷,却并不难做出。
  “战!战!战斗!”
  “为了勇士的荣耀!”
  “杀,杀光他们!”
  有人带头先喊了起来,随即这种喊声如同荡漾开的水波一般,迅速点燃了所有人的情绪。无数的士兵齐齐振臂呼喊起来,甚至连躺倒在地的伤兵们,也挣扎着爬起身来,跟着大声疾呼起来。
  恐惧的情绪褪去,一股悲壮疯狂的战意弥漫,很快的便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浪潮。
  莫里茨眼中闪过欣慰之色,他激动的看着这些士兵,心中满是骄傲。这才是战士,他的战士!他莫里茨,莫斯科之盾麾下的战士!永不屈服,永不言败!即便是在最窘迫的困境里,也唯有一个字:战!
  “好,很好,非常好!你们,都是最勇敢的勇士,我为能与你们并肩作战而骄傲!那么,就让我们先解决掉里面的这些小老鼠吧。所有还能拿起武器的士兵听我的命令:向前!向前!碾碎他们!不计牺牲,夺回我们的大营!”
  他深吸一口气,毅然下达了这个决绝的命令。不计牺牲,那代表着如同方才那般无差别的攻击,将从头持续到尾,一直到达到目的为止。
  莫里茨不愧为公国有数的名将,他清楚的知道,眼下这个时候,如果想要两边作战,那绝对是万死无生的结局。而只有先集中力量,并力打退一方后,才可能挟胜利之威,再做回身一击。
  而先打哪一方,很显然,后营中的叛军将是毫无疑问的首选。一来叛军毕竟数量少,而且装备不全,对比之下是更容易解决的。先易后难,在这个关头毫无疑问是最适合的。
  只要拿下后营,不但能解决掣肘之患,更能极大的激发士气。而最重要的是,只要能重新掌握后营,那就能得到补给,让手中的火炮再次发挥威力。
  或许这个时候,因为敌人来的太突然太近,即便火炮打不出几轮了,但只要能尽可能多的杀伤敌人,也将让己方坚持的时间更久一些。
  所以,不计损失的并力一击,看似残酷疯狂,实则却是此时最高明的战术。
  这一次,罗斯士兵们没有了之前的怨愤。如同帕斯等人之前的状态一样,既然了悟了生死,那便再无可惧,唯余无尽的疯狂。
  所有人呐喊着、狂叫着,潮水般向前冲去。挡在他们身前的一切障碍,都被他们毫不犹豫的撕成碎片。无论是什么,无论是敌我,碾碎!碾碎!全部碾碎!
  火炮再次扬起炮口,死亡的轰鸣响起,整个大营上空,死神发出畅意的狂笑。
  中间地域的伤兵们懵了,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昔日的同伴,忽然变得如此残暴酷戾,竟一点儿也没有手下留情的样子了。
  抵挡不住,完全抵挡不住了。尤其是当他们看到了这些昔日的袍泽,脸上眼中露出的那种疯狂之色,他们整个身心都被恐惧占领了。
  转身,跑!和后面逼迫的枪声相比,对面的疯狂和无情的火炮,显然恐怖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
  后面,帕斯等人也懵了。这是什么情况?对面的人难道疯了不成?他们竟然一点也不顾及自己的战友了吗?而且这样下去的话,即便是战胜了他们,杀光了他们,他们又将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帕斯原本想着的是,利用这些伤兵来逼迫莫里茨,从而最终让对方投鼠忌器,通过谈判来迫使对方放过自己这些人。这是死中求活之计,也是当下最明智的选择。
  他已经没了其他的妄想,只要能活下去就行。至于后方曾给予他配合帮助的同盟,好吧,自己都要自身难保了,谁还会去在乎别人的死活?
  可以说,刚开始的时候,所有的情况都如同他算计的那样,果然对方在稍稍坚持了一下后,便开始明显显出劣势。只要这样再坚持几分钟后,帕斯觉得自己的谋算一定会成功。
  但是眼下,眼下这又是怎么个情况?眼看着游戏要输了,便输不起直接掀桌子?你大爷的,用不用这么没品,这么疯狂?
  帕斯欲哭无泪,再想后撤时却是来不及了。当面对着比他更疯狂的疯子,引发了完全全面的疯潮后,他便如同一粒沙尘般,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应该稳一点,先去联系后面的同盟就对了…….”这是帕斯临死前最后的一个念头。
  后面的同盟会管他吗?答案显然是帕斯想太多了。此时的奥利塞斯等人已经成功的将阿鲁尔等人放了出来,然后给了他们每人一匹马,又塞给他们一件武器,便立即转身走人了。
  远处已经传来了消息,主人的大军马上就要到了,他们必须要把最后的手尾搞好。至于阿鲁尔等人,是死是活就看他们自己的运气吧。
  轰轰轰——
首节上一节331/60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掠国

下一篇:最强终极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