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历史 > 大明闲人

大明闲人 第318节

  图鲁勒图恍然而悟,深以为然。这个汉家的少年郎果然聪明,生的又是如此俊朗不凡,而且这般小的年纪就做到了大明的钦差,我鞑靼人中何曾有过这般人物?
  小姑娘正值情思朦胧的年纪,不觉得便有些芳心可可。只不过一想起这家伙一见面就说自己嘴巴大,不由的又是气闷又是羞恼。于是,启程上了车后,便摆出一副我很生气的模样。那意思自然就是你快来哄哄我,不然就那啥那啥。
  以苏默的眼光,怎会看不出小女孩的心思?好吧,这活儿苏老师最拿手,随便几个小散手而已。旅途寂寥,逗逗小美女消遣一下未尝不可。更何况,他也想从这个小美女嘴中掏一掏,看看能不能打听出什么有价值的消息来。
  而即便没有这些个原因,不还是需要用这只小羊羔当诱饵吗?一个心甘情愿,主动配合的诱饵,总是好过强逼胁迫来的省心。
  “喂,你叫什么名字?真的是汉人的皇帝派来的钦差吗?”感受到某人灼灼的目光总围着自己打转儿,图鲁勒图心中得意之余,却也有些小惊慌,首先打破尴尬的气氛问道。
  “问别人的名字之前,不是该先告知对方自己的名字吗?菇凉,这是一个淑女必备的素质啊。”苏默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叫图鲁勒图。”图鲁勒图大大方方的道,随即又歪头想了想:“淑女?你们汉人是这么称呼的吗?我们蒙古人都是喊别吉的。”
  苏默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又不知从何说起,想想终还是放弃了。至于什么蒙古人都是喊别吉的,这个,苏默表示自己一点也不急,大家可以慢慢来了解。
  图鲁勒图愕然,瞠然不知所对。半响,忽的咯咯大笑起来,稍稍嫌大的嘴巴咧着,露出里面两排整齐的大白牙。
  “哈哈,你可真谑。别吉就是公主的意思啊,什么你不急,哈哈哈,笑死我了,笑死我了……”这姑娘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浑身颤颤的都趴到桌子上了,指着苏默点划着,完全没有中原女子的那种矫揉造作和含蓄。
  苏默脸有些黑,他喵的,露怯了,竟然被个小丫头片子取笑了,这真是太丢人了……..
  嗯,等等!公主?!我去!
  猛然间抓住了重点,他两只小眼瞬间睁大,直直的盯着眼前这个爽朗大笑的姑娘,眼中直要放出光来。
  郁闷个天的!这次大发了!随手圈来的羊羔,竟然是一只公主!达延的闺女!哇哈哈哈,这次看达延那家伙还不上钩?
  “你…….你干吗这样看着我?”图鲁勒图笑着笑着感觉不对,一抬头正对上苏默放光的双眼,不由吓了一跳。两手下意识的护到胸前,警惕的啐道。
  苏默晃晃头,回过神来。不屑的瞄了一眼那对小豆包,撇嘴道:“嘁,还没长全的小豆芽而已,挡什么挡,我才没兴趣呢。”
  呃!图鲁勒图当即如遭雷噬,僵在了那里。还没长全的小豆芽?!他,他他,他竟敢这么说自己!真是太可恶了!太恶毒了!
  图鲁勒图表示自己受到了高达一万点的暴击,太过分了。小脸儿绷着,涨的通红通红的,一字一顿的道:“你,说,什,么?”
  “什么我说什么,莫名其妙。哎呀,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生病了?菇凉啊,有病得治,讳疾忌医是要不得滴,这可不好。”苏默一脸的真诚,很是关切的劝道。
  图鲁勒图觉得胸闷,小胸脯急剧的起伏着,瞪眼道:“你刚才说了什么?什么没……没长全的,的那个什么。”
  “什么什么啊,到底是什么啊?”苏默充楞,一脸茫然的问道,眼底却闪过一抹笑意。
  图鲁勒图抓狂,涨红着脸怒道:“就是……就是那个……那个没长全的小……小豆芽……”
  真急了,一着急,那词儿便脱口而出。待到说出了口才省悟过来,不由大是懊恼。
  “没有,我没说过。”苏默毫不犹豫的摇头,果断不承认。
  图鲁勒图气急,“你说谎,你有!你说了!”
  “没有!”
  “有!”
  “真没有!”
  “就是有!”
  “……..好吧,我只是说,吃羊肉最好配豆芽,而且是没长全的那种,这有问题吗?”苏默瞪着眼说瞎话,无辜的看着她。
  图鲁勒图呆住,蹙眉苦思,刚才他是这么说的吗?哎呀,没听仔细,记不起来了……
  “你……真的是这么说的?”图鲁勒图鼓着包子脸,一脸怀疑的问道。
  “是,必须是!”苏默重重的点头,坚定的说道。
  图鲁勒图苦恼的抓抓头,感觉自己忽然好混乱。方才,似乎,好像是自己没听清……吧?可为什么自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呢?
  “你……”她怀疑的抬头看向苏默。
  “好了,这莫名其妙的,咱争究那豆芽做什么,没有意义嘛对不对?来来来,咱们接着之前的话题说。呃,对了,你刚才问我什么来着?”摆摆手,果断打断姑娘的思索,苏老师施展绝招乾坤大挪移。
  “呃,啊?我问你……咦,对哦,我问你什么来着?”神经略粗大的别吉中招了,迷茫着双眸,呆萌的跟着问道。
  “啊,我想起来了。你问我是不是大明的钦差,还问我为何没跟大部队一起。怎么你爹,呃,就是你父汗没跟你说吗?”苏默狡猾的将话题混绕一起,趁机开始打探起来。
  图鲁勒图好看的双眉蹙起,总感觉哪里不对,可偏偏又一时想不起,下意识的顺着他的话摇头道:“没有啊,父汗只是忽然让你们使团去了忽而忽失温那边等着。你们那个钦差老头子好烦,整天缠着我父汗签约签约什么的,还说些大家都听不懂的话,我和父汗都不喜欢他。哈,这下子把他们送走了,可不知有多清净了,族人们的也都很高兴呢…….”她说到最后,不由啪的拍了下手,开心笑了起来。
  苏默为牢于冕默哀三分钟,这尼玛得多招人恨啊,送走了他们跟欢送走了瘟神似的。
  “嗯嗯,那老家伙确实很烦的。整日介叽叽歪歪的,最讨厌了。”苏默重重的点头附和,毫不犹豫的落井下石。
  图鲁勒图大喜,笑的眉弯眼眯的:“哈,你也这么觉得?”
  苏默哏儿都不打的点头:“当然,我从不说谎话,最是实事求是了。”
  图鲁勒图就裂开大嘴笑了,两排大白牙晃的苏默直眼晕。这菇凉,笑起来有股肆无忌惮的味道,粗豪中却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憨态,竟是有种别样的可爱。
  “对了,母兔兔啊。”苏默眼珠儿一转,满是温情的看着图鲁勒图叫道。
  图鲁勒图一愣,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是叫她。连忙伸出一只白生生的小手晃了晃,纠正道:“我叫图鲁勒图,不是母兔兔。”
  “哦哦,知道,知道了。”苏默敷衍着点头,“别打岔,我说母兔兔啊……”
  图鲁勒图:“………”
  “…….你可记得那个使团,呃,就是那个讨厌的老头,具体是哪天走的吗?当时还发生了什么事儿吗?或者说,有什么别的奇怪的人出现过吗?”苏默谆谆善诱着,引导着母兔兔思考。
  图鲁勒图很想再次重申下自己不叫母兔兔,可不等话出口,就被苏默后面的引导带偏了。
  小脑袋可爱的歪着,一根春葱似的玉指抵在腮边点着,蹙眉回忆着。
  “…….哪天走的?唔,好多天了吧,记不得了。奇怪的人和事儿……啊,我想到了。他们临行前的头天夜里,说是有几个远方的客人来拜访过父汗。大半夜的来拜访,这个算不算奇怪的人或事儿?”
  苏默目光猛的一闪,一抹寒光稍现即逝。
  
第498章:汉家郎,你大胆的往前走……
  
  博罗特和济农站在狼藉的营地中,听着族人和两个留守的少年的禀报,两人面面相觑,都是一副阴晴不定的模样。
  挥手将不相干的人打发下去,博罗特疑惑的看向济农,迟疑道:“大明钦差副使?大明使团不是已经去了忽而忽失温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儿,还出手救下土扈特部?”
  济农脸色阴沉,瞄了这个大王兄一眼,眼底有不屑之色一闪而过。什么出手救下土扈特部,贼喊捉贼不行吗?这几天接连接到信报说附近的族众被攻击,这些族众多的有五六百人,少的也有一两百人,足以说明这伙贼人不在少数。
  而从方才土扈特部幸存下来的人口中得知,攻击他们的人最多不过也就数十人,这个数量明显不对。
  是,土扈特部不过就是个百十人的小部落,但其能附属与土默特部,岂是单单凭依关系那么简单?土扈特人勇敢善战,昔日也曾是极大的一个部落,只不过后来屡次为了蒙古而战,青壮多战死沙场,这才渐渐颓没下来,为了保护他们,才令其依附与土默特部。
  而此次战斗,他们开始虽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后来已经开始组织其有效的对抗了。若不是那所谓的大明钦差副使忽然半路杀出来,鹿死谁手,还真的尤未可知呢。
  甚至可以说,那个大明钦差副使的突然杀出,非但不是救了他们,反倒是阻住了土扈特人对来犯贼人的反击,等若是替贼人断后,使得那帮贼人能得以顺利脱身而去。
  别说什么他们也在追击的话,那种话只能骗骗小孩子。真要有心追敌杀贼的话,他们又岂会浪费时间在这搜刮物资,你妹的,居然还烤了好几只牛羊。大爷的,这是在战场上啊,你当是开篝火烧烤晚会吗?也就老大这种一脑子肌肉的蠢货,才会相信那种鬼话。
  不过这话却不需要跟老大解释,他越是愚蠢才越是对自己有利。父汗共有十一个儿子,哪个不是虎视眈眈的觊觎着父汗的位子?老大作为第一顺位继承人,将众兄弟的火力都集火在他身上,自己正好躲在后面渔利。若是他真那么聪明,自己哪还有的玩?点醒他?傻子才会去做呢。
  “刚才族人们不是说了吗,是大明钦差副使。大哥可还记得,当日就有传闻说,大明这次使团中有一位副使因故未能同行,还在边塞闹出偌大的风波来,想必就是这位了。只是没想到,此人竟在这里出现了。”
  博罗特这才猛省,低头想了想又问道:“那……那现在怎么办?咱们是追上去还是在这儿等?”
  济农看了他一眼,温和的道:“大哥的意见呢?小弟一切以大哥马首是瞻,大哥马鞭所指,便是小弟刀锋所向。”
  博罗特大为满意,自得的点点头,随即又阴沉下脸来,沉声道:“汉人最是奸诈,我不太信任他们。小妹乃是我蒙古别吉,身份何等尊贵,与那些汉狗混在一起算什么事儿?再说了,我蒙古勇士的战斗,何须汉狗来插手。你去传我的令喻,三军稍作收拾,然后即刻上路,追上他们。”
  济农迟疑了下,犹豫道:“大哥,咱们就这么追上去,万一…….”
  博罗特皱皱眉,心下不悦,斜眼看他道:“怎么,你有别的意见?刚才不还说一切唯我马首是瞻吗。”
  济农再不迟疑,立即抚胸应诺,唤过旁边一个随从去传令下去,眼中却有一抹阴沉划过。
  老大说的冠冕堂皇,其实还不是想争功?否则的话,区区数十贼人而已,只需派自己带本部追上去便可,又哪里需要劳动他这个大王子亲自上阵。
  这个蠢货,看不清形式不说,他就不想想,若一旦是汉人使诈,那么小妹如今在他们手中,投鼠忌器之下,这么冒然追过去又能济的什么事儿?
  自己不过稍作姿态,这个蠢货便堂而皇之的跟自己吆五喝六的,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这么想着,面上却不露声色,借口也去整顿所部返身离开。到了自己营中,当即唤过一名心腹,让他立即快马去报达延,将自己的顾虑报上去。
  有了这一出,小妹那边再出什么岔子,却是怪不到他济农头上了,自有老大这个蠢材顶在前头。还有那些个族中耆老贵人,他们的子侄这会儿可都跟小妹在一起呢,这要是出点什么岔子,嘿嘿,老大的乐子可就大了。
  想到这儿,他瘦削的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只是旋即又低叹一声,眼望着帐外的虚空出神起来。
  小妹那边,也不知究竟如何了。虽然自己使计让老大做了挡箭牌,但终归小妹是失陷在自己附属部落中的,一旦真出了事儿,这番牵连却是逃不过的。
  况且,不论兄弟间的嫌隙来说,对于图鲁勒图这个妹妹,他也是真心的宠爱,事非得已,实在真的不想她出什么事儿。
  小妹一向聪慧,但愿她能早点发现端倪,自己想法保证自己的安全吧,他如是想道。
  图鲁勒图聪慧吗?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但可惜的是,那只是对普通人来说的,而此刻这位聪慧的别吉面对的却是一个穿越数百年而来的老司机,这点聪慧就显然不太够看了。
  “你是个了不起的勇士,你的勇敢获得了我们蒙古人的友谊,谢谢你。”图鲁勒图认真的说道。说这话时,眼神中分明有某种别样的光彩闪动。
  此时的她正与苏默并骑而行,一边好奇的打量着苏默胯下的汤圆,一边与苏默随意的闲聊着。
  吃过了烤肉,填饱了肚子,她好动的性子便难以忍受车厢中的憋闷,于是便与苏默弃了马车,重新骑上自己心爱的火哧溜。
  蒙古人的孩子从小便在马背上长大,骑马便如吃饭喝水一样自然。她虽然是女子之身,公主之尊,却也半点不妨碍她传承这种优势。
  经过了车厢中交流,天性豪爽豁达的她和苏默已经俨然朋友一般,交谈之际不见了半分隔阂。在问起追袭的敌人时,苏默大义凛然的表示,他宁可暂时放弃皇帝的使命,也要先为朋友讨回个公道,这让单纯的图鲁勒图大为感动,好感度直线飙升,堪堪达至友情已满的地步。或许只要再稍稍努力一下,便能突破友情的桎梏,达至另一种境界了。
  勿须质疑这种感情发展的速度,蒙古族的女子敢爱敢恨,从不惮于果敢的追求自己的所爱。
  在图鲁勒图的眼中,苏默本与她平日惯见的草原男子大为不同。中原人特有的温文尔雅的气质,从第一面时便让她有种莫名的吸引力。
  而车厢中的一番交流,苏默的言笑无忌、略带着邪魅的调笑和无赖,更是如同一剂催化剂,使得正值怀春年纪的少女生出了些朦胧的情丝。
  而苏默自身条件不差,颇有些小帅的潜质。再加上他年纪轻轻,便头顶大明高官的光环,这更是为他加分不少。
  但最终彻底打动图鲁勒图的,还是苏默那份肯为了她的族人,无耻之极的忽悠宣言。
  一个肯为了自己和自己的族人,果断放弃皇帝的使命,毫不犹豫的领兵,无惧危险的追杀自己的敌人,如何能不令图鲁勒图感动莫名,芳心可可。
  可怜远在数百里之外的济农,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心目中聪慧的妹子,不但未能如他期盼的那样慧眼识破,反倒是如此之快的便沦陷了。
  “你们蒙古人的友谊?”苏默歪着头,饶有趣味的看着她,“其实比起来,我更在乎的是你,母兔兔,你呢?我有没有得到你的认可呢?”
  图鲁勒图眼神有些飘忽,躲开他灼灼的目光。蒙古女子只是敢爱敢恨,却不代表她们不懂得羞涩。她终也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儿,生平第一次面对这种事儿,心中固然甜甜的,却也莫名的有些小惊慌。
  不过她始终不是汉家女儿,骨子里的大胆泼辣,让她在最初的不知所措,很快便调整了过来。
  “勇敢的汉家郎,你若真的喜欢我,便该带着你的猎物,赶着你的牛羊,去向我的父汗当面提亲。我会挑选最美的野兽毛皮,来编织我的嫁衣。我,等待着你的到来。”
  蒙古族的少女,火辣辣的目光勇敢的看着他,健康的、透着略带褐色的小脸儿浮起两团红晕,使得她一时间竟艳光四射、娇艳不可方物。
  苏默当即有些思密达了,瞠目结舌的看着少女,往日里的油嘴滑舌竟忽然僵硬起来。
首节上一节318/60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掠国

下一篇:最强终极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