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历史 > 大明闲人

大明闲人 第310节

  苏默眼神沉了沉,暗暗调动元气,挥手连着打出两团送进了魏壹体内。
  在经历了秘境两次淬炼后,他体内的生命元气又有了长足的增长,并隐隐生出某些莫名的变化。用苏默的话说,就是感觉似乎变得更活跃了些,不再是如之前那般死气沉沉的模样。
  这样两团元气送出,魏壹顿时浑身一震,霍然抬头惊骇的看向苏默,脸上满是不敢置信之色。
  便在这两团元气入体的一霎那,他就感觉到某种玄妙难言的变化在体内发生。并且随着这种变化,体内那让他痛苦不堪的内伤,也在渐渐的持续开始好转起来。
  他也算是武学大家了,虽不如胖爷那般高深,但显然也是到了一定的境界了。由此更是能体会出,苏默给予的这两团元气的奇异之处。那竟是能让其本源根基提升的东西啊,这…….这简直是逆天了!
  本源这种东西从来只听说持续消耗的,可谁曾听闻过还能增加的?都传说这位苏公子乃是神仙转世,莫不是真的如此?
  他脸色变幻不定的想着,再看向苏默的眼神,便不由的有些高深莫测起来。
  旁边魏二哪知道这些,眼见大哥忽然身子剧震,然后便痴痴呆呆的不动了,顿时大惊失色,在旁连声疾呼起来。
  “大哥怎的了?二哥,大哥怎的了?唉哟,这畜生…….”正乱着,忽听的洞外传来一阵焦急的怒喝声,同时伴随着汤圆低沉的怒吼声。
  洞内,魏二闻声一惊,失声叫道:“老三、老四!”
  苏默一拍脑门,叹口气对胖子使个眼色。胖子意会,两步窜了出去。待到洞口外,却见汤圆毛发耸立,一个庞大的身躯将洞口堵得严严实实的,正对着对面两个汉子作势欲扑。
  而这两个汉子分站左右,各自挺着一把长刀,警惕的看着汤圆,脸上全是焦急震骇之色。
  “可是魏三爷和魏四爷?莫要惊慌,这是我家公子养的宠物罢了。哦,魏大哥没事了,两位尽管放心就是。”胖子先是喝住了汤圆,略一打量这两人,这才抱拳见礼说道。
  魏三魏四二人惊疑不定,正待要说什么,却见洞口人影一闪,魏二已是快步走了出来。先是对胖子点点头,这才冲着两人颔首道:“好了,都是自家人。这位乃是苏公子的侍卫,那个……那个……”
  魏二说到这儿忽然卡了壳,他忽然想起,这么久了,自己竟然忘了请教胖子的姓名了,这下想要介绍却一时卡壳了,不由的顿时尴尬不已。
  胖子笑笑,抱拳道:“公子赐名随便,几位随意称呼,或者直接称呼胖子也成。”
  魏二几人一囧,随便?这可真是……随便啊。只是心中腹诽,面上却不好露出,当下纷纷抱拳见礼,却是口称胖兄。
  汤圆眼见打不起来了,没精打采的自顾往洞口旁又趴了,理也不理这帮人。胖子笑骂着点了点它,随即和魏二一起引着魏三、魏四二人进洞。
  魏三魏四惊奇的看看汤圆,便忙不迭的跟上。他们心系魏壹安危,此时虽惊奇于汤圆,却也是顾不得了。
  待到进了洞,一眼便看见魏壹和一个少年并肩而立。那少年果然是熟人,可不正是昔日在武清的那位苏公子嘛。
  而让两人惊喜的,则是自家大哥魏壹了。此刻的魏壹,明显的精神大好了。不说神完气足吧,但是面色红润,呼吸间悠长充沛,再无半分之前病态。
  这是怎么回事儿?昨晚还见大哥一脸的病容,甚至行动之间都极为艰难来着。便这一晚的功夫,可以竟有如此天差地远的巨变?
  不过心下虽然惊疑,但却更多的是欢喜。当下两人先是上前给苏默见礼完毕,这才急不可耐的向魏壹问起。
  魏壹笑容满面,深深的看了苏默一眼,却只是含混道:“都是托苏公子洪福,此番恩情,你等须记下了。”
  两人一惊,忙又再次向苏默行礼。他们本与苏默相熟,不过那都是看在自家小世子的面上,真要说起来,他们八健卒自身却是跟苏默并无多大交情。
  当然,对于苏默的印象,他们兄弟也是相当不错的。当初在武清时,苏默从不以下人视之,推食食之,解衣衣之,完全是以对朋友般平等的对待,这让八健卒都是感念不已。
  但也仅只是感念了。可这次却是不同,大哥魏壹虽然说的含混,但是几兄弟这么多年下来,默契方面早已不需多说。便只一个简单的提点,便已明白内中的含义了。
  救了自家大哥的恩情,这已经不再是单单的主家情分,而是实实落落的直接源自八兄弟自身了。如此,两人再看向苏默的眼神中,已全不是先前单纯的尊敬,而是尊敬之中透着亲近和感激了。
  苏默六识敏锐,自是能感觉的出来这种变化,当下也是得意不已。上前一步扶住两人,几句话出口,以他的口才,很快便已是亲热无比,好悬没当场就拜了把子了。
  待到再次重新落座,魏二又将自己的经历给二人分说了一遍。听到不单单是大哥受了苏默的恩惠,便是二哥都是靠着苏默救回来的,这两人更是震惊中,愈发对苏默敬重起来。
  “行了,你们既然过来了,后面的事儿便你们亲自跟苏公子说说吧。”魏壹等两边客气完了,这才对着魏三魏四说道。
  苏默却摆手打断道:“先不忙,反正已经这样了,情况我也大体了解了,便急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不如咱们先去看看受伤的众兄弟,三哥四哥受累,便在路上给我说说如何?”
  魏三魏四自是点头无虞。魏壹却是惊喜不已,他可是刚刚才亲身体会了苏默的手段,自是知道苏默肯去看望麾下那些兄弟代表了什么。当下正容起身施礼,郑重的道:“公子于我众兄弟之恩,壹感佩在心,永不敢忘。日后或有所命,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苏默心中暗喜,面上却连连谦逊,更是让魏氏兄弟再三感叹。旁边胖子看的嘴角直抽抽,自家少爷啥德行,他可是太了解不过了。那绝对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魏家这哥几个算是跳不出公子的手掌心了。
  当下,几人出了山洞,一路往后面伤兵营而来。路上,魏三魏四便将后面魏壹没来及说的情况,又详细补充了一番。
  苏默到此,才算是大体搞清了此时草原上的状况。
  大乱起后,草原上两大主要势力,达延和亦思马因都竭力收缩。一方面和罗斯南征大军小心纠缠着,一方面完全封锁各处往来的通路。这般作为却不是针对魏壹等人,而是防着那些新进入草原的势力,唯恐给人钻了空子,来个斩首战啥的。
  而近些日子来,这种变化终于渐渐平复下来。毕竟,在这北地草原上,酷寒的气候才是最大的威胁,若不是忽然多出这么些变故来,往日里,草原上这个时候,所有部落都是缩在帐篷里猫冬呢。
  草原的冬季,虽然少了一些诸如大黄蚊、沼泽地等威胁,但是却多了如白毛风这样的自然天威。除此之外,狼群的危害也大大增加。这些残忍狡诈的动物,从来都是群体而动。少则三五十,多则成百上千。
  在这隆冬之际,食物的不足,让它们比平时更凶狠了几分。便是一般的小部落遇上,大多都是被全部变成食物的下场。
  所以,截止目前,草原上除了零星的小范围战斗,之前那种四处大战的局面,几乎不可见了。而苏默所关注的几个手下、好友,听说也都各自找地儿收敛起来,以避开天候的威胁。
  但虽说如此,唯有一件事儿,却是这己方共同的地方。那就是对于搜寻苏默下落的行动,从未断绝过。
  苏默默默的听着,良久不发一言。只是若仔细留意,却能看到他眼角在轻微的颤动着。
  众兄弟朋友,哪怕是在这种恶劣的情形下,仍然没有放弃他,这让他感到心中暖洋洋的,有种说不出的情绪在不停涌动。
  使劲的揉了揉有些酸涩的鼻子,良久后,带着浓重的鼻音沉声道:“去,给魏大哥说一声,待我帮兄弟们治疗一番后,咱们,出发!目标,王庭汗帐!”
  
第484章:祸水东引
  
  轰隆隆,沉寂了半月之久的山谷忽然喧嚣起来。一队队骑士鱼贯而出,震的山谷轰鸣,浮雪飘飞。
  苏默骑着汤圆,胖子和魏氏四兄弟各跨战马立于旁边一个土岗之上,目送着骑队而出。
  骑队人数其实并不多,总共不超过百骑,但是声势却如千军万马一般。马上骑士个个面色沉稳,浑身透着悍勇冷厉的气息。
  经过了苏默的生命赋予洗礼,这些骑士们在将养了两日后,又得到了足够的食物补充,终于彻底焕发了昔日的风采。甚至可以说,比之昔日更精锐了几分。
  这本不是什么难理解的,毕竟,三百人从进入大漠后就不停的厮杀,能活到这会儿的,必然是其中的佼佼者。这便如同养蛊一样,不停的厮杀淘汰,剩下的就是最强壮的。蛊是如此,人也亦然。
  魏壹端坐马上,脸上有抑制不住的激动。这些个老兄弟,前两日还大多都奄奄一息,离死亡不过一步之遥。可何曾想到,竟还有如今一幕,大伙儿能再次并肩驰骋、纵横沙场呢?
  全都是拜苏公子所赐啊。他心中叹着,望向苏默的目光,充满了感激和敬畏。
  “苏公子,大哥二哥,我等这便去了。”感叹中,旁边魏三魏四两人一扯缰绳,转到前面,就马上躬身向几人行礼拜别。按照苏默的谋划,他们另有任务在身,却是需要先行一步的。
  苏默微笑颔首,就马上拱手作揖。魏壹则轻踢马腹上前,深深的看了二人一眼,沉声道:“汝等此去,万事自己小心,休误了公子大计!”
  魏三魏四惕然应诺,再次抱拳一礼,随即转身轻叱一声,抖开缰绳奔了下去。待得到了下面,唿哨一声,队伍中便分出五十骑相随。
  随后,包括魏三魏四在内,五十二骑皆从身后扯出一件厚毡风衣披上,老远一看,俨然变成了一队罗斯骑兵。
  众人相互打量一番,眼中均闪过一抹笑意,这才再次唿哨一声,泼喇喇纵马而驰,直往南边而去。
  这边苏默等人也各自驱动坐骑下了土岗,剩余骑士则自动围过来跟在其后,调转马头,却是向着另一边而去。
  骑在马上,魏壹频频回身凝望,沉毅的面孔上,一抹担忧之色一闪而逝。
  “大哥可是在担忧老三老四?”魏二跟在他身边,敏锐的捕捉到了魏壹的神色,不由低声问道。
  魏壹眼神沉了沉,没说话,只是微不可闻的发出一声轻叹。
  魏二想了想,笑道:“大哥其实不必担忧,老三老四极是机警,又是带惯了兵的,只要小心些,料来出不了岔子。更何况,苏公子之计,不过只是疑兵罢了,又不需真个去死命厮杀,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魏壹脸色略缓,轻轻点点头,这才低声叹道:“我等受苏公子大恩,若是为了苏公子,便战死沙场也在所不惜。然则终是手足兄弟,这担忧之情却是忍不住。罢了罢了,为兄看来是真老了,徒作此小儿女状,倒让二弟见笑了。”
  魏二眼神波动了下,没再说话,只是伸手过去,用力握了握兄长的臂膀。
  魏壹便拍拍他手,深吸一口气,猛然间精神抖擞起来,一抖缰绳,沉声喝叱一声,拍马往苏默身后追去。
  侧耳听着后面的马蹄声,胖子微微靠近苏默,低声道:“少爷,他们……能行不?”
  苏默斜了他一眼,脸上似笑非笑,漫声道:“行不行何不拭目以待?放心吧,我心中有数。”
  胖子便嘀咕一声,不再言语了。也不知少爷怎么想的,老老实实的打出钦差旗号,直接过去不就完了?却非要多此一举的演什么戏,这来回奔波的不说,就眼前这点人,还要主动去撩拨那些罗刹人,这算不算作死呢?
  目光瞟了瞟左右的士卒,再次在心里摇摇头。胖爷现在眼界也高了,实话说,真心看不上这些所谓的悍卒。
  在他意识中,如果非要走这么一趟的话,倒不如还是自己和公子二人去更省心些。凭着自己提升了不下两个等阶的境界,再配合着汤圆那家伙变态的体质,便是罗刹人千军万马,也足以杀个七进七出的。
  但若加上这些人,可就不好说了。这些人勇则勇已,但那是对普通人而言。真到了战阵之中,数量上一旦没有了优势,更多的可能是变成累赘了。
  只是这话却不好明说,且不说少爷已经安排了,单只魏氏兄弟对自己不错,这脸面上也下不来不是。
  所以,胖爷其实很有些纠结。像刚才那样对少爷暗示一下已是极限了,但见少爷回答的决绝,他也只能按下心思了。
  此时离着纵坎帕尔和吉里耶夫已经五天过去了,算算时间,两人怎么也该回到了罗斯大营。苏默心中盘算一会儿,转身挥手下令,让众人加快行军速度。毕竟此时的气候,真心不适合战斗。
  不过好在他们也不是真要去打一场战役,与给魏三魏四的命令一样,两边都是演戏而已。所为的,不过是给所有人造成一个铁定的错觉,那就是大战随时可能一触即发,完全不可避免了。
  像胖子这些人不知道,但是苏默可是心中明镜儿似的。俄罗斯远在西北之地,与中原这边不但路途遥远,更是隔着一座天然的屏障:高加索山脉。
  所谓的莫斯科公国南征军团,其实不过只是一小部分探索分队而已。这样的小分队,根本不具备发动大型战役的能力,更不可能撼动如同一国的北元蒙古。
  而他们之所以能在这次混乱中大占便宜,一来是出其不意,打了达延和亦思马因一个措手不及;二来则是双方相互都不了解,战斗模式的差异化,导致了达延等人的错觉,不敢过分紧逼的缘故。
  但若是这层窗户纸一旦被戳破,那这股小分队就唯有狼狈逃窜的结局了。可若是真个如此,那苏默的一系列谋划,便都将成了一纸空文。
  所以,苏默要做的就是,主动引发几场小规模战斗,暗助罗斯人不断的获得一些胜利。这样不但可以更加引发罗斯人的贪婪之心,使其恋栈不去。同时,还能持续给草原各部施加更大的压力,令其将精力全部转向自家后方。
  如此,无论是亦思马因也好,还是达延汗也罢,都不得不先按下对大明的不轨之心,便是装也得暂时装出一副和平交好的假象来。唯有这样,才能让苏默达成目的,成为最大的赢家。
  至于说这种假象很可能装不了太久,苏默表示毫不担心。他要的本来也不是真的让俄罗斯东侵,北极熊的贪婪残忍,作为一个后世人可是比这个时代任何一个人都清楚明白的多。
  他要的,也只是一个短时间的假象就够了。只要这个时间足以支撑他度过目下的难关,后续这些罗斯人会怎样,管他去死呢。
  所以,本着这种目的,魏三魏四的使命便是假扮成罗斯人,做出奔袭达延部的迹象,给达延造成一个对方已经深入草原,有能力对其造成致命威胁的假象。
  正好此番苏默在俘虏吉里耶夫那个骑兵团时,葛朗台属性发作,把整个骑兵团扒的险些只剩下裤衩儿了,倒是足以让魏三魏四这队人从头到尾武装起来。只要不是贴近了仔细看,任谁也看不出破绽来。
  也正是有了这个底气,才让苏默想到了这么一招祸水东引的毒计。而他自己,则带着魏壹、魏二等人,再次扮作鞑靼人的小队,去调戏下罗斯人。反正早在前回对着坎帕尔时,他就毫无节操的扮演过达延的手下,还是扮作汉奸那种恶心的物种来着。
  而这回,再带着这么一队人呼啸而来,一来可以更加佐证当初利用纵放坎帕尔和吉里耶夫两人带回去的消息;二来嘛,便是再给罗斯人火头上添点油,让那火烧的更旺一些,免得他们因为气候的问题先缩了回去。
  想想那些罗斯人在看到了自己这些人,骑着原本该是他们的坐骑,用着原本该是他们的武器,吃着原本该是他们的食物,却回过头来主动挑衅他们,在他们眼前耀武扬威,嘿嘿,这要是他们还能忍的话,苏默真的觉得有必要重新认识下这头北极熊了。
  按照这种设想,那么无论两边哪一边得手,苏默都可以随机应变,隐在后面从中渔利。就比如苏默得手,便索性引着罗斯人真个去汗帐那边溜达一圈儿;
  而如果魏三魏四得手了,苏默就和他二人合兵一处,狠狠的给达延来上一家伙;
  而如果两边都顺利得手的话,那好极了,正好引着两下里火拼一场,谁死了苏默都会拍巴掌叫好,管他人脑打出狗脑来呢。当然必要的时候,苏默绝不吝惜从旁加把劲儿,将局面营造的更有利于自己就是了。
  这么想象着两边打的血乎淋淋,不死不休的场面,哎呀,简直不要太美好了,坐在汤圆背上的苏默不由的发出几声嘿嘿的奸笑声。这笑声让身下的汤圆和旁边的胖子,都是不觉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眼,都砸心中暗暗嘀咕,却不知又是哪个家伙要倒霉了。咱家少爷这笑的啊,实在是太猥琐了有没有?
  这一人一熊正嘀咕着,前方早有一骑飞奔而至,正是派出去探路的斥候。待到奔至近前,马上斥候勒住马翻身拜下,大声禀报道:“启禀二位统领、苏公子,前方八十里发现罗刹人军营。”
  
第485章:耻辱者坎帕尔
  
  “耻辱!耻辱!这是公国之耻!”罗斯军团大营中,伊诺侯爵暴跳如雷的来回踱步,指着下面的坎帕尔怒吼着。
首节上一节310/60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掠国

下一篇:最强终极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