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历史 > 大明闲人

大明闲人 第300节

  嘉曼明显松了口气儿,这费了一大通的劲儿,可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当下努力使出最后一点儿能量,颤声道:“老衲出身天竺烂陀寺,若公子日后有缘得遇天竺之人,还望代老衲传一句话,就说老衲毕生所学,尽在燕京光彩胡同一栋种着五棵杨树的老宅中。望其能起出归于天竺,则老衲无憾矣。”
  苏默一呆,瞪着眼看嘉曼,见他浑身已然是烟雾腾腾,连面目都难以再维持下去了,却不再有声发出,当即楞道:“就这些?没了?”
  嘉曼此刻已经彻底化为一团轻烟往天上飘散,却从烟雾中传来声音道:“是,便是如此,但望公子不负……此……喏……”最后一句,已是有些飘忽,却是连声音都开始消散了。
  苏默慨然点头应下,不过捎句话而已,这活儿苏少爷觉得可以有。只是头才点下,猛的想起一个事儿来,急忙仰头大声问道:“唉哟,大和尚,你还没说,那白玉京究竟在什么地儿?”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轻烟袅袅散去,越来越淡,只隐隐一句残句,飘渺传来。
  
第465章:遇敌
  
  冬季的西伯利亚,哪怕只是边缘,对于毫无准备的普通人来说,也是十死无生的生命禁区。但是放在苏默、胖子和汤圆这两人一熊身上,虽也是难捱,却还远不足以伤到性命。
  意外的遇到了将死的嘉曼,吧啦吧啦听了一通的秘闻,对于苏默来说,收获更多与在明确的了解了自己的敌人;
  但是对于胖子和汤圆来讲,所有这一些都只是些废话。与他们而言,只要是敌人,少爷说该杀那便杀了就是,又哪管你是什么来头、背景。没的费那些脑子,倒不如多吃点喝点来的自在。
  最多就是会好奇下诸如那个嘉曼在光彩胡同究竟藏了些什么,会不会有什么宝贝?要不要干脆黑吃黑,大伙儿自去挖了算完之类的。
  当然了,汤圆作为一只熊,肯定不会明白这个人类口中的财宝是什么。但是它却能明白,这个人类在说到比如“发财”、“宝贝”之类字眼时,口角边的涎水代表着什么。
  好东西,肯定是好东西啊。也不知该有多好吃……,嗯,别怀疑,作为一只熊,它能用好不好吃来衡量物品价值,已然算是极聪明的表现了。
  于是,一路之上,总是会出现一个胖子不时的手舞足蹈、唾沫星子四溅的说着什么,另一个少年只是若有所思,而少年胯下那只大白熊却总会啊呜啊呜的应和几声,倒是显得比主人还要兴奋。
  对于胖子的提议,苏默其实也考虑过,不过最终还是不置可否。倒不是他真个有什么节操,一诺千金。而是想想嘉曼那厮的性子,实在拿不准其中究竟会有什么奥妙。
  而且老和尚满身的古怪,他苏少爷喜欢的金银财宝几乎没有,却多的是些诡异难言的玩意儿,对他实在没多大吸引力的说。既如此,自己又何必枉做小人,落下个不守信诺的名头不说,弄不好还惹来一身的麻烦呢?
  所以,苏少爷很淡定。他心里决定了不去动老和尚的东西,不过却也不去刻意的拦阻别人动。毕竟,让别人去趟趟雷,自己躲在一边看看热闹,有便宜再考虑要不要出手,显然更符合自己的利益。
  至于人选,好吧,胖子如此热情,又是自己这边的,那便宜外人何如便宜自己人不是。嗯,自己就是这么个护短的性子啊,不贪心,只有点偏心而已。嗯,就是这样,一定是这样。苏少爷是绝不会承认,自己其实已经无良到了拿小伙伴去试毒、趟雷的可耻地步的。
  随着继续向南,一路上看到了各种属于西伯利亚的动植物,比如远山峭壁上的普托拉纳雪山羊,又比如阿穆尔旅鼠、俄罗斯麝鼠等等。
  待又过几日,一些麋鹿、孢子之类的动物也越来越频繁的出现,终于让苏默一颗心放下来,百分百的确定了自己确实是回到了主世界。
  胖子兴奋的打来好多猎物,话说这阵子可把胖爷折腾惨了,没肉肉吃的日子,简直如同地狱噩梦一般。现在回到了主世界,胖爷甚至在第一次发现了一只麝鼠时,都差点忍不住扑上去。
  按照后来苏默苏少爷的话来形容,那就是,当时胖爷那俩眼珠子都满是绿光,涎水能一流三千尺,差点没把整个西伯利亚给淹了……
  汤圆也吃到了肉,可怜的熊,在吃过了烤熟的鱼后,这种烤熟的肉也是第一次吃,结果,却愣是没抢过胖子,期间的景象,可想而知了。
  如此又过了月余,两人一熊终于走出了那似是没有尽头的原始森林,再次踏上了一片无际的草原。
  此时,中原内陆正是春寒料峭、乍暖还寒时候。只不过在这北方大地,仍还是沉浸在冬日的暴虐之中,并不见一丝春的气息。
  草原上的气候,变幻莫测,便如孩童的脸。随着心情而动,或笑或哭,捉摸不定。上一刻还是晴空万里,下一刻便是北风呜咽、刺肌砭骨。
  不过好在经历了这么久的狩猎,积累下了大量的皮毛。不说胖子和苏默两个人,便是汤圆身上,都奢侈的披着好几层各种兽皮,甚至大脑袋上都戴着一顶古怪的简易皮帽子。乍一看,任谁也不敢说那是一只熊。嗯,那条长尾巴就不用说了,单只外在那古怪模样,妥妥的是来自异星的生物啊。
  风雪之中,一片迷蒙,但是在苏默的神识指引下,两人一熊表示毫无压力,便如同在自家后花园漫步一般,仍是不紧不慢的信步闲庭。
  “停!”正走着,忽然苏默面色微微一变,抬手喊停,目光却如穿透了时空一般,猛然看向远处某个方向。
  “怎了?”胖爷警醒的靠了过来,目视着那边低声问道。同时将那把陨石斧子移到顺手的位置。这把斧子外观不咋的,但胖爷现在却极是喜爱,片刻不肯离身。
  “那边。”苏默抬手指向一个方向,“有人在厮杀,嗯,是三个人被一群人追杀。走,看看去。”苏默轻轻拍拍汤圆的大头,汤圆低吼一声,默契的领悟到了主人的心思,迈动步子加速,很快便小跑起来。
  胖子双目猛地一亮,下意识的舔舔嘴唇,摘下陨石斧拎在手里,微一提气,已是后发先至,只一个纵跃便超出了汤圆。
  “我先去探查一番,少爷你随后再来。”他远远的喊着,声音未落,人早已飞奔的不见了踪影。
  “这夯货!”苏默笑骂着,却也不去拦阻。刚才他神识中看的分明,追杀那三人的虽然不在少数,却也不过数十人而已。这点人数,完全不足以威胁到胖子这种大高手。更何况,或许是那秘境潜移默化的功效,便是胖子如今也大有进境,身体各个方面都大有长进。
  摸摸身上的巨虫虫蜕,苏默眼底有火苗跳动,那分明是一种跃跃欲试。
  男儿当杀人,千里不留行。作为一个打小喜爱武功的人,苏默何尝没有纵横江湖,又或驰骋沙场的梦?只不过一直以来,他有限的身手,只能让他浅尝辄止,根本不敢太过冒头。
  而便是如此,也已经有了如此多的危险发生过,不说他自己,便他身边的朋友亲人,也是绝不肯让他再去冒险的。
  但是现在不同了,且不说经过了神石的一再洗礼,使得他此时的身体早已进化到了人类的极致。便只是身上这件巨虫的虫蜕,便让他如同练了金钟罩铁布衫一般,俨然是刀枪不入了。
  再加上他此刻变态的速度和力量,单对单跟武功高手搏命或许差些火候,但是若在小范围的战场上,却绝对是人形兵器的存在了。便如眼前这种小型战斗,可不正是他苏大少爷的菜?
  “冲!汤圆,让他们也看看咱爷们的手段。”他目中闪光,猛地轻喝一声。
  汤圆感受到了主人心中的战意,顿时大吼一声,再次加快速度,如同奔马一般飞驰起来。
  作为一只异兽,一直都是身在食物链的最顶端的存在,骨子里的嗜杀欲望,又何曾低了过?只看这一路而来,虎豹之类的大型动物根本就不敢靠近,便能从中可见一斑了。
  再加上有苏默这个主人一再勒令,不许它随意杀戮,这让汤圆其实颇有些郁闷。
  而今,主人竟然主动发出战斗的命令,简直让汤圆要乐疯了。四肢不停的加速飞奔之余,那长长的大尾巴摇的也如同风车也似。
  轰轰轰,只不过转眼间,前方的胖子的身影已经在望。甚至更远些,那一追一逃的双方,也同时警觉到了这边的动静。逃命中的三人固然是神色大变,急急勒马转向躲避,后面追杀的数十骑,也都齐齐大声喝叱着坐骑,警惕的看了过来。
  “#%¥……¥……#!¥”追骑中,忽然一骑当先而出,远远的冲这边喊了起来。只是入耳的却是一连串的鸟语,这些人竟不是中原人氏。
  在这冬季的深原上,人人外出都是连头带面的裹得厚厚的,根本无法从脸上分辨敌我。是以,便是苏默神识之强大,也只能看出两方追逃的态势,但究竟分属哪方却是搞不清楚。
  但是这人忽然的一通大喊,却顿时暴露出了身份。苏默虽然听不懂对方的语言,但稍一分辨便反应过来。这些人,都是东欧人。而东欧人在这里出现的,又是强悍的骑兵,那最大的可能便只有一个了:俄罗斯的哥萨克骑兵。
  苏默的眼睛眯了起来,嘴角边微微弯起,划出一个残忍的弧度。别人或许不了解,但是作为始作俑者的苏默如何能不知道,俄罗斯人之所以能出现在这外蒙的草原上,可不正是因他所设的祸水东引之计?
  没想到自己甫一出来,竟然就遇上了这帮凶悍的家伙,这算是自己的幸运还是对方的不幸呢?不过,既然这边的确定是敌人了,那么其所追的一方,又会是谁?
  想到这儿,他心中不由一动,目光已是望向了另一边的三骑。却见那三骑并未趁机而走,只是沉静的按马停在原地。裹得厚厚的包头之中,三双眸子如冷电四射,虽身陷重围,却丝毫不见畏惧退缩之意,反倒是战意昂然,杀气凛凛。
  
第466章:抢怪的熊不是好熊
  
  漫天风雪之中,三方人马各自分在一边。可面对着最多的一方数十骑的优势,无论是苏默这边的两人一熊,还是那仅有的三骑,却都是毫不见半分颓势,隐隐然反而有种逆冲之态。
  那三骑在苏默三人到了之后,似乎想要靠过来,但却刚有所动,便引得俄罗斯人一阵骚动,不得不暂时打消了念头。只是带头的那个眼神闪烁,似乎颇有几分激动之色。
  俄罗斯人还在喊话,语声在风雪中带着几分凄厉。苏默眼神微微眯了起来,散发出危险的光泽。
  他六识超人,风雪之中那三骑的举动虽然轻微,但却瞒不过他的眼睛。对于俄罗斯人他本就不怀好意,如今见他们竟然敢阻拦靠过来的三骑,顿时再也遏制不住心中的杀机。
  “杀了吧,不必留手。”他淡淡的吩咐道。
  胖子双眼猛的放出精光,重重的一点头,不声不响的便飞身而出。苏默却只是淡淡的瞄了一眼,而后便轻催坐下汤圆,慢悠悠的向那边三骑而去。
  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至于那些俄罗斯人,倒要看看他们有没有那个胆子来招惹自己。话说苏大爷的刀,早已饥渴难耐了呢。
  看着只胖子一人奔出,俄罗斯人显然并没当回事儿。除了那个最先站出来喊话的外,其他人则都将注意力仍放在另一边那三骑身上。便是看到苏默主动往那三骑靠过去,当即发出阵阵的喝声。
  可就在他们满心以为靠着恐吓就能吓退对方时,场中的变化,却让他们大吃了一惊。
  胖子既然得了苏默的命令,哪会跟这些鬼佬客气。眼见那喊话的俄罗斯兵过来,不待他张口说话,便是毫不留情的一斧斩过去。以他的身手,别说这出其不意的一击了,便是对方有所防范,也是根本放不住啊。
  但听一声惨叫,胖爷潇洒的头也不回的继续大踏步前进,在他身后,那倒霉的俄罗斯人,满脸不可置信的呆望着他,半响才嗤的一声,自额头直到肋下,显现一条血线出来。随后噗的一声闷响,整个人便齐刷刷的分成了两块。
  轰!
  这一突兀的变故,众俄罗斯人先是一呆,但随即便炸了营。有恐惧的、有愤怒的,有大骂的,有惊呼的,原本还站成队列的方阵,顿时乱成了一团。
  好机会!胖爷虽不是出身军伍,但是战斗意识那可是绝对敏锐的。立刻便察觉到了攻伐的机会。
  “受死!”他仰天狂吼一声,原本还在一步步的步子,忽然猛的加速,只两个纵跃,已是出现在了方阵之中。手中陨石斧带着一片蓝汪汪的光影,只是一挥之下,便带出了漫天的血雾和残肢断臂。
  “啊——我的手我的手……”
  “天啊,救我,救我……”
  “快杀了他,杀了他,这个魔鬼……”
  “该死的,他砍断了我的腿……”
  众俄罗斯人的惨叫次第而起,霎时间乱成了一团。谁也想不到,对方只一个人就敢来冲阵,而且还是以这种近乎偷袭的方式。这对于崇尚着绅士精神的西方人来说,简直是太卑鄙了、太无耻了。
  他们更习惯于双方先彬彬有礼的对话一番,然后再摆开阵势开战。这样即便是最后战败的一方,也可以毫不耻辱的投降,并要求相应于贵族身份的俘虏待遇。
  这才是贵族应有的逼格。可眼下这个如同野人似的胖子,唔,果然是野人吧,瞅瞅那一身的零碎,可不正是妥妥的野人吗?
  这野人根本就不跟他们讲什么绅士精神,上来就砍人啊。妈蛋,这还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
  这数十俄罗斯人的首领也震惊了,瞪大了眼睛傻傻的看着场中忽然爆出的血花,愣了一下,才猛然反应过来,随即霎时间便红了眼睛。
  “杀!杀死这个异教徒!一个不留!一个不留!”他嘶声狂吼着,举起手中的战刀,狠狠的向前虚劈着。
  随着军令一下,整个骑兵方阵轰然而动。一半往胖子那边围去,另一半却呵斥连连,催马往苏默和那三骑冲杀过去。
  这边的动静,那三骑显然也被震到了。正想着是不是过去帮忙,可是眼瞅着对面苏默正迎过来,却不由的一阵犹豫。
  很显然,苏默才是正主儿。人家此刻正过来答话,自己这边却不加理会,实在是有些失礼啊。可这位难道就不担心他的部署吗?一个人对上数十号人,他却有心思过来说话,这得多大的心啊?
  好吧,毕竟那是人家的属下,轮不到他们来担心。既然要先过来答话,那也由得他去。不过饶是如此,三骑中那带头的还是先示意其中一人,往那边混战处靠过去,无论如何,在紧急时也多少尽些心意。
  苏默看的分明,不由微微颔首。但也就在此时,随着俄罗斯人方阵中一声唿哨,便见足有二三十骑狂呼乱叫着冲了出来,手中弯刀乱舞,望定自己杀来。
  “来的好!”苏默不惊反喜,眼睛瞬间一亮。抬头看向对面那三骑的首领,微微一笑,指了指奔杀而至的哥萨克骑兵,扬声笑道:“对面这位兄弟,咱们先杀贼。待杀退贼人,再来叙话。”
  对面三骑首领眼中戾色大盛,慨然点头大笑道:“好,便依公子所言。但请公子退后,为我等压阵。”说罢,一振手中长刀,便要催马冲阵而出。
  只是那马头还不待转过来,却听苏默长笑一声,随即一道白光从眼角闪过。苏默的笑声遥遥传来:“杀敌便杀敌,又压个什么鸟阵!熊崽子们,你家苏大爷来了!”
  大呼小叫之中,却是苏默早已催动汤圆,手中也不知从哪儿摸出根木棍来,胡乱挥舞着已是猛冲了过去。
  “不要!”三骑中的首领这一吓非同小可,好悬没从马上栽下来。好容易抓紧了鞍辔稳住了身形,再抬头时声儿都变了。
  他刚才离得远看不清楚,只是隐隐约约有些猜测,刚才靠得近了,已然是看清了苏默的模样,正大喜之余想着怎么答话呢,哪料到忽然冒出这么一出来。
  这位爷可不能出事啊!别人不知道,他可是清楚得很,眼下这草原之所以混乱成这样,可都是因为这位爷啊。若让他蹭破点皮儿,怕是自家老大都会扒了自己的皮吧。
  “快!快去护住他!便咱们死绝了,也决不能让他伤到分毫!”来不及再多说,只狂呼着丢下这么一句,便大喝一声,催马直追着苏默后面撵去。
  奔跃飞驰之中,心中简直悔的肠子都绿了。刚才就不该迟疑,先认了人再说才对。这位小爷也是,就你那点武艺,竟然也敢在这种战场上冲阵,这找死也不是这么找的啊。
  唉,麻烦了,要大麻烦了!但愿上天庇佑,可千万别出事儿啊。不然的话,固然自家老大不会放过自己,便是自己也不能原谅自己了。
  而且,听说为了这位爷,小公爷都从家里偷跑出来了,这要是回头知道了这位爷因为自己保护不力出了事儿,他还有何面目去见众兄弟和老公爷?
  这么想着,心下愈发大急。咬牙就手中的长刀狠狠在马屁股上抽了一记,那马顿时长嘶一声,又再加了几分速度。
  他这里心焦如焚,前面苏默却是散了欢般畅快。眼睛死死的瞪着前方,牙齿咬的紧紧的,浑身都在不可自抑的轻颤着。
  这种颤抖不是怕的,而是纯粹激动的。饶是他也曾经历过好几场战斗了,但是像现在这样,真个亲身上阵冲杀,还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呢。便是当日在兴县那次,他也只不过是被人护在中间,只顾着闷头逃窜了,何曾如此时这般,高呼酣战?
  大丈夫,当如是也!
首节上一节300/60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掠国

下一篇:最强终极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