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历史 > 大明闲人

大明闲人 第280节

  
第432章:相溶
  
  踏,踏,踏~
  坚定的脚步依旧在一步步的向前行进,毫无半分迟疑。只是仔细看去,可以看见苏默此刻的脸上,却是不断的在微微抽搐着。
  随着愈发往里的深入,那种如同魔音灌脑般的呢喃,几乎成倍数的渐次递增着,慢慢的向着他所能承受的极限接近。
  这种无形的杀机,比之那种作用于肉身外表的,不知可怖了多少倍。然而苏默却浑然不觉,他在忍受了这么久之后,隐隐的心中升起了一股明悟:这是一种难得的危机!
  危机危机,既有危险也有机遇。而同样的,危险有多大,机遇也就有多大。但是具体的机遇又究竟是什么,他不知道,或者说,他只是能隐隐的感觉到,却抓不住那点灵光。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坚持,坚持,再坚持……
  慢慢的,他的眼神开始涣散起来,迷茫而空洞。唯有最深处一点精光跳跃,如同狂风中的火烛明灭不定,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数百里外,一道如电的紫影闪动,极速划过空间。却在某一刻蓦地瞬间停住,那种于极致的运动中,毫无半点征兆的说停就停,完全违背了物理定律。
  紫影彻底定住,显露出来的是一只小鼠。只是此刻那小鼠仰头向天,定定的看向某个方向,背上三道如同火焰般的紫纹根根炸起,那张鼠脸上,也露出极人性化的焦灼和惊恐。
  下一刻,那小鼠忽的厉啸一声,以比之方才更加恐怖的速度窜了出去,速度之快,甚至宛如划破了空间一般,良久才显出一线残影……
  同一时间,草原深处的某个所在,铺天盖地的大片黄蚊群仍在缓缓漂移着。这是整个草原最大的一群黄蚊,所过之处,但凡血肉之躯,瞬间化为干尸枯骨。这使得所有能感知到的动物,尽皆避如蛇蝎,狼奔豕突,疯狂的奔跑着、躲避着……
  黄蚊群里,最中心的一点闪亮忽然急遽的闪动着,那种频率急促的仿若天崩地裂、山崩海啸一般。
  整个黄蚊群暴动起来。它们感受到了“王”的愤怒和哀伤,虽然不知为何,但却毫无因由的令它们跟着暴躁起来。嗡嗡声忽然大作,整个蚊群猛然加速起来,从远方看去,便似乎半片天空忽然交叠起来,然后一层又一层的急速向前推进着。
  空间似乎也开始躁动起来,以至于这种躁动开始以无形的波动向外扩散着,仿若整个草原都活转了来,进而愤怒起来……
  不远处的一处战场上,交战双方正舍生忘死的拼杀着。箭矢如雨、血肉横飞,无数的断臂残肢漫天飞扬,金铁交击声中,枪声、炮声、马嘶声、人的惨叫声交杂一起,响遏云端,宛如身置九幽地狱。
  但就在某一刻,猛不丁战场上所有的马匹都唏律律长嘶起来,暴躁的蹦跳着,毫无征兆的发狂起来。反应稍慢点的骑士,顿时被摔下不知凡几。反应快的面色大变,急忙手忙脚乱的安抚着,却发现半点作用不起。
  所有的牲畜,似乎受到了某种无形的惊吓,屎尿齐流,哀鸣阵阵中,不是发狂乱奔而去,就是四蹄软倒在地,簌簌发抖。
  惊变,这一刻,整个草原都被这种惊变笼罩,无边无涯。
  金顶汗帐中,北元大汗达延面色铁青,快步走到帐门处立定,望着外面的一片狼藉,紧抿着嘴唇默然不语。只是那闪烁的眼神中,有着不为人察觉的不安跳动;
  再北面,几个发色各异、蓝睛红胡的俄罗斯人惊恐的抬头四顾,嘴中叽哩哇啦的说着什么,随后便是一脸的凝重;
  土山上,程月仙眸光闪烁着,遥遥望向天际,心中暗暗念道:是你吗?是你吗?是的是的,一定是!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的!不会!
  不会死吗?此刻的苏默并不知道外界发生的一切,此时此刻,他所剩不多的灵智,便只剩下唯一一个念头:不能沉沦!不能!醒来!快醒来!
  发直心灵深处的呐喊,似乎终于有那么一瞬产生了共鸣。又或者是,在某一刻触动了什么。脑海中,那本已经翻腾如海啸般的银色光团突然一滞,在达到了某个阈值的最高峰后,终于开始消减。
  似乎有丝丝缕缕的微光自外而入,然后在银色光团中略一挣动,便顺服的溶入其中,再渐渐化为一体。
  这种渐变以极缓慢的速度进行着,从初时的一缕、两缕,渐渐增多到十缕、二十缕。再到最后,似乎是不耐这种蜗牛般的速度,银色光团开始主动出击,大片大片的冲出识海,在外欢呼着转动一圈后又返回来。一去一来之间,便揽回大量的微光,一点一点的开始相溶。
  苏默呆滞的面色开始重新变得生动起来,待到某一刻,猛地浑身大震了一下,仰头啊的一声大声长啸起来。
  长啸声中,他两手抱头,使劲的捶打着,甚至以头撞地。痛!极致的痛!整个脑袋似乎被人切成一丝丝一片片,然后再细细的碾成齑粉,再然后如同揉面一般捏合起来。那种酷刑,简直无法以文字描述,却让他恨不得就此死去才好。
  但是偏偏此刻他却无论如何也晕不过去,竟然清醒的如同掌上观纹,纤毫毕现。
  都说人体有自我保护机制,当某种刺激过度时,会自然而然的昏迷过去。但是苏默发现,这一刻,自己身体内的变化显然已经打破了这个定律。
  极致的痛苦之中,他隐隐的感觉到自己似乎发生了某些莫名的改变。这种改变他搞不清是什么,但是似乎身体内每个细胞都在欢唱、在兴奋,如同赞叹着某种新生和进化。
  这是生命本质的属性,祂不受意识控制,完全是一种基因自带的本能。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脑海中轰然一声大响,苏默整个身子急剧的颤抖了一下,然后眼前一黑,紧接着便是光明大作。疼痛如潮水般褪去,意识再次恢复。随着意识的回归,身体四肢也依次重新被纳入大脑的支配之下。
  “……我…..草!”仰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老半天,他忽的张口骂了出来。
  这一番莫名其妙的折腾,来的突兀去的更加突兀,让他真真切切的体会了一把什么叫生不如死。倘若不是他心底一直在坚韧的抱持着求生的意念,哪怕只要稍稍有一点松懈,恐怕此刻他已然是一具毫无意识的尸首了。
  脑海中的变化还在继续,但却已经平稳下来,以极为缓慢平和的节奏进行着。
  自己的身体似乎有了某种变化,但具体是什么变化他仍是搞不清楚。
  慢慢的翻身爬起来,伸伸胳膊撩撩腿,并无什么不妥。小心的侧头倾听,耳边的呢喃仍时隐时现,但却已不能再影响到他了。
  但是下一刻,他脸上忽然露出一丝古怪,诧异的扭头回身望去。那里,正是之前去的另一个方向。
  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从那个方向,也有一股感应?只不过那边的感应,似乎远远不如这边的强烈,而且飘忽不定,时而在东,时而在西的,似乎在与他嬉戏一般。
  而且更有趣的是,那边的感应虽然弱,但却似乎带着某种情绪,如同活物。而这边的感应虽然强大,却只是强大,并无丝毫波动。便如同面对着一座想雄伟的高山,只能感受到其巍峨雄阔,却得不到半丝反馈。
  使劲的晃晃头,将这种古怪的感觉抛出脑海。这里的一切都亦真亦幻,他不敢由着思维自由发散下去。刚才那般坚守心防,都差一点没迷失其中。谁又知道,此刻这种古怪的感觉不又是一种幻觉?
  还是趁着顶过了这一波危机,赶紧探查一下附近的环境吧。毕竟,眼下最重要的是找到水,找到出路!
  再次踏上探险的行程,这一次因为不受那呢喃的影响了,他终于可以好好的看看四下的景物了。然而这一看,却让他不由的大吃一惊。
  残破!这是他恢复了意识后,终于看清四下景物后的第一感觉。
  这里所谓的残破,不是单指物体的残破,而是所有的一切!山体、树木、大地,甚至包括天空…….
  不,不对!确切的说,应该是空间更贴切一些。
  左右目所能及的地方,到处都是互不相连的单体。每个单体都是独立存在,凌乱的分散在整个空间里。有时候两个单体碰撞到一起,便会急速的弹开。而有时候某两个单体碰撞后,却会自然而然的相溶,迅速成为一个新的单体。
  苏默看的津津有味,目迷神摇。然而某一刻再次看到的一种碰撞,却让他顿时毛骨悚然、霍然一头的冷汗。
  两个单体轻微的相撞,既没有弹开,也没有相溶,而是突兀的同时消失了。无声无息、无形无影,便放佛从来就不存在过似的。
  湮灭!那是湮灭!苏默激灵灵打个冷颤,脸儿都吓绿了。要知道他刚才还在意淫着,这一个个单体便如同一个个独立的世界,或许自己可以徜徉其中,恣意游历一番呢。可是看到方才那一刻,他才猛然省悟,自己那个想法是多么的作死。
  啪!
  他站在原地,脸赤白青的呆愣了半响,然后忽然提掌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
  “让你想三想四!不会作就不会死,这个都忘了吗?妈蛋,这里好邪乎,赶紧找水闪人!”顶着半边肿胀的脸庞,他低声咒骂着,将所有精力都提了起来。
  小心的避过一个个飘动的空间,几番行进后,眼前忽然一亮,凝神看去,不由的又是目瞪口呆。
  
第433章:再次中招
  
  青山披黛、翠柏如环,激流飞瀑、仙雾氤氲。是的,别怀疑,这次不是反话,是真的。如同梦幻般的景色,就这么突兀的展现在苏默的面前,让他瞬间失神。
  这是爱丽丝梦游仙境?还是一不小心穿越到了阿凡达?看着那一座座漂浮在半空的山峰,老半天苏默才使劲甩甩脑袋,回过神来。
  白云袅袅,风送清爽,若说眼睛看到的、耳朵中听到的都是幻象,那么在这轰轰的飞瀑落下的巨响声中,那迸溅到脸上、身上的水珠,却是真实的不能再真实了。
  下意识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边,将一滴刚刚迸溅过来的水滴卷进嘴中,霎时间一股甘咧的清甜便充满了味蕾,那久违的感觉,甚至让苏默不由激动的浑身发抖。
  只不过这种激动很快便被他生生掐断了。之前的种种,已经足以让他将警惕提高到最顶点了,这让他能时刻的告诫自己:这里,很危险!
  是的,很危险。在最初那一刻的迷醉过后,他稳住心神再次细看时,终于看出了端倪:他,居然不知不觉中走入了一处小世界中。
  这个美丽如仙境般的小世界并不大,所以只要稍稍眺望,就能透过无形的边缘看到外面。那里,无数的小世界在慢慢的漂移着,期间还伴随着大量的各种碎片。
  苏默激灵灵打个寒颤,先前那迷醉的心情再也不留半分。如同中箭的兔子似的,飞快的拿出准备好的取水装置,以超乎往常数倍的速度将水装好,然后毫不犹豫的转身就往外逃去。
  隐隐间似乎穿过了一层气模,很薄,很轻柔,如果不是这次他刻意去感觉,甚至都无法捕捉到这种阻碍。
  眼前再次恢复了灰扑扑的世界,到处是各种小世界飘动,苏默轻轻舒口气,回身看去,却猛地就觉一股子冷气从后脊梁升起,霎时间脸色苍白如雪。
  身后,一片空白,无数的气流激荡着,牵引着许多的碎片和小世界填补着这处空白。刚刚的仙境小世界哪里还有半分影子?如果不是手中刚刚取到的水囊沉甸甸的,真实的告诉他并不是做梦,他几乎要以为刚才又被带入了幻境中了。
  太可怕了!只要刚才稍稍再晚上那么一会儿,现在他就已经灰飞烟灭,连丝儿渣都不带剩下的了。
  有了这次的经历,苏默行进之中再不敢稍有半点大意。哪怕是感觉到调动生命元气后,使得那种外界透入的光溶入的速度再次加快了,也仍是义无反顾的开启了上帝视角。
  那种诡异的光的融合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尚未可知,但是若不能规避开眼前的危机,下次再误入某个小世界,那可就不一定有刚才那么好的运气了。是先保证眼前的小命,还是忧虑之后的变化,这种选择是显而易见的。
  上帝视角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只能感觉似乎稍稍强大了一些,波及的范围大约增加了几十米的样子。这让他总算是稍稍松口气,安下心来。
  有上帝视角的帮助,果然对于规避那些破碎的小世界帮助极大,让他几次在堪堪撞入时及时的躲避开来。只是随着渐次的深入,那些小世界和各种碎片漂移的速度也明显快了许多,这让他心中不由的再次一沉。
  嚓!
  在这越来越快的漂移中,某一刻一个躲避不迭,胳膊处猛然一疼,却是被一块不知名的碎片撞中。
  心中一惊之余,脚下微错,下意识的抬手便捉住了那块碎片。放到眼前仔细分辨了一下,这碎片竟不是普通的石块,而是几种未知的矿物融合而成。
  捉到手中的一霎,甚至仍能感觉到其上残存的温度,这分明就是一块陨石一样的物质。
  再留心一下,不由的眼神蓦地一阵猛缩。刚才没注意,这碎片边缘竟是极为锋利,泛着金属类特有色泽的边缘处其薄如纸,透出如刀锋般的锋锐。
  心中一紧,连忙转头察视胳膊被撞中的位置,结果却又让他一怔。那里恰好是虫蜕没有防护的地方,但此刻看去,却只是衣衫被划破了,但是皮肤上却毫发无伤,只依稀还能看出残留的一丝白痕。
  这……这这,自己什么时候防御力竟如此强大了?按照手中这碎片的锋利程度,放在以往,绝对是皮破血流的结果。可是现在这情况,难道……
  他凝目沉思了一下,随即试探着举起碎片,咬牙朝着露在外面的皮肉轻轻一划。
  嗯?锋锐的触感果然没错,可是自己的皮肤却并无半分损伤。这……他想到了某种可能,一颗心不由的跳动的加速了起来。咬咬牙,再次加大了力度,狠狠再次往胳膊上划了一下。
  嘶,有些痛啊,不过,也仅只是有些痛。石过留痕,皮肤上清晰可见的一道白痕正渐渐消失,但是却依然没有损伤。所谓的痛,只不过是因为摩擦力带来的表面触感而已。
  我去!发了发了!苏默震惊的瞪大了眼睛,看看手中的碎片,再看看自己的胳膊,只觉得一颗心砰砰砰跳的如擂鼓一般。
  金钟罩啊,铁布衫啊,十三太子横练……霎时间,无数后世耳闻能详的武学名目涌上心头。自己竟然不知不觉中,已经如此牛逼了吗?刀枪不入啊这是!
  以他目前的状况,如同铜皮铁骨的防御,再加上超乎常人的速度,嚓嚓的,就差力量了。如果再拥有了超强的力量,自己岂不成了真正的赛亚人了?完全一个人形凶兽嘛。
  喵了个咪的,下回再要是遇上那个老秃驴终于不用怕了。哼哼,到时候一定虐死他!对,吊打他、摧残他、蹂躏他,狠狠的伤害他!什么皮鞭、滴蜡、捆绑的,一样都不能落下!
  脑海中YY着各种残虐的手段,只是某一刻想到一个老和尚光溜溜干瘦的身躯,身上滴满了红红的蜡油,那场景…….苏默不由的猛的打个寒颤,只觉得胃中一阵的翻腾,顿时清醒过来。
  我去,那场景不要太唯美了,简直不是一般二般人能享受的啊。自己终归是凡夫俗子一个,还是不要想得太多了吧。
  这样想着,又想起虽然自己现在已经很牛逼了,可终归不是真正的武学高手。若是对上那变态的老和尚,固然对方伤不到自己,可自己也拿对方没辙不是?那样的话,只怕最后多半还是自己倒霉的结局。
  而且,就算自己现在的防御大增,可也不代表真的没有破绽了。人身上总有很多娇嫩处,受不得稍微超重的打击。比如眼睛、比如丁丁,又比如一些所谓的重穴、要穴啥的。
  这么一想,刚刚的膨胀便迅速消退下去。老秃驴怎么说也那么大年纪了,自己可是年富力强的,欺负一个老头儿实在太掉份儿了。算了,哥不跟他一般见识,大度的放过他。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哎呀,哥真是个善良的银。好吧,这个必须赞美一下。
  这么胡乱的想着,脸上不觉便露出贱贱的笑容,只是下一刻猛然一顿,霍然停住脚步,脸色开始苍白起来。
  他记得清楚,上次的遭罪就是从这种莫名其妙的胡思乱想开始的。似乎越是自己的思绪波动起伏的大,便越容易被侵入。
  刚才,很显然自己又再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某种节奏,不然怎么会膨胀到想去跟嘉曼正面硬撼?又怎么会那么没靠儿的想到那些乱七八糟的场面?
  唔,虽然平时也确实有些没靠儿,但显然刚才的状况很不对劲儿。他暗暗提高警觉,再次将注意力转到自身,护住心神。
  这一留意,果然发现,之前那种呢喃的频率和声音,都在不知不觉中大了无数倍,这个发现,顿时让他心中狂震。
  杀人于无形!这简直就是杀人于无形啊!根本让人防不胜防。这也就是自己,早先有了生命元气的底子,才总能在最后关头清醒过来。倘若换个人来,怕是早就成为一具沉溺于自我世界的行尸走肉了。
首节上一节280/60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掠国

下一篇:最强终极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