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历史 > 大明闲人

大明闲人 第193节

  “你……你胡说,那人开始都只肯出三两的,是我好容易讲价才给到五两……”何妞儿涨红了脸,忿忿的辩解着。
  苏默就又叹口气,一脸的哀其不幸,摇头道:“现在是弘治朝,不是永乐朝。军马一匹大约二十两,好一些的估计要三十两不止。普通的驽马最少也得十两,这还是在这边关之地。要是往内地去些,便是十五两说不定都卖的出。你不是久走江湖吗,怎的这都不知道?”
  何莹俏脸发紫,半响撇嘴强辩道:“可咱那是一匹老马了,皮毛也磨损了好多……”
  苏默这个无奈啊。“女侠,你卖的是马啊,不是熊啊狐啊鹿啊什么的。那些个猎物皮毛损了确实会伤价,但是马看的是筋骨,皮毛有些磨损算什么?就算是老马,那也不会少于八两银。你这五两就出手了,人家都不用费事儿,反手就能白赚三两。”
  “…….”
  苏默掰着指头一点一点的掰扯,何莹听的目瞪口呆。片刻后,猛地跳起来就跑。
  苏默赶紧一把扯住:“你要去哪儿?”
  何莹小脸涨的通红,如同炸了毛的猫儿,咬牙道:“当然是去抢回咱们的马!那个死奸商,竟敢占本女侠的便宜。哼哼,我…..我……”
  苏默叹着气把她拉回来,往某处一指,摇头道:“你什么你?还抢回来,找谁去抢啊?”
  何莹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却见那货栈此时早已上了门板,哪还有先前那商人的影子?不由的顿时傻眼。
  苏默再次回头往河对岸看了一眼,若有所思一会儿,这才拉着她往前走,叹道:“很奇怪吗?换我也得赶紧走人,毕竟傻子可不是那么好碰的。要是回头来个有些脑子的回来闹起来咋办?可要是过了今晚,时过境迁,便是神仙来了,没有证物一切也都是白搭了。”
  何莹垂头丧气的跟着,气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一时间竟连苏默说她是傻子的话都顾不上了。
  倒是苏默不见她炸毛反倒有些奇怪了,转头看看她,却见这妞儿眼圈儿红红的,贝齿死死咬着红唇,一脸的委屈不甘模样。
  “唉!”在一处客栈门前停下,看着这妞儿的委屈样儿,廻异于往日的泼辣,却是愈发显出一份柔弱来,不由的心中一软,叹口气道:“得了,也不过就是几两银子的事儿,又何至于此?凭着你们何家的家世,往日里十倍于此的数目也不过九牛一毛吧。看开点,所谓风吹鸡蛋壳,财去人安乐嘛。再说了,咱们江湖儿女,最是仗义疏财,权当是救济贫困了。你说对吧,何女侠?”
  何莹被他逗的噗嗤笑了出来,随即却又摇摇头,委屈道:“人家也不是就为了那点银子,但是……”
  “没有但是!”苏默毫不客气的挥手打断,“你便再不甘心,事儿也是过了,何必还要耿耿于怀弄的自己不开心?听我的,忘了那该死的银子吧。”
  说罢,也不管何莹还要说什么,拖着她便进了那客栈。柜上早有伙计迎着,弓腰赔笑道:“两位客官可是要住店?小店最是干净,包客官满意。”
  苏默转目四下看了看,点头道:“成,就住这儿了。麻溜儿的,开两间上房,再弄些热水,咱们要沐浴一番。待洗漱完了,再弄些吃食送来,少不了你的赏。”
  伙计得了生意,欢喜的见牙不见眼的,连声应着往里让,却是先将两人领到柜台处,眼巴巴的看着。
  苏默自然明白,冲着何莹一努嘴。何莹心疼的摸出十几个大钱,又不舍的握住,低声嘟囔道:“只是歇一宿,何必非要上房?人家还想着省点儿,到了城里买一个革囊呢。”
  苏默浑不在意的一把接过来,将钱一股脑拍在柜上,一边随口回道:“放心吧,革囊会有的。”
  何莹大是心疼,又道:“可人家还想再买把好一些的剑,那可要好几两银子的。”
  苏默仍是不在意的挥挥手,让小二在前带路,一边拉着她跟上,仍是淡淡的道:“放心吧,好剑也会有的。嗯嗯,一切都会有的。”
  何莹又是无奈又是气急,没好气的道:“是,一切都会有的,一切可也都要银子的。”
  这妞儿本来觉得手里有了五两银,全赖自己聪明会讲价,那到时候要求买把好剑什么的,总是有些底气的。可这会儿知道了其实因为自己的缘故,反倒损失了许多,那要求买装备的底气便不是那么足了。
  毕竟,两人现在总共才不过五两多点,可单一把好些的剑就差不多要这个数儿了,说不定还不够。起初盘算着不行的话,钱省着些用至少可以先买个革囊,剑就暂时忍痛先不买。
  可谁知苏默一进门就摆出一副阔少爷的模样,张口就是上房,闭口就是好酒好菜,这要算下来,怎么也得半两出去了。照这么下去,别说剑了,怕是连革囊都没着落了,如何不让这妞儿着急?
  话说一位江湖女侠,劲装革囊鹿皮靴,那可是标配来着。顺手的剑买不起就很寒酸了,若是连基本的标配都没有,那实在太没面子了。何女侠自己都没脸再说什么走江湖了。
  好吧,说到底,这妞儿其实是把这次逃亡,完全当成一次期盼已久的闯荡江湖了。这神经强悍的,不得不让人佩服万分了。
  领路的伙计一路听着,心里有事惊诧又是鄙薄。惊诧的是这漂亮的不像话的女子,全没半分时下女子的做派,反倒是张嘴就是剑啊革囊啊这些绿林上的门道儿;
  鄙薄的却是一副少爷范儿的苏某人,这货整个一个小白脸嘛。连住店吃饭的钱都要女人付账,偏偏口气却大的紧,还一切都会有的。我呸!去做相公赚吗?那倒是还有些可能。
  苏默却哪里知道在别人眼中,自己已然沦落成卖屁股的了?打发了伙计走后,拉着仍嘟着嘴气闷的何莹进了房,环视一圈儿后,才满意的点点头,看着何妞儿撇嘴道:“傻妞儿,今个儿哥便教你个乖。钱不是省出来的,是赚出来的。只管把心放肚子里好了,好好安置一下,睡一个好觉。且待明日,看哥哥怎么帮你出气,顺便捞上一笔。”
  何莹听的眼睛一亮,一把扯住苏默袖子喜道:“你是说还能把咱的马弄回来?不是说…….”
  哎哟我去!苏默好悬没晕倒,这咋还惦记着那马呢?智商啊,这妞儿的智商真心堪虑啊。哥都说的多明白了?出气!啥叫出气啊,把马抢回来就出气了吗?简直也太小看哥了。
  不得不说,这货有时候的操行真的是很贱格的。他不去主动坑人就已经是很高尚的了,偏偏有人还要来坑他,不见那位大和尚的下场吗?
  “不许污蔑我!”苏默一脸正气的说道:“哥是一个安分守法的人,是一个正直的读书人、君子!抢什么的这种事儿如何能做?那简直就是有辱斯文嘛。”
  “那你……”何莹有些傻眼,随即又狠狠的撇撇嘴,给了他个老大的白眼。
  别人不知道,难道自己还不知道这货什么德行?还安分守法,还君子?有那整日介算计一县父母官的安分守法吗?有拿蜂子去折磨出家人的君子吗?这混蛋压根就没半分正形儿!
  果然,这个念头不等落下,某人刚刚还满脸正气的脸就迅速变幻,顷刻间代之而起的全是一副猥琐样儿。
  “…….除非,好莹儿能多给我些能量。要是那样的话,哥哥便豁出去了。别说是抢匹马了,就是抢驴抢骡子哥也为你干了。”
  何莹似笑非笑的睇着他,两颊红晕,眼波儿流转。“那你要人家怎么给你能量呢?”
  嘎嘎,苏默双眼放光,搓着两只手羞涩的道:“啊,还可以定制啊。这怎么好意思呢……咳咳,比如,那个,要不待会儿哥先帮你搓搓背,来个按摩啥的?真的,哥手艺老好了,一般人休想我出手……”
  呯!咔嚓!哎呀——
  一阵连续的奇怪的声音响起,片刻后,已经身处房门外的苏默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
  “…….疯婆娘,你又打我鼻子!我跟你拼了——”
  
第283章:赋予的作用
  
  苏默太悲愤了,他觉得何莹再次攻击他的鼻子,绝对是因为嫉妒自己鼻子长的太好看了的缘故。
  一个女孩子,嫉妒心如此强烈,说不定哪天就会走上犯罪的道路。不行,这个必须要教育。
  至于说事实上他是因为耍流氓不成,结果才吃的亏这一点,苏默那是打死都不会承认的。
  听着外面某人暴跳如雷的叫骂,里面紧紧依着房门的何莹只是咬着下唇吃吃的笑。
  这死人,跟自己调笑就调笑吧,可是干吗把鼻子凑到人家脖颈上啊。
  说起来,何莹一点也不排斥苏默跟自己的调情。甚至是那种耳鬓厮磨的感觉还让她颇为沉醉。
  可唯有一点,她的脖子是她全身最敏感的地方,平日里稍稍触碰下都会让她汗毛倒竖。
  刚才苏默那家伙偏偏用鼻子贴近了嗅来嗅去的,那鼻息喷在脖子上,顿时让何莹炸了毛,下意识的想都没想就一巴掌拍了过去。
  可谁想这一巴掌拍的那么准呢?好死不死的正正落在某人的鼻子上。哦,确切点说,还连带着半只眼睛。
  人在惊吓中做出的反射性动作,力气总是难以控制的,往往会比平常更大一些。于是,结果就很显著了。
  某个正准备耍流氓的猥琐男先是往后倒退,接着被椅子绊倒,然后便完全失控的扑向了房门,一头撞了出去……
  何女侠怔怔的看着这一连串的惨剧上演着,反应过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把门关上。
  好家伙,刚才那一连串嘁哩喀喳的,何莹单只是看着就觉得脸上直抽抽。她相信,以那混蛋的性子,一旦缓过来后,第一件事儿就是跟自己算账。两人相处这么久了,她实在是太了解他了。
  所以,她果断的采取了先保护自己的措施。如今听着外面气急败坏的叫骂,果然一点都没出所料。
  开门?开玩笑,打死也不能开啊。先抻着他,等他自己发泄完了,过了火头儿,自己再去撒撒娇说些好话,最多再让他沾点便宜,这事儿也就摆平了。
  那货有些属驴的,顺着毛摸摸,其实也很容易搞定的。何二小姐笑嘻嘻的想着,侧耳又再听听外面动静,这才小心的闩了门,自顾收拾去了。
  门外,苏默鼻血长流,跳着脚骂了半天,自己却累的舌头都快吐出来了却仍不见开门,只得悻悻的收了手段。
  结果一转头,却看见先前那个伙计正一脸憋的通红,探头探脑的在前面直往这边瞅呢。好吧,就你了!这肚子气不撒出来,实在太憋闷了。
  “你,对,别怀疑,就是你!看什么看呢,没见过两口子吵架吗?一点眼力价儿没有!不但没眼力价儿,还没有公德心!就不知道过来劝劝?有你们这么做服务行业的吗?差评!必须给你们差评!不像话,真是太不像话了…….”
  苏老师义愤填膺、口沫四飞。伙计脸儿都绿了,这尼玛还讲不讲理了?你都说了,你们那是两口子吵架好伐。我一个小小的店伙计过去劝?我得是多脑残才能干出那事儿来啊?换你你干不?
  伙计这委屈的,可这话又不能说,只能缩的跟只鹌鹑似的,任那唾沫星子在头顶形成局部雷阵雨,哗啦啦的下着。
  “嗨嗨我说,你这人还有点羞耻心没?都这么说你了,还一点觉悟没有,这非要我去投诉你咋的?还不快去给爷准备酒饭,没看到爷耗费了这么力气吗?主观能动性!主观能动性懂不?做服务业的,这点业务基础都不懂你还做个屁啊。”总算找到个沙包了,苏默继续喷吐着毒液,那叫一个神清气爽、趾高气昂啊。当然,如果没有那两行鼻血就更完美了。
  伙计快要哭了,哭丧着脸讷讷的道:“客……客官,可您刚才说要先洗澡……”
  “洗澡咋了,爷付了钱的,凭啥不能洗澡啊?难道你们想讹诈?”
  “不是不是,小的何曾说不能洗了,只是你刚刚又说要吃饭,这这…….”
  “咋?莫非洗澡了就不能吃饭?这是什么规矩,啊,你们还有这种规矩?谁定的,让他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他……”
  “这位爷,您这不是要冤枉死小的了?小的又哪里说过洗澡不能吃饭了?小的只是想问,您究竟是要先吃饭还是先洗澡啊?不然这一起上来,等你洗完澡了,那饭菜不都凉了嘛。小的全是一片好心,一片好心啊。”伙计真要跪了,泼天价的喊起冤来。
  苏默这一通喷,到这时终于爽够了,便也不再没事找事了。当即翻着白眼哼了一声,背着手昂头往自己房间走去,一边撇嘴道:“爷乐意,爷一边洗一边吃,你管得着嘛。麻溜儿的,赶紧给爷整好了。”说着,溜溜达达进了屋去。
  伙计平白无故挨了一顿喷,这份憋屈就别提了。傻傻的站了一会儿,抬手给自己甩了个大嘴巴子,一边垂头丧气的回身去准备,一边嘟囔道:“让你贱,让你看热闹,该,真是活该!”
  正自怨自艾着,吱呀,旁边一扇门打开道缝儿,一颗小脑袋小心的探了出来,左右瞄瞄,正正迎上伙计惊讶的目光。
  “看什么看!贼眉鼠眼的,再乱看姑娘戳瞎你!水呢,本姑娘要的洗澡水呢,怎么还没送来,不想干了是吧。”何女侠本来听着外面总算没了动静,这才来窥探一二,却不想被人看个正着,当即闹了个大红脸,恼羞成怒了。
  唉哟我去!
  伙计好悬没一头栽倒。这尼玛还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好嘛,这一张嘴全是一个味儿。
  伙计吃了前面的亏,这会儿哪还敢再多分辨半句,心中暗骂一声,抱着脑袋连滚带爬的去了。
  后面何二小姐傲娇的哼了一声,随即又偷偷的吐了下舌头,再次瞅瞅苏默那边的房门,这才抿着嘴缩了回去。
  当晚,两人一个赌气不出门,另一个存心避风头也不露面,倒是难得的平静下来。
  苏默洗漱完毕,又用完饭,无聊之余再次琢磨起自己脑海中的生命元气来。
  赋予到底能不能用,还是必须要试一试才行。至于会不会有不好的反应,大不了还像当初尝试剥夺那样,从最小的单位开始。这样的话,即便有什么不妥,应该也不会对自己影响太大。
  想到这儿,他当即起身在房里踅摸起来。只是整间房中找遍了,也没找到什么合适的试验品。正寻思着是不是出去找找,不经意一瞥眼间,却猛的眼睛一亮,大步向窗口走去。
  此时正是秋季,一些花季较短的植被,已然开始有了发黄枯萎的迹象。而窗外顺着墙壁攀爬的藤蔓之间,一株从墙壁缝隙里生长的不知名野花,那略显萎靡的色彩,在万丛绿里便醒目的暴露出来。
  看起来跟一株小草差不多的生命力,就它了!
  微微凝集意识,小心的试探着调动一下脑海中那一团元气。整团元气微微颤动一下,随即便很顺畅的从中分出了一缕。
  苏默屏住气,意识中仔细回想着剥夺的细节,然后心念一动,反其道而行之,将那缕分的极细的元气,小心的往体外送去。
  那缕气息似是察觉到了危险,微微的顿了一下,但在苏默一咬牙再次加大催动力后,轻轻震动了一下,猛地彻底跟整团元气断开了,随后便顺着意识透出,覆盖到了野花上面。
  下一刻,奇妙的景象出现了。被元气整个覆盖的花瓣似乎突然活转了过来,无风自动的抖颤了起来,整片花瓣上的脉络都似在欢呼起来,瞬间便将那团元气吸了进去。
  然后便在苏默瞠目结舌之中,那花瓣萎靡的叶片肉眼可见的舒展起来,一片片的再次饱满充盈着,只在两三个呼吸间,一朵重新盛开的小花便活力四射的绽放开来。
  这还不算完,甚至在那元气的影响范围边缘,一圈儿的藤蔓也在慢慢的发生着某种变化,只转眼间,便显得比旁边的叶蔓更多出几分绿意来。
  能行,果然能行!苏默不由的心中狂喜。努力压抑住想要呼喊出来的冲动,将意识再次沉入识海中,仔细查察起来。既然已经探明赋予可行,那么接下来最重要的,就是察看下对自己会不会有什么伤害了。
  如果有伤害,那这种技能就决不能轻易使用,甚至是绝对不用。但若是没什么明显的副作用的话,那意义可就大了。
  整团元气仍在氤氲着,带着某种玄妙的韵律。隐约间,似乎跟他的呼吸形成着某种难言的联系。在仔细查察了半天后,苏默脸上的喜色也越来越浓。
  或许是分出的那团元气数量极少的缘故,至少目前来看,对自己并无什么伤害。整个身体从里到外都没什么不适,也看不出任何变化。
  再次睁开眼睛,狠狠的握拳挥了一下,苏默差点没忍住大笑出声来。
首节上一节193/60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掠国

下一篇:最强终极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