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历史 > 大明闲人

大明闲人 第125节

  嗯?听他这么一说,苏默倒是有些兴趣了。歪头问道:“俗物?那你倒是说说,怎么才不算俗物?若是你画,又要画什么?”
  那人直起腰,正视着苏默,理直气壮的道:“当然是美人儿了。唯有美人儿才是钟灵毓秀于一身,才配得上这般好笔法。”
  苏默差点一口咬掉自个儿舌头。美人儿?这厮咋呼白天,竟是嫌自己没去画女人?郁闷个天的,这是什么节奏?
  正迷糊着,却听那人又继续道:“你想想看,若是以此笔法,把美人儿榻上各种美态描绘出来,将会是何等赏心悦目?那美人儿或坐或卧、或侧或伏,轻嗔薄怒、颊染胭脂,啧啧,正所谓轻抚圆月羞声语,雏菊未开君须怜。哎呀,那真是……真是…….”
  苏默这下是彻底震惊了,目瞪口呆的瞪着他,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美人儿或侧或伏,轻嗔薄怒,轻抚圆月羞声语,雏菊未开君须怜……我去!这是什么场面?淫才啊!真尼玛是淫才啊!打从来了这大明时空,这位绝对算是苏默见过的第一人了。
  多少才子达人,多少名士大儒,看到自己的书画之后,或有惊喜赞叹的,或有拜服崇拜的,也有那假模假样,装作不屑一顾的,但是像眼前这位,张口就说应该画春宫的,绝对是蝎子拉屎独一份啊。
  苏默真心表示,这必须拜服啊。
  见苏默瞪圆了眼睛看自己,一脸的不敢置信,那人却只当是苏默被震住了,当下更是热情。
  稍稍又靠近一些,左右瞄瞄,这才低声道:“不瞒讷言兄,在下生平最擅春图,往日所作无不千金难求。但若与讷言兄这种画技相比,却又远远不及。若兄能不吝教我,以此法再画,必将能成传世之作,青史留名。讷言兄,不必考虑了,合作吧。相信我,终有一日,你绝对会为今日的决定而骄傲!”
  他越说越是激动,双手挥舞,两眼放光,唾沫星子乱溅,俨然有黄河之水滔滔不绝的态势。
  “停!”苏默被喷醒了,身子极退后,大喝一声。
  随着这一声喝,忽然一阵恶风刮过,胖子随便肥硕的身形鬼魅一般,瞬间隔离在两人之间,将苏默紧紧护持在身后,警惕的看着对面那人。
  我去!这厮从哪儿冒出来的?苏默和那人都震惊了。老半天,那人才算回过神来,好奇的上下打量打量胖子,又看向苏默,竖起个大拇指赞道:“讷言兄身边竟有如此奇士,果然不凡。”
  话头一顿,脸上重又现出谄媚笑容,靠上一步道:“方才…….”一句话未等说完,猛不丁眼前一黑,一张面无表情的大胖脸遮在眼前,吓的他险险没一口咬到了舌头,顿时将后面的话噎了回去。
  伸手拍拍胖子肩头,示意无妨。胖子迟疑一下,随即微微躬身,脚下一转钻入人群中,霎时不见了踪影。
  苏默看的呆,吧唧了两下嘴儿,暗暗寻思这胖子莫不是还修过凌波微步?要不怎会如此如鬼如魅的?不行,回头还要再挖掘挖掘。
  正歪楼歪到了天边,忽然感觉有异。扭头看去,却见那人两眼巴巴的望着自己,想要靠近又不敢,一脸的委屈幽怨,不由的激灵灵打个寒颤,抱胸退后半步怒道:“淫贼,收起你那无耻的眼神!”
  那人一呆,不信的指着苏默,呐呐的道:“你……你叫我什么?”
  苏默一脸的正气,哼道:“怎么,叫错你了?光天化日之下,你竟堂而皇之的跟我说春宫,这不是淫贼是什么?我苏默自幼受圣人微言大义熏陶,最是持律自守,岂会与你同流合污?”
  那人呆呆的望着他,脸色先是一青,随即转为通红,再后又是转青,然后又转红。苏默看的大感有趣,紧紧的盯着看,暗暗和当日李兆先比较,竟现这种转换频率,竟然已经过了李兆先,不由的大为佩服。
  都说川剧有变脸绝技,却不知是不是跟此人有关。莫不是眼前这位便是变脸的创始者?
  这货思路总跟正常人不同,思维跳跃的如羚羊挂角、雪爪鸿泥,怕是连他自己都捉摸不着。
  “你…….你你,我堂堂江南第一才子,你你你,你竟以此等恶言侮之。你你你,你简直……..简直是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他这正不知脑子拐到了十万八千里去,那边青衣人却是终于回过气儿来,满面悲愤的指着他,哆嗦着怒声斥道。
  “江南第一才子?就你?”苏默被喊回魂来,斜眼瞅瞅他,不屑的摇头道。
  “怎的?不信?某,姑苏唐寅是也,江南之地何人不晓,何人不知?”青衣人唐寅越恼怒,愤而通名。
  姑苏唐寅?苏默摩挲着下巴,认真的想了想,好像不认识。只记得姑苏燕子坞有个家伙挺厉害,不过应该是姓慕容的吧,跟姓唐的却不搭噶。
  好吧,这货不愧是教美术的,对历史真心不是很熟悉。唐寅,字伯虎,可不真真的是当世大才子一枚?只可惜,苏老师只知道唐伯虎,对唐寅就完全莫宰羊了。
  于是,更让唐寅崩溃的对话便产生了。
  “姑苏的?你们那儿是不是有个燕子坞啊?”苏老师一脸的求知,诚恳的问道。
  唐寅愣住,使劲想啊想,最终摇摇头:“没有……吧。”
  “啊?怎会没有?”苏老师急了,“就是姑苏,没错。那家人姓慕容,老的叫慕容博,儿子叫慕容复。爷俩都老牛掰了,家传绝世功夫斗转星移,跟乾坤大挪移都差不多了…….”
  唐寅半张着嘴,眼睛里开始冒小圈圈了。对面这家伙说的是什么鬼?自个儿家乡何曾有过什么燕子坞,又何曾有过什么姓慕容的一家?绝世功夫斗转星移?那又是什么?还有那个那个乾坤大挪移,听上去似乎很厉害的样子……
  唐大才子很晕很伤心。晕的是实在想不起这燕子坞慕容家在哪儿,伤心的是,作为一个正宗的姑苏人,他竟然不如一个外地人对家乡的熟悉,这叫唐大才子情何以堪啊。
  至于说怀疑苏老师说谎,这个真没考虑过。任谁听着苏老师如数家珍般的这番说话,也不会有半点怀疑啊。实在是太熟练了,完全不打一点哏儿的。
  好吧,武侠小说害死人啊。珍惜生命,远离武侠吧。
  唐大才子很晕很伤心,苏老师也很伤心,同时还很愤怒。
  不能够啊!不应该啊!自己好容易挥一下,怎么就遇上这么个二货,完全配合不起来啊。就你这还号称姑苏的?我丫丫个呸的!不知姑苏燕子坞,就称姑苏也枉然!
  得,这货来劲了。
  那么苏老师是真不知道姑苏燕子坞一说是虚构的吗?答案是肯定的。
  在苏老师的认为中,或许小说中的情结是虚构的,但是地名啊,还有姓慕容的啊这些,应该是真的。至少地名应该不会错。
  听听,燕子坞,多朦胧美好啊。一听就让人很容易联想到烟雨江南什么的,这绝逼该是真的。正是因此及彼,让他顺理成章的认为,或许没有什么斗转星移这种神奇的武功,但是姑苏有个慕容世家也该是没错的。
  可惜他却不知道,实际上遗憾的很,姑苏还真是没有燕子坞这个地儿,完全是金大大虚构的。这不怪他没文化,只能说金大大的笔法已然进入返璞归真的绝高境界了。
  眼见自己说了老半天,唐寅仍是一副木木的表情,除了摇头还是摇头,苏老师真怒了。
  “没听过?都没听过?那好,那你听没听过曼陀山庄?啊,或许没这个地儿,但是你们姑苏有个极有名的美人儿,叫王语嫣的,这个听过没?别说这都没听过啊,要是你真说没听过,老子要狠狠的鄙视你!就你这样的,还敢跟我这儿说什么美人儿?你简直就是给色狼界丢人啊!”苏老师愤而使出杀手锏了。
  果然,一听美人儿这词儿,唐寅原本呆滞的眼眸顿时活泛起来。一把扯住他衣袖,急急道:“王语嫣?这是哪家闺秀?王?姓王的好多家啊。啊,你说的这般熟悉,都知道那美人儿的闺名了,定是认识的对不对?带我去,带我去,我定要好生描摹一番,哈,这下我的八美图又多一副矣。”
  
第173章:风流才子唐伯虎
  
  唐寅的八美图幻想到底还是没有达成,这不废话嘛,小说中的人物这哪里去找?即便是真有,那也是人家段誉哥哥的菜好吧。Ω81 『中Δ文 网
  于是,这下子换成苏老师要崩溃了。无他,被唐寅缠上了。
  苏老师太坏,想拿小说人物忽悠人,这叫说的一个天花乱坠。不但将王语嫣因为美丽而得的外号“神仙姐姐”说了,甚至说的太溜了之下,连大理国王子的段子都不小心溜达出来了。
  这让唐寅听的如痴如醉,这神仙姐姐得是美到什么程度,才能让远在南荒的大理国王子都如此痴迷?这个美人儿要见,一定要见到,一定要把她画进自己的八美图中。
  至于说这个时候,其实已然没了什么大理国的事实,迷迷糊糊之中他却全然忘了个一干二净。满脑子的全是四个字“神仙姐姐”。
  苏默开始吹的高兴,只是越吹越难以自圆其说了,最后只好支支吾吾左右言他,怎么也不肯再多说了。
  他这是标准的黔驴技穷,但是落在唐寅眼中,却越认定了是敝帚自珍,不肯将那等神仙般的女子介绍自己认识,心中更加坚定了要挖出美人儿出处的心思。
  至于具体办法,就一个字:赖!彻底黏上这个苏讷言,你不告诉我我就不走了,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于是乎,会场上便能看到古怪的一幕:两个人满场游走,一个咬牙切齿一言不,另一个却是亦步亦趋满面渴求。
  所有人都将心神放在一幅幅画作上,唯二这么两个家伙到处乱窜,很快便引起众人的不满,纷纷怒目而视。
  好在苏默这几天俨然成了明星,那张脸几乎所有人都认得。在现这乱窜的人是苏大公子时,这才怒气稍抑,但也就是不再怒而已。只拱手见个礼,便将精力再次转回画作上。
  本来嘛,这些画都是人家作的,当然不需要再来揣摩什么的。只是你们能不能不要打扰到别人啊,这太不道德了。所以大伙儿对上苏默不好有什么脸色,一腔子怨气便自然而然的落到身边的唐寅身上了。说戟指大骂倒是不至于,但是横眉冷对总是有的。
  唐寅却是毫不理会,眼珠儿都不带错的,就是紧跟住苏默,不停的哀求黏磨,苏默快要疯了。
  起初还耐着性子解释几句、劝慰几声,待到最后干脆一言不,不理会算完。
  他满场游走是在找毛纪等人,如今该办的事儿都完成了,总要打个招呼才好闪人不是。不但是找毛纪,还要找到张悦他们,毕竟家里那边还有事儿要应对,那才是大事儿。
  费了老半天的时间,总算一头大汗的寻到了正研究画作的毛纪,左右一看,好在毛纪和谢铎、胡光建都在一起。于是连忙上前,说自己的事儿都完了,想要离开特来告辞。
  毛纪倒是没像那些士子们多问什么画法画技的,只再次重申一遍,整幅《天朝开运图》都要献于天子的事儿,苏默自是无有不应。说只待文会一结束,便劳烦毛先生亲自奉上就是。
  毛纪这才欣然点头。双方作别,苏默再次一头扎入人海中,寻找张悦一行人。
  又费了好大功夫,眼瞅着天色都开始渐渐昏暗了,这才逐一将众人寻到。
  此时的众人都是满面兴奋激动之色,苏默扯着张文墨单独往一边说话。唐寅却也识趣,见他有正事要办,并不上来打扰,只落后几步跟着,不让苏默离开视线就行。
  张文墨疑惑的看看盯着这边的唐寅,转向苏默带着疑问的神色。苏默郁闷的抓抓头,摇头道:“不用理他,那是个疯子。”
  张文墨心中虽诧异,但见苏默也只是烦恼,就也不再多问。苏默便将之前定好的方案再次敦促了一番,张文墨拍着胸脯让他放心,绝不会误事儿后便先行告辞而去。
  等张文墨离开后,苏默这才招呼众人回家。也直到此刻,众人才觉身后跟了个尾巴。
  张悦以目示意苏默,苏默再次哀叹。想了想,回身招呼唐寅近前,给众人做了引见。
  张悦、徐光祚等人倒是没什么反应,只作恍然状,然后温和的见礼一番算完。便连王泌也只是遥遥敛衽,并无什么异色。
  唯有徐鹏举忽然愣住,皱起眉头满面思索之色,不时的还盯着唐寅仔细看。
  苏默看的奇怪,才待要问,却听徐鹏举忽然啊的一声大叫,指着唐寅叫道:“你是那个号称江南第一才子的唐伯虎?”
  唐寅满面傲然,矜持的点点头,却又一言不,那叫一个孤傲,哪里还有方才跟在苏默身边时半分猥琐之相?
  众人这也才明白过来,感情这位姑苏唐寅是个人物。说起来倒不是众人孤陋寡闻,这个年代信息传递远不如后世那般快捷,唐伯虎虽在南方有名气,但毕竟还只是个士子。而张悦、王泌等人都是北方人,还都是世家子弟,自然不会关注这样一个人。
  才子这种产物在大明朝的国土上不要太多,不看便是李兆先那样的,都能混个京城第一才子吗?
  而唐伯虎之所以后来那么有名,却是因着两件事儿而至。而这两件事目前来说,还都并未生。
  第一件事儿便是即将来临的乡试。正是此次的乡试,唐伯虎一举夺得应天府第一名。乡试的第一名称为“解元”,这便是后人称呼唐伯虎为唐解元的来历;
  而第二件事儿也是因为科举考试,那便是转过年来的全国会试。这次弘治十二年的会试将生一件极大的冤案。冤案的主角之一,就是这位唐解元唐伯虎。
  而案中另两位关键人物,其中一人还与苏默有着极大的关联。这人便是他娃娃亲的泰山大人,现礼部侍郎程敏政。
  此次会试之后,被人弹劾他和江南另一位才子徐经,向做为主考官之一的程敏政行贿,事先得到考题舞弊。天子由此震怒,当即下旨严查。
  接下来的结局不言而喻。本以为“春风得意马蹄疾,一夜赏尽长安花”,殊不料锒铛入狱,身被刑具,还要面对如狼似虎的胥吏审问呵斥,遭受世人的指责唾骂。经过一年多的审讯,虽然最终没有判定唐寅是本次考场舞弊案主犯,但干系是摆脱不掉的,他被除掉“士”籍,配到浙江为吏。
  也正是这次的凄惨冤案,最终使得唐寅绝迹仕途,成就了一个“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的大明版柳三变。
  而这次冤案中,徐经的下场不用说跟他一样,更令人震动的是程敏政这位当朝大员,竟也是被下狱问罪,却不过几月之间便气怒攻心,背生大疮死在狱中。
  由此,唐伯虎之名才开始被更多的人所熟知。再然后,随着这种关注,他的一些事迹、诗词、字画渐渐流传出来,终至成就后世闻名的风流才子。
  所以,总而言之,现在的唐寅唐伯虎只是小小的江南士子一枚,比之苏默的名气强不了多少。
  徐鹏举之所以能知道唐伯虎,也正是因为这里唯有他是南方人,这才能听说过唐寅这个人。而有趣的是,他之所以能知道唐寅其人,却又是因为唐寅擅长画春宫的名声。
  与后世不同,这个时代的春宫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反倒是一种风雅之事,很被认推崇。上至达官贵人,下至普通百姓,只要是有婚庆之事,大多都会有一本这玩意儿,做为闺房指导。换而言之,这个时代的春宫图画家们,可算是性启蒙教育的引路者和开拓者。
  此时徐鹏举叫出唐伯虎的名字,张悦等人只是明白了唐寅的声名,苏默却是惊得差点咬到舌头。就这么个死皮赖脸没溜儿的家伙,竟然就是唐伯虎了?这简直是太颠覆了。
  “唐伯虎?你就是唐伯虎?”苏默两眼放光,上前一把拉住唐寅的袍袖。
  唐伯虎对着旁人可以傲然矜持,但对上苏老师却哪里还能傲的起来?且不说人家苏老师的画技让他望尘莫及,正想方设法的求着想学到手呢。便单只一个“神仙姐姐”的事儿,就足以让唐大才子放弃所有骄傲了。
  此时眼见一直对自己不假辞色的苏老师忽然如此热情对待自己,唐伯虎又是惊喜又是迷惑。只是这会儿却无暇细想,刚刚还骄傲的昂着的头瞬间低下,甚至连腰都有些略弯,谄笑道:“是是是,伯虎正是学生的小字。”
  苏默扯住他袍袖不放,仰天哈哈大笑两声,做欢喜状,但笑着笑着忽然猛的顿住,就好似被人突然掐住了脖子一般。这转的太突兀,以致让旁边的众人都不由的有种憋气的感觉。齐齐把目光看向这货,心中都是暗暗琢磨,这位爷又要生么疯呢?
  苏默却不是什么疯,而是他忽然想到了这位唐解元的一生好像挺悲惨的,而且还是跟科举有关。至于具体的详情他却完全不了解,但眼下马上就要乡试了,这才让他有所联想起来。
  
第174章:风流界的名宿,花月间的耆老
首节上一节125/60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掠国

下一篇:最强终极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