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鬼话悬疑 > 盗天墓之昆仑秘境

盗天墓之昆仑秘境 第748节


这孩子一听,眼睛一亮,背着手挺着胸说道:“那你考我吧,我就不怕考。”

我指着刚才他放在身边的一只小猫说道:“你能让这只小猫用两条腿走路吗?”

这孩子看了看那小猫,却是摇了摇头:“这算什么本事?难道你这个仙人是驯猫仙人不成?”

我还就很干脆地点了点头:“我的修行法还真跟猫有关,只不过不是驯猫仙人,而是被猫训的仙人,你要是想拜师,就得让这只小猫用两条腿走路,要不然,我就不收了。”

陈鼠标在一边着急起来,对着那孩子一个劲使眼色,那孩子却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我试试看。”

他说完之后,从怀里掏出一条小鱼干来,在这小猫的面前晃了一晃,那小猫一下子就立了起来,孩子在前面用小鱼干引着小猫,小猫立着跳了好几下。

孩子把小鱼干丢给小猫,然后对我说道:“怎么样,我合格了吗?”

第641章:金蝉失踪

我其实一开始只是想看看这孩子跟猫的关系如何,所以出的考试题目也就是随口一说,并不那么完整,想不到这孩子竟然随手就把这题目给我破了。

我们河洛门最讲究的就是一个信字,所以我也不能说话不算话。

我看了看那孩子,问道:“你真心打算拜师吗?”

“拜师很好玩吗?”那孩子问我。

“不好玩,而且还很辛苦,”我看了一眼陈鼠标,“你别看我们修仙之人可以飞天遁地,但是这一条路也是十分辛苦的。”

陈鼠标看看他儿子:“你自己做决定吧。”

那孩子点了点头:“要是没有一点挑战性我还真不愿意拜师呢,现在你这么一说,我倒有点好奇,打算看看自己能撑到什么时候了。”

既然这孩子这么说了,我也想看看这个孩子能坚持多久,便点头答应说道:“行吧,先跟着我学一学基础,做一个记名弟子吧。”

陈鼠标一听,激动起来,连忙让孩子给我磕头。

那孩子倒也干脆,扑通一声就跪倒了给我磕了三个响头。

我把孩子扶起来说道:“你大名叫什么?”

“师父,我大名叫陈森。”

陈鼠标在一边说道:“要是仙师觉得这个名字不好的话可以替孩子再起一个名字。”

我笑了笑说道:“这名字也挺好的,没有什么不好,你看我的名字还叫李猫头呢,我师父也没说给我改。”

听说我叫李猫头,陈森不由笑起来:“原来师父你竟然叫猫头啊,咱们倒真有缘,我也喜欢猫,你看,我养了一大堆猫呢。”

他把手指放在嘴唇边上,一个唿哨,顿时出来一堆大大小小的猫。

这些猫有着各种品相,虽然说都只不过是普通的品相,但是这么多猫能仿佛小狗一般听一个小孩子使唤,这也说明了这孩子跟猫是有缘的。

估计以后他真的开了地眼,再找一只猫灵,那猫灵的等级也低不了。

陈鼠标在一边苦笑着说道:“这孩子,别的都不喜欢,就喜欢猫,而且还不喜欢那些外国的名贵猫儿,什么波斯猫,埃及猫之类的他都不喜欢,就喜欢这土猫。”

他说的土猫,就是我们华夏的猫。

“老爸你这都不知道,那些名贵的猫都不好看呢,只有咱们这本土的猫,才好看,每一只猫都跟一个人一样,有各种各样的长相。”

陈森说着抱过一只小猫来。

“你看这一只猫,我叫它偷吃鬼,别看它刚生下来不久,它可是个吃货哦。”

我的目光一扫,便笑了:“这只猫的品相叫做衔蚁奴,它的特长就是抓些虫子啊鸟儿啊之类的,你说得没错,它的确就是一个吃货。”

陈森见我认同他的说法,高兴地说道:“师父你也会看猫?”

“那是当然的,既然你是我徒弟了,我得告诉你,我们这一门手艺叫做羊倌。”

“羊倌?放羊的?”

“当然不是了,羊倌就是憋宝相灵的,你问问你爸,他应该知道憋宝吧。”

陈鼠标连忙点头说道:“我知道的,这憋宝的手段我也见过一些,不过我也没想到仙师竟然会憋宝。”

“憋宝不是目的,目的是为了修行,只有把自己的修为提高了,才可以追求更多更美好的生活。”我说道。

然后随手拎过来一只小奶猫说道:“这一只猫不错,它有一个品相叫做踏雪寻梅,身体很轻,身手很不错。”

陈森兴奋地叫道:“师父你太厉害了,这只小猫它老是爬树,上房什么的,还真跟你说的一样,它的身手很好啊。”

“这些都是相猫经上说的,”我说道,“咱们这一门的羊倌手艺,可以说是最厉害的,历史上出了名的神仙人物,都是咱们门里出去的,像姜子牙祖师,像袁天罡祖师,都是咱们河洛门的人。”

陈森目露向往之色说道:“那太好了,我也想成为神仙人物。”

我点了点头:“那得看你自己的造化了,想成为神仙一般的人物,就得受恶鬼一般的折磨,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话无论放在哪里都是通用的。”

正说着,那屋里老太太出来了,她把那些小猫都轰走了,然后对着陈森说道:“外孙子,你捉来的金蝉我给你炸好了,你快去吃吧。”

陈森看了我一眼:“师父,我请你吃炸金蝉吧。”

这金蝉,在北方叫做爬叉,其实是地里的知了由地蚕变化而来,在夏天的晚上爬出来,脱了壳之后就成了知了。

其实这些知了也很不容易,因为它们变成地蚕的时间很长,有一些知了甚至在地底下一十七年,才能爬出地面,变成金蝉。

等金蝉脱了壳之后,它们顶多也就在树上生活半个月不到,就奔向死亡了。

所以说它们的蝉生其实很是悲催,在暗无天日的地下生活那么长时间,可是一朝出了土,却活不了多久。

一听陈森请我吃炸金蝉,我便想到了青王了。
首节上一节748/163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冥海禁地

下一篇:真实的盗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