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鬼话悬疑 > 盗天墓之昆仑秘境

盗天墓之昆仑秘境 第1603节


当然我也知道这是他在开玩笑的,他作为一个生意人,自然知道什么时候舍什么时候得。

我也笑道:“孔方前辈,要不然你的这方宇宙也加入我的宇宙算了,这样我可以用樊天笼保护你的这个孔方宇宙。”

孔方想了想,突然一拍巴掌说道:“这个倒是一个好的方向,我一直在考虑咱们河洛门出来的宇宙,组成一个宇宙联盟,这样大家相互照顾,倒不至于受欺负。”

他这么一提,我也有点心动。

但是我并没有立刻答应,而是说道:“这是个好主意,可是我还得跟其他河洛门的前辈去商量,等大家都商量定了,再结盟也不迟。”

“这个是自然的,”孔方说道,“我其实一直想做这件事情,但是我的实力太弱,人微言轻,不能跟前辈们去相比,而你就不同了。你年纪这么轻,却已经拥有了跟九步天尊一战的实力。”

“这九步大天尊在无尽虚空也算是一大战力了,尊主在无尽虚空之中有倒也有,但是数量并没有太多,真正在宇宙横行的,反倒是九步大天尊。”

“你出面跟大家去说,我相信这个联盟一定可以说成。”

我点了点头,告别了孔方,离开孔方宇宙,向着无尽虚空之中深处飞行。

飞行了不知道多少道里,这一次来到了一个宇宙的边缘。

这个宇宙之中,也有着我相当熟悉的气息。

没错,这就是八卦之力。

八卦之力,正是河洛门伏羲的标志。

我这一次并没有像上一次那样直接闯入这个宇宙,而是按照从孔方那里学来的天尊礼仪,事先用大传音术通告了一声说道:“河洛门晚辈李猫头,特来拜访伏羲天尊。”

大传音术可以在虚空之中使用,而且并没有杀伤力。

所以用这种方法可以减少因为失礼而产生的摩擦。

很快这宇宙边缘伸出一道光柱来,这光柱的尽头,是一扇门。

我走进这扇门之中,一转眼就来到了这方宇宙之中。

便看见这方宇宙之中,有一张桌子,这桌子上面摆着酒与吃食,桌子边上坐着几位,一看我却认识好几个。

首先就是青龙神君跟白虎神君,这两位我都认识。

想不到他们竟然来到了这里。

只不过他们并没有坐着,而是站在一位道士打扮的人背后。

这道士长得虎背熊腰,两只眼睛往内深陷着,看上去有点吓人。

我一下子就猜出来这位应该是通天教主。

还有一位的身上穿着龙袍,看上去高高瘦瘦,坐在主位之上,这位应该就是伏羲天尊了。

一看我到来,伏羲不由呵呵一笑:“想不到我河洛门之中竟然出了这样的英才,实在是河洛之幸啊。”

通天教主虽然不苟言笑的样子,但是这时候也向着我露出一个相当生疏的笑容:“猫头道友,我这几位弟子还多亏了你的关照了。”

我正要谦虚两句,伏羲却说道:“别站着了,来入座饮酒吧。”

第1421章 寻仇上门

想不到伏羲老祖竟然这么和蔼可亲。

当然这也是因为我的境界已经到了这个层次了。

我也没有客气,坐下来之后,那酒壶与酒杯自己飞了起来,开始给我倒酒。

我喝了一口,便感觉这酒的味道是我尝过最好喝的酒。

之前我一直觉得徐王酒就算是最好的酒了。

这徐王酒哪怕放在如意天界,依然是最好喝的酒。

可是到了道界之后,我喝酒也喝得少了,没怎么喝过道界的酒,现在一喝这伏羲老祖的酒,才知道这已经不是徐王酒那种境界的了。

伏羲老祖笑道:“你别看这酒挺素的,但是实际上却是我从无尽虚空之中一眼浮空泉之中取来的水所酿。”

“这无尽虚空之中,也并不都是虚空,也不都是宇宙,还有一些特别的区域,像是这浮空泉就算是一个特别的区域。”

“它也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了,只不过这四周还有虚空巨兽守护着,我也是到了天尊第九步的时候才敢去那边,而且也是趁着这虚空巨兽不注意才偷出来一点泉水。”

“好酒,”我说道,“伏羲老祖,想不到你还有这般闲情逸致。”

伏羲老祖说道:“要不然呢,天尊的修行,本来就是经年累月,哪怕渡过一个个纪元,却也未见得可能迈出一步。”

“而我辈追求大道,到现在也基本算到了头了,再往上就是尊主尚可期,但是尊主之难,非我们所能想象的。”

“既然修行到了现在也算是到了一个尽头了,那接下来的时间,自然要吃好喝好啊,要不然岂不是辜负我们这么多年的苦修?”

通天教主在一边拍手说道:“伏羲老祖说得甚是,你这点比鸿蒙老祖强得多。”

“鸿蒙老祖怎么也算是你的师父,你现在也成了天尊了,就不要再耿耿于怀了,实际上鸿蒙老祖也没有做错,他至少还守护着那八大太初世界投影的凡俗之地。”

“换一个人去守护这凡俗世界,也未见得能比他做得更好。而且你自己也是不甘心成为天尊座下的那种小天尊的。”

“你跟你的师兄还有师弟不同,你的野心更大一些。”

“唉,”通天教主说道,“原本我也这么觉得的,可是真出来修到了天尊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有点简单了。”

“的确我有野心,可是到了这无尽虚空之后,我发现我的实力匹配不了我的野心了。”

“这无尽虚空全凭我自己去闯,倒还真不如在师父座下当一个小天尊来得自在。”
首节上一节1603/163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冥海禁地

下一篇:真实的盗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