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商战 > 官道奇才

官道奇才 第189节

“爸,你怎么帮着外人说话呀,我看杨定这两次都是有‘女干’情的,他就是个花心大萝卜,而且是个不负责任、水性扬花的男人!”

严崇喜教育起来,“唉,你怎么这么说杨定呢,我就觉得他这种人挺不错的,现在哪里去找这么认真负责有才干的年轻人啊。男人嘛,爱美之心都是有的,不过我看他对你是真心实意的,你记住这一点就行了。你以为现在的男人都是家庭主男呀,在外边儿也不和美女吃饭交际了,就在家里煮饭打扫卫生,每天等你回家呀,正常的应酬是可以有的嘛。”

严素裙心里接受了一些,但无法原谅杨定,除非杨定三顾茅庐倒茶认错,明明就是他的错,他还比自己拽了。

严素裙撅起了嘴,“切,他对我真心实意,我怎么感觉不到呀,爸,别和我提他了。”

…………

根据县里的安排,周三召开县委常委会,讨论研究三桥镇试点工作提前进行拆迁补偿福利问题,而在周一,三桥镇也没闲着,定好了下午举行一个拆迁动员会。

镇里非常重视,白维维和蔡国良都要参加,对一年以内有拆迁计划的村民召开一次福利的讲解,而且福利会提前发,所以也想让有条件的村民提前启动搬迁,给全县做出一个表率,为两个月后试点结束全县铺开做一个巨大的宣传造势。

“什么!怎么会这样!好的,你继续跟踪白展鸿的动态,随时向我报告。”

严崇喜挂上了电话,本来心情非常不错,可是这个电话令他陷入了困境,居然是一步阴招,太狠毒了,防不胜防呀。

试点工作一直以后进展十分顺利,也令严崇喜兴奋不已,可就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居然出了这样的事情,要是这事情处理不好,这次丰台县的试点改革即将宣布失败,而自己也无颜面对汪正东和陈卓榕的信任。

严崇喜除了想对策,还得想好发生不测以后怎么交待,除了主动辞职,自己还能做什么呢。

杨定坐在办公室里,除了工作,心里一直回味着上周的事儿,严崇喜给严素裙讲了自己的理由没,严素裙有没有好转,会不会心中豁然开朗呢。

还在汪紫涵,自己可是汗流浃背的为她修理心爱之物,她有没有那么丝毫的感动呢,除了感动,对自己有感觉吗。

一切都是未知数,不过路得一步一步走,杨定不急于一时。

不过鱼和熊掌不能兼得,杨定知道华夏国的规矩,只能娶一个,不过他却不想让心爱的女人和别人在一起,看来男人都是一种不知满足的动物,杨定困惑一笑,自嘲一番。

要是可以选择,杨定毫不迟疑,在自己当官为民、造福一方之后,他可以放下一切跟着心爱的女人们远走他乡,可是这些女人们愿意吗。

头疼,剪不断理还乱。

杨定干脆不想了,其实现阶段可以结婚的对象,他一个也没有得到。

杨定接起了区委办主任陈涛打来的电话,杨定听出陈涛的语气很急,马上问道,“涛哥,出什么事儿了!”

陈涛只知道大概,具体细节他也没弄多明白,总之是十万火急,严书记在办公室里已经坐不住了,有种随意想发作骂人的冲动。

陈涛在电话里讲道,“兄弟,别问了,赶紧来吧,一时半会儿电话里也讲不清楚,书记在办公室等着你,赶紧赶紧。”

第157章 两道关卡

杨定马不停蹄直奔县委,一路上猜测着原因。

能让严崇喜这么焦头烂额,而且又找自己去商量,那肯定是关于试点的事儿,下午便要召开全镇的动员工作会,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杨定想来想去也没想明白。

停好车以后,杨定小跑上楼,看了看此刻的时间,上午十一点三十分。

严崇喜办公室的门大打开,杨定在门板上敲了一下,径直走了进去,“严书记,出什么事儿了。”

办公室了除了严崇喜和陈涛以外,没有别人。

严崇喜指了指门口,“陈涛,把门关上,咱们三人坐下说。”

平时严崇喜坐在沙发上谈事情,都会先点烟,然后不紧不慢的道来,今天确实有些变化,坐在沙发上以后,一直看着陈涛关门的动作,陈涛刚一坐下,严崇喜便开口了。

“杨定,事情是关于试点改革的,还记得之前白展鸿的提议吗。”

果然是试点的事情!

杨定一边想着一边讲道,“当然记得,我们镇也一直按白展鸿的要求在做,今天下午白维维会亲自主持一个动员会,把一年时间以内涉及到拆迁的农户都请到会议去,提前放出风声,让群众可以很快感受到福利的优越,推动拆迁工作的顺利进行,也为全县的改革工作进行最后一次造势宣传。”

严崇喜浓眉一皱,手掌“啪”一声打在玻璃茶几上。

“岂有此理!”

陈涛身体也是微微一振,显然被严崇喜的震怒给吓了一跳,平时领导可不是这样的,这次确实遇上大麻烦了。

陈涛小声讲道,“杨定,这消息你怎么不早点儿告诉严书记,我们现在有些被动了。”

镇里这次动员会确实是自行商定的,并没有请求县里,杨定听出了陈涛的意思,有怪责怪自己没有把事情盯紧。

不过杨定并不认为这是什么大事儿呀,何况有没有这次动员会,常委会以后,这事情本来就是对外公布的。

杨定说道,“我是上周四得到的消息,但这事情是好事儿呀,到底怎么了,我听得有些糊涂。”

严崇喜叹了声气,“杨定,这不怪你,我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一点儿征兆也没有,白展鸿居然要离开丰台县了,没想到,真是没想到。”

什么!白展鸿要离开了!

在杨定看来,白展鸿离开是对于县里的工作和严崇喜的掌控来讲,都是天大的好事情,却不知道严崇喜为何这么焦虑。

“严书记,他走他的,这不正好吗,早该滚蛋了。”杨定说话也没客气,白展鸿就是个谋求私利,对公事儿态度散漫之人

严崇喜随即作了解释,“杨定,白展鸿要走,对咱们来讲确实是件好事儿,可是他走之下干下的这事情,是有目的的,我们都上当了。”

杨定脑海里也是闪过一线,上当了?

“严书记,我们上什么当了。”杨定问道。

白展鸿自然没有那么好心让试点工作在轰轰烈烈的喝彩声中结束,开辟一个新的历程。

把三桥镇一年之内涉及到拆迁的人全都提前纳入福利范围,听起来是好事情,可实际上呢,县政府可以在短时间内兑现这笔资金吗。

综合地价高的区域,一户人可以拿到十几二十万,低的区域最少也是八九万以后,这么多的人,这笔资金哪里去筹集。

要是这事情宣扬出去,资金迟迟不能到位,那将引来更大规模的哄乱群访活动,不仅达不到预期的目标,还将令全县的改革工作陷入搁置状态。

首节上一节189/74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权力红颜

下一篇:权路迷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