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商战 > 官道奇才

官道奇才 第112节

县里的领导互相看了看,大部分在点头示意,会议室里形成了支持严崇喜的气氛。

白展鸿又一次拧开了茶杯盖,大口喝起来,呼吸有些急促,心中郁闷,这样也让严崇喜给扳回来了。

就在此时,一直沉默的马俊说话了。

“咳咳,我来讲两句吧,咱们县要想发展,近几年需要钱的地方实在太多,要是一个村子永远也没有征收完成,已经征收出让的部分收益永远放在帐上不发出去,钱放在银行里,等着贬值吗,只有钱才能生出更多的钱,所以我的意见是,什么比例不重要,什么时候发才是关键,咱们不能把钱存在银行,得流通。”

杨定紧紧盯着马俊,这个家伙是个叛徒,过去杨定一直以为作为常务副县长的马俊,是严崇喜的左右手,和陈涛一样,同为嫡系。

不过杨定错了,最后差点儿坏事儿的人就是这个马俊,亏了严崇喜如此信任,他居然做出这种事情,真是个混蛋。

杨定心里暗暗骂起,看着马俊一脸严肃正义的表情,杨定就想吐口水奔向他的脸。

白展鸿点着头,满意的看向马俊,说得好呀,不和你们正面交锋,我们继续从旁发起攻势,这钱不是小数目,一直不发放怎么办,躺在帐上等着发霉吗。

要是提前发了,有几户人家还没拆迁,他们有吗,不给说不过去,给了这些人以后遇上拆迁,还会再提高要求,所以已经搬走的人也不会同意的,这是个很大的矛盾。

白展鸿接着补充,“马县长说得很有道理啊,明天这个村拆两户人,后天再拆三户,十年以后再拆最后一户,我看这事情不好办,哈哈。”

一时间没有了对策,严崇喜的眼睛看着桌上的材料,没有再说话。

蔡国良也沉入了思考,不好,这个方案还不够成熟,其实再挨严崇喜的批斗没关系,蔡国良可狠没把事情办好,令严崇喜失望了。

杨定看自己这方的力量逐渐消退,心生不甘,怎么会这样,这个白展鸿,还有他的狗腿马俊,他们两人实在是太可恶了。

杨定失落的看着四周,很快杨定看到了会议室墙上挂着的一副县城规划图纸,咦,图纸,有回开会时,不是听严崇喜说过,一切事务的根本和基础便是图纸,有了图纸,便可以事半功倍。

杨定的思绪开阔起来,每个地方不是都有地价图吗,听说最近农村的地价图也正在制作当中,杨定想到,不需要拆迁,不需要卖地,只要在地价的基础上抽出一定的比例,在拆迁当中计算到赔偿里就行了。

嗯,就这样,杨定认为,之前所有人都陷入了一个误区,其实再分配并非要等到把土地出收以后,再分配的目的是增加农民的拆迁赔偿,在国家、省市规定标准的基础上,提高农民的直接收入。

当时是这样考虑的,国家政策是按照当地田地亩产量的倍数计算,比如十倍,二十倍,房子就按结构和面积来计算,不过这些毕竟是灵活的东西,大家不可能严格执行,谁都想当钉子户,看到拆迁大军来了,就像看到钱一样。

所以这种局面必须改变,不能进行强制拆迁,同样,社会进步和地域发展,也不能出现漫天要价、趁机发财的钉子。

所以将土地出让收入再分配,是一项福利,只要是大家配合,以后还有一笔钱发给你,要是不配合,这个福利可能会“打水漂”。

杨定想明白了,将出让收入其中部分进行再次分配不是目的,提高福利、再次分配才是目的。

思路不能太固守,从一开始,自己和这些领导们都考虑错了方向,所以无论怎么做,也没有找出一个非常成熟的方案,行了,现在一切都解决了,地价的比例就是一项奖金,只要大家合气生财顺利成交,便可以互惠互利。

手里这份材料是个死物,思维必须得灵活,杨定不认为大家今天讨论的是这份材料,材料内容不行便否则了这件事情。

在全场一片寂静之时,杨定开口了,“严书记,我想讲几句自己的观点。”

严崇喜向杨定看去,上回也是因为杨定的出现将整件事情翻盘,今天他还有办法吗。

白展鸿可不希望出什么乱子,就算是有别的想法,也可以在下次的会上讨论,今天已经差不多了,能拖则拖。

这个杨定,最能捣乱的就是他,白维维一直说要打击他,怎么还生龙活虎的。

白展鸿抢在严崇喜前边儿说道,“你什么身份呀,汇报工作可以,要讲自己的观点,回你们三桥镇慢慢点发表讲话吧。行了,杨定,你有什么想法,白纸黑字做成文件报上来,别没大没小的。”

白展鸿对杨定的眼神是一种蔑视,他完全没把杨定看上眼。

不过杨定岂会怕他,不过是个庸官而已,杨定挽了挽袖子,做出一副很凶的样子,“白书记,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我级别低,这个我承认,可我怎么没资格了,我帮老百姓说话,腰杆儿直直的,和再大的领导说话,我也有这个资格!”

第97章 人面不知何处去

人面不知何处去

人面不知何处去

听这场激烈的辩论,也有一些领导昏昏欲睡,他们只对结果感觉兴趣,谁赢了,谁又争输了,对这事情本身并无一点儿关心。

不过此时的兴致上来了,杨定一句话,惊醒了至少三名副县级领导。

哟,这副镇长口气不小呀,他是想挑战白展鸿的权威吗,有意思,一个小小的副镇长,敢和县委副书记叫板。

蔡国良没想到身边的杨定会大声讲出这番话,虽然听上去热血不断,可这里毕竟是严肃的县委会议室,白展鸿毕竟是县里说一不二的人物之人。

蔡国良虽知道杨定是有些后台的人,至少和严崇喜的关系不错,但严崇喜都没把握收拾白展鸿,杨定用这种口气对持白展鸿,真令蔡国良感到些忧虑。

丁绕勤坐在后排,杨定的话令她微微一振,这小子平时邪里邪气的,总爱折腾些事情出来,胡大鹏受伤住进医院还真被“免职”了,刘芒当了招商办主任又主动辞去了职务,这小子是运气好,还是真有什么能耐。

丁绕勤看向杨定,想到刚才发生的尴尬,心里一阵燥热,却又欣赏起杨定的胆识。

白展鸿的眼球中出现几丝血痕,丰台县没有人敢这样和他讲话,就连严崇喜也不敢,这个猖狂的小子简直是目中无人。

不过白展鸿却不能阻止杨定发言,杨定把群众、老百姓都搬了出来,白展鸿不能正大光明的无视杨定代表群众发言,不过让他讲了,万一新提的方案不错,不是让严崇喜得逞了,怎么办呢,白展鸿并不想听杨定的意见。

严崇喜见白展鸿还没想出什么理由让杨定止住嘴巴,便想让杨定畅所欲言,就在此时,一直没有说话的省云飞开口了。

省云飞看向杨定,这小子果然有两把刷子,白展鸿这人算个屁呀,也敢批一批杨定,人家杨定是有后台的人。

省云飞神秘一笑,说道,“白书记,杨镇长处处以群众利益为先,虽然县里有县里的难处,不过群策群力嘛,谁不想把县里建设得更好,你就听杨镇长讲一讲吧,杨定,你说吧。”

杨定看了看省云飞,这家伙自己好像不熟吧,但从他的话里听出,他在支持自己。

杨定马上把心里的想法讲出来,趁热打铁,因为此时所有县领导都注视着自己。

以试点的三桥镇为例,内辖十二个村,三个社区,以村和社区为单位,十五个地域全都绘制综合地价图,不管这个地区以什么为主,都以农业生产、企业厂矿、房地产市场为依据,把所有区域的地价编制出来。

在拆迁赔偿的时候,除了国家规定的拆迁赔近安置标准,再加上一项福利,亩均地价的5%乘上这户人家房屋和田地的占地面积。

严崇喜仔细听着,并且在本子上作着记录,突然打断杨定问了起来,“杨镇长,十五个村和社区,地价不相同,最后的福利也不相同,村与村之间,社区与村之间,农户会不会有意见。”

杨定回答着,“这正是奥妙之处,每一个地方的综合地价不同,这样才可以鼓励当地人加强生产和工作,亩产值上去了,工业生产规模做大了,房地产商业价值增加了,对应的地价也可以调整,每年一调,地价越高,5%的福利也就越多,这样便可以调动大家的积极性……”

首节上一节112/74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权力红颜

下一篇:权路迷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