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商战 > 官道奇才

官道奇才 第111节

杨定试着轻微挪动身体,让自己与丁绕勤稍稍分开一些,不过事与愿违,不仅两人没有分开,杨定的身体还因为轻微的挪动,把丁绕勤的胸部挤成了另一个形状。

杨定不敢在动弹了,虽然无法看到丁绕勤的双眼,不过杨定可以肯定,丁绕勤此时已经愤怒得想杀人了,因为丁绕勤的双腿正在下方不断的扭曲。

丁绕勤腿部越是强烈的挣扎,杨定的思想越是充满“激情”起来,时间很短暂,不过在丁绕勤看来,却仿佛过了很久,她希望电梯可以马上开门,她要离开这个充满着“暴力”“色/情”的地方。

电梯上到了二梯居然没有停下,杨定本打算停一停,自己走出电梯得了,可以给丁绕勤一个“交待”。

电梯仍然在继续攀升着,不过杨定的内心显然已经绽放出了火花,心里想着,丁姐姐呀,你的腿能不能不要在摩擦了,明知道无法大范围动弹,老是在我腿上摩,你这不是勾引我吗。

虽然丁绕勤不漂亮,但女领导的气质摆在那里,女性身体传来的火热已经让杨定无法镇定,下身起反应了!

一个硬物突然顶在了自己的小腹上,丁绕勤憋着红脸,想到刚才下车时的对话,“我的舌头可没这么硬”,想到这话的深意,丁绕勤也无法冷静,杨定的舌头不硬,可硬的东西来了。

随着硬物的摩擦,丁绕勤心跳加速,下身洪水开始泛滥起来,紧紧闭上了眼睛。

丁绕勤因为工作原因,已经很久没和老公在床上覆雨翻云了,想着杨定下身那活儿的模样和大小,丁绕勤能平静吗,好吧,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既然“强女干”无法避免,那就静静享受吧。

丁绕勤闭上了嘴唇,她很紧怕,怕心里一丝呐喊会脱口而出。

杨定也很难受,这十几秒的时间简直是一种折磨,他知道,以后和丁绕勤的关系会更僵,怎么解释呀,自己都已经对人家进行身体侵犯了。

咦,杨定注意到丁绕勤的腿部没有继续动弹,整个人很安静,安静得令杨定觉得不可思议,完了完了,丁绕勤不知道把自己恨成什么样,要是有剪刀,杨定认为,自己下边儿那活儿,肯定被她给剪掉。

咔嚓一声,电梯门开了,三楼到了。

随着人潮稀稀拉拉的走出电梯,杨定和丁绕勤也瞬间分开,就在两人身体分开的一刹那,杨定注意到丁绕勤的胸部轻轻一弹,恢复到了原本正确的位置。

丁绕勤脸上红光满面,眼神里充满着怨恨,一把推开杨定,走在前方,根本不顾及杨定手里那些材料。

“呼”,总算是结束了,不过杨定问心无愧,自己真不是故意的,看来以后自己真不适合与丁绕勤单独相处,总要发生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会议室里,不过杨定有意与丁绕勤把座位隔开,丁绕勤已经选择了一个墙角坐下。

杨定则坐在了蔡国良身边,他是镇里分管试点改革的副镇长,所以有坐在圆桌内圈的资格。

随着县里领导的到来,刚才发生的暧昧之事已经被杨定抛开,今天到县委来的重头戏,是研究土地出让再分配的方案,这可是试点改革里,提高农民收入的重要议程。

县长省云飞是头一次听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方案的会议,到丰台县上任以后,他也渐渐了解到一些内幕,这个大项目是县委书记严崇喜的政绩工程,对他十分重要,而副书记白展鸿则没有一点儿兴趣。

对于省云飞来讲,这里只是他过渡的地方,或许三年,或许一年,总之不会久留,所以在很多事情上,他都尽可能不参与。

省云飞倒不是怕了谁,他并没有把严崇喜和白展鸿放在眼里,只是不想揽太多的事情。

看着三桥镇报送来的材料,省云飞知道,一场激烈的争论又要开始了。

白展鸿首先说道,“好了,咱们会议开始吧,之前三桥镇提出来的初步意见已经被我狠狠批了一次,这次是他们修改后的成熟意见。之前的方案说把土地卖掉以后,扣除政府的前期投入,纯收益的10%用来再分配,发放给项目当地的群众,因为有些地方是道路征收,厂矿企业征收,和房地产卖地的收益根本不能相提并论,这样便会造成,有的农户赔得非常高,有些赔得非常低,这不是把矛盾激化吗,所以当时欠考虑了。行了,蔡镇长,你代表三桥镇,把新的分配方案给各位领导作个汇报吧。”

杨定听了也自责起来,当时自己觉得想法不错,很快便和蔡国良商量,最后谁都没有细想,都认为方案不错,于是两人兴高采烈奔到了县委。

严崇喜听到这个不成熟的方案,把蔡国良狠批一顿,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碰头会,说三桥镇在工作中不细心,头脑发热。

蔡国良帮自己挡了,杨定心里是很过意不去的,而这次纸制的正式文本,也让丁绕勤把了把关,虽然丁绕勤不负责这块,不过她的基层管理经验丰富。

第96章 激烈讨论

“各位领导,给大家汇报一下,土地出收入收再分配,以使用土地的项目直接挂钩是不行的,所以经过我们镇里相关领导的论证,采取以村为单位的分配方式。”蔡国良汇报起来。

以三桥镇最穷的张家村为例,人口为五百,各家各户田地、宅基地征收的时间肯定不同,不管多少年,在整个张家村被全部征收以后,张家村范围内所有土地,不管是大项目还是小项目,不管政府收益多还是少,都统一提出政府纯收益的10%出来,存在一个固定的帐户里,等全村的土地征收完成以后,将这笔钱分给原张家村所有人。

白展鸿今天就是来找茬的,他听得很认真。

蔡国良汇报完毕,白展鸿第一个发言,“嗯,还行,不过大家有没有觉得太理想化了,呵呵,有没有觉得。”

白展鸿身子放松靠在椅背上,对看别的领导笑了笑,他的表情想说明四个字——天方夜谭。

严崇喜早就知道白展鸿是来挑骨头的,双手盘在胸前说道,“白书记,方案有什么不妥,尽管说出来,本来就是让大家讨论的。”

“好,那我就讲一讲。”

白展鸿坐直了身子,眼睛有神起来。

“丰台县的实际情况,外人不了解,在坐的领导大部分都知道吧,不是个富裕的地方,一年的财政收入,算是卖地的钱,从来没突破五个亿,要想发展,配套工程跟不上肯定不行,要把这些基础设施建起来,钱得咱们县提前拿出来,这样才能吸引外来资金进来。”

白展鸿先讲到了县里的实际情况,这样才能对比出资金的重要。

“钱从哪里来,还不是从各个地方挤出来,政府纯收益怎么算,大家有没有想过,只是拍地的钱减去对应范围的拆迁成本吗?”

白展鸿环顾着四下,“项目周围的路是谁来建、桥是谁来修,给农民建的安置房算不算,安置房使用的土地不能进行对外的拍卖,这部分失去的利润谁来补,能不能把这成本计算出来!项目引进来了,那地方人多起来了,治安警察需不需要增加,很多政府部门的巡查范围需要不需要扩大,人工成本怎么算……”

白展鸿一口气指出了拆迁成本以外政府必须花费的五大费用,听得在坐领导心里发冷,这情况可是和严崇喜的初衷违背,要按白展鸿所讲,保持现状,那提高农民收入还搞不搞,改革还搞不搞。

白展鸿说完便打开茶杯喝着水,他倒要听一听,严崇喜用什么话来应对。

严崇喜本以为白展鸿会挑出方案的问题,没想到白展鸿并没有找问题,而是从侧面想办法,从纯收益里挑出了毛病。

严崇喜可不能让白展鸿的想法影响到会议室里的其他领导,严崇喜可不是吃素的,虽然白展鸿的话出乎了他的意料,不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便行了。

严崇喜说道,“白书记要把政府的成本延伸下去计算,没错,我也承认你讲的这几大成本,不过我想谈一谈利益的延伸,大家比较一下。”

杨定听了心中顿时兴奋,刚才还有些失落,此时热血起来,对呀,白展鸿能突发奇想,严书记也可以参考着应对,其实会议室里很多人都知道严崇喜的战术了,包括白展鸿。

严崇喜此时充满着自信,额头饱满一尊主宰。

“我接着白书记的话讲,项目引进来了,可以幅射周边,形成一个小型的商业圈,大型的项目,还可以成为一座新城,商业有了起色,税收便能上来,这是不是政府的收益?”

“企业多起了,商业多起来,解决咱们县里当地的剩余劳动力,缓解政府在就业问题上的难题,这算不算减少了政府在其他方面的成本……”

一来二去,政府的延伸的成本和利润相仿,也就是说,土地出让收入里纯收入的10%,大家已经没有疑问了,并不太多,这个钱完全可以先放起来,未来发放出去。

首节上一节111/74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权力红颜

下一篇:权路迷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