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商战 > 官道奇才

官道奇才 第104节

杨定心里想着,不知道用两手托起紧握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此时杨定的眼里只有双胸哪里还有什么领导。

白维维好像看出杨定的心思一般,用手横在胸前,很快坐了下来,这对活宝带给白维维太多的麻烦了,上学那会儿,女同学的胸部刚开始发痛,自己便已经硕果累累了。

上学那会儿最讨厌的便是体育课,所有男生都会紧盯着自己的胸部,不用自己跑步,就算自己走路也会抖起来。

白维维没办法,看吧,想看就看吧。

工作以后白维维逐渐强势起来,因为哥哥的原因,白维维在丰台县里没有人敢亵渎她巨大的胸部,慢慢走上了领导岗位,白维维的脾气也上来了,身边的人大多都敬她三分,怕她三分,连她的眼睛也不敢直视,更别说盯着她的胸部。

不过很多市里的领导到来,有些素质差的仍然会想尽办法吃自己豆腐。

对于下属投来的异样眼神,白维维已经很久没有遇上了,感觉自己胸前两团一丝不挂的让杨定看见一般。

会议室里现在没有别人,白维维轻声说道,“杨镇长,管好你的眼睛,有些地方不是你随便可以看的。”

白维维看着杨定,虽然这个年轻人很帅气,也很有领导的气质,不过可惜,他并不是同路人。

杨定笑了笑,看也不能看,这挺霸道的,别人怕你,我可不怕,能调戏一下镇党委书记,还别有一种风情。

杨定戏说道,“白书记,不是我想看,是你勾引我的吧,这么大,这么圆,上哪儿见呀,好不容易有个真人版的,我能不饱饱眼福吗,呵呵。”

杨定的眼神又看向白维维的胸部,杨定可以肯定,要是白维维的椅子再高一些,又或是这张会议桌再矮一些,白维维的两峰一定可以结结实实压在桌面上。

杨定相信,要是用手挤握住,使力甩在桌面,一定可以打得啪啪直响。

杨定心里的想法猥琐起来,邪恶的笑容挂在了嘴角,两眼散光着淡黄淡黄的“光芒”。

太无耻了!

明目张胆的挑逗自己,这是对自己的极不尊重。

白维维没办法遮挡自己的胸部,不过她可以换一个位子,从视线上来讲,新的位子杨定的眼睛不可能看到。

白维维瞪着杨定,想到刚才杨定的话,她不能不发火,“杨定,你别放肆!”

杨定摊开了手,一脸无知的样子,“没吧,你那地方小点儿,你让我看我还不想看呢。”

白维维很想脱口大骂,不过自己是党委书记,形象太重要了,而且也不能起身,要是站起来,杨定那双眼睛又来袭胸。

“你……”

“白书记。”谭亮走进了会议室。

有人进来了,两人的神情也马上转变,同样的严肃,同样的冷漠。

丁绕勤来了,蔡国良也最后一个到场了,不过蔡国良看了看会议室里的座次,不对劲儿呀,白维维平时可不是坐在那里的。

蔡国良说道,“白书记,今天怎么换位子了。”

能不换吗,杨定一进来便坐在旁边,自己哪个部位不被他的眼睛侵袭,白维维不得不换一个方向和角度。

白维维说道,“换个位子,换种心情嘛,行了,蔡镇长坐下吧,杨镇长召集大家伙儿开会,听一听吧,看看杨镇长有什么高见。”

蔡国良把笔记本放在了桌上,坐下来说道,“杨镇长,畅所欲言吧。”

杨定点了点头,把上午发生的事情讲了出来,他的配车是小事儿,纪律整顿才是大事情。

“各位三桥镇的领导,我们镇现在是全县发展改革的核心地带啊,很多双眼睛都盯着我们,所以我们不仅要抓好外部,内部管理也不能放松,树立干部作风新形象,发挥干部模范带头作用,这些都是有必要的,我今天不想把一些问题上升到纪律检查、党风廉政上来讲,只谈工作作风散慢……”

“招商办作为我分管的办公室,在我接管一个月的时间里,居然还发生这种事情,首先我向各位领导赔个礼,是我的管理不严格造成的,所以,我在这里先自我检讨,自我批评一下。然后,我有一项重要的决定,招商办主任胡大鹏已经不再适合担任领导职务,我建议免去他的招商办主任一职。”

说完以后杨定眼睛扫了扫几人,在丁绕勤面部停留的时间最短,他有些不敢看过去。

丁绕勤同样心里有个结,不过现在是谈公事儿,杨定要把下边儿的人换掉,这是好事情,必须得支持,杨定说话的份量重了,那么白维维那头的份量才会轻,此消彼长。

丁绕勤第一个回应,“我看行,杨镇长能自我检讨,这是需要勇气的,他管理得不好,他有一定的原因,不过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胡大鹏的自身问题,所以我支持杨镇长的建议,免去胡大鹏招商办主任的职务。”

蔡国良也趁热打铁说起来,“我也支持,通过这次招商办主任的易主,给咱们镇里的作风打一记强心针。现在的关键问题是,谁来担任招商办主任的职务,我看在这事情上,杨镇长有绝对的发言权。”

三人事先并没有沟通过,不过此时保持的高度的一致意见。

白维维破口而出,“是谁同意把胡大鹏给免了,我同意了吗?蔡镇长,你可别把情绪跳得太快,我们现在是在讨论胡大鹏的事儿,不是在讨论招商办的新主任。”

谭亮也插上了话,“是啊,咱们一件一件的讨论,我虽然不分管招商工作,不过对胡大鹏这人还是有一定的了解,我就认为他很不错,对,上午胡大鹏的行为确实有些不妥,不过乡镇嘛,情况特殊,工作时间打打牌不算什么大事情,主要是把工作搞好,把项目引进来,我建议再观察一段时间。”

蔡国良看了看小会议室里的几人,提出了一个意见,“要不这样吧,咱们五个镇领导投票,少数服从多数嘛。”

白维维一掌拍在桌上,“什么少数服从多数,需不需要我把人大和政协的人都叫上,我是镇里的党委书记,我不同意,胡大鹏就不能免职,我没功夫陪你们玩什么投票。”

谭亮是个尖滑的领导,看着这情况太沉闷,要是拖下去双方都不让步,一会儿会发生什么真不敢想象,杨定那坚毅的眼神,白维维随意的不在乎,不行,只能快刀宰乱麻。

谭亮说道,“既然白书记已经决定此事以后再议,我看这会咱们就散了吧。”

说完以后谭亮快步离开了,头也没回,也没和任何人打招呼。

白维维看着谭亮的背影,有意思,本以为哥哥派了一个不会做事儿的蠢货来帮自己,不过现在看来,他业务一窍不通,不过手段还是有的。

白维维开始欣赏起谭亮来,自己需要的不是猛将,而是有谋之人。

白维维也站了起来,“这谭亮怎么这样呀,我都没宣布散会,他居然敢离开了,目无领导!好了,散会散会。”

刘芒合上本子,扭着屁股低头跟随白维维出了会议室,只见他追上白维维以后附在她耳朵旁说着什么。

此时就剩下三人了,三人的表情有些悲愤,蔡国良脸上其实也挂不住,自己提议的投票方式,白维维根本没有理会。

蔡国良问起来,“杨镇长,我听到一些消息。”

首节上一节104/74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权力红颜

下一篇:权路迷局